從紀錄片《洪水來臨前》到台南沙崙開發爭議

7003

這兩天,李奧納多(Leonardo DiCaprio)的環境紀錄片《洪水來臨前》(Before the Flood)在網路上引起熱烈討論。這部由國家地理雜誌出資、血色海灣導演Fisher Stevens執導的電影,率性不走商業映演路線,選擇直接在10月30日至11月6日之間開放免費的高畫質線上播放,透過社群臉書、VOD、iTunes、Google、youtube等眾多網路平台,鼓勵世界各地的人們自由觀賞。

乍看之下,這部紀錄片的本質與2006年高爾的《不願面對的真相》非常相似,都是透過公眾人物傳遞惱人的科學事實:世人到底對世界做了什麼事?未來會因此變成如何?以及我們應該怎麼避免世界走向最糟的情況。10年後的今天,高爾的許多「環境預測」已成為進行式,包括格陵蘭島的冰融、太平洋島國逐漸沈沒,以及更嚴重、無法預測的水災或旱災。然而,世界似乎仍未真正面對真相。

《洪水來臨前》帶領觀眾走訪世界各地,見證許多怵目驚心的景況,包括加拿大亞伯特省巨大醜陋的煉油區、印尼雨林大規模砍伐改種棕櫚、格陵蘭島上10年銳降數十公尺的冰原。比較特別的是,李奧納多的追尋之旅,卻在擔憂、焦慮、親身走訪、思索、諮詢與行動之間,逐漸凝聚出對人性的希望與勇氣。

面對氣候變遷的巨大威脅,這位好萊塢巨星自認是一個沒有科學背景、對未來有點悲觀的地球公民。因此,在他以聯合國和平大使的身分走訪全球的過程,他驚訝於太空人Piers Sellers對世界的愛與信心,以及歐巴馬總統的積極,也為自己身後的碳足跡產生道德矛盾,因此他特別關注碳稅(carbon tax)問題。他的平實身段與真誠的個人觀點,提供觀者與氣候變遷議題的連結,成就一部動人的作品。

我們將視野從全球聚焦到台灣,同樣在前幾天,台南市長賴清德在臉書發文,表示在導演李安的建議下,將規劃台南沙崙成為國際級的影城基地、帶動影視文化產業發展。這個看似令人雀躍的消息,卻在第一時間引發保育人士的反彈,指出沙崙農場是僅存少數佔地廣大的草原性棲地,生物多樣性極高,更是珍貴的一級保育類動物「東方草鴞」的重要覓食地,開發案將使近10年來野外紀錄不到20隻的珍貴物種面臨滅絕

161101-2
東方草鴞(Photo credit: Hiyashi Haka / CC BY-NC-SA

沙崙開發案引起公民討伐,不是因為它的生態衝擊特別嚴重(雖然直接開發的影響確實嚴重),也不是因為這個開發案特別可惡(我們都樂見也支持李安提升台灣視野的理想),而是因為政府對環境的態度沒有任何改變。從台東美麗灣、苗栗大埔、彰濱濕地的國光石化、杉原灣到沙崙國際影城爭議,不論開發目的與決策單位為何,不變的是以人為建設定義土地功能與價值的思維。海角七號裡那句「土地也要BOT,山也BOT,連海也要給我BOT!」道盡在地人的心聲,雖引人共鳴,卻彷彿螳臂擋車,絲毫無法撼動組織決策的機制。

有人說,氣候變遷與荒野保育無法一起談,他們分屬不同的專業。我卻要說,就是因為能源、經濟、環保、水利、農業長期被分項處理,台灣才會走到今天這個平地無荒野的窘境。如果我們今天放任政府因為對珍稀物種的無知或無感而摧毀一塊棲地,我們如何聲援發生在印尼雨林間,規模更浩大、影響更深遠的棲地浩劫。

有人說,基督徒不需要特別關心環境運動,因為我們的使命是要宣揚福音、為上帝贏得百姓。我卻要說,一個不懂得為獨角鯨、紅毛猩猩、老虎、穿山甲,或是東方草鴞的存在而讚嘆與敬畏的基督徒,怎麼可能得到上帝喜悅?

事實是,氣候變遷正在發生。事實是,世人持續過著一向以來的舒適生活。事實是,教會一直忽略了上帝賦予人類的使命。對我而言,李奧納多的挺身而出,象徵著青年世代的反抗意識。影片選擇鋪天蓋地的網路分享,也揭示了團隊希望激發眾人齊心扭轉世界命運的企圖。李奧的橄欖枝已經遞出,接下來就是你我的事了!

(封面照片來源:《洪水來臨前》劇照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