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教會,你的麻煩大了

「復興」二個字,大概是教會界最受歡迎的字眼。講員一講「復興」,信徒精神就來了。只不過,這些年來舉辦過無數復興特會以後,究竟有沒有復興?或許有!因為某些教會復興了,人數破千,分堂林立。

基督徒參政,不要假公義之名偷渡個人好惡

這些年,台灣某些教會組織因為跟社會公眾再一些公共議題上的立場不同,選擇了和社會輿論對抗而非溝通的方式,甚至不惜製造假見證和說謊也要攻擊不同立場者。雖然教會的內團體自己說了很多聖戰式語言自我強化,實際情況是讓許多非基督徒對基督教會產生非常不好的負面印象,甚至將基督徒與反智主義畫上等號。

開口前先想想,你讓人靠近耶穌或走遠?

日前的金鐘獎頒獎典禮上,得獎者李天柱先生的一番反同言論,引發社會輿論譁然,甚至鬧上國際媒體版面。支持者說,那是李天柱先生的言論自由,反對者說,言論自由不包含歧視,兩派人馬各有擁護說詞,誰也說服不了誰,社會則因為一個基督徒在公開場合的言論,陷入一番爭論之中。

教會是「感人」還是「趕人」?

教會不只是宗教組織,非營利團體,慈善機構加上傳福音機器而已,更不是懸掛十字架的建築物。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是一種關係,教會是一種基督徒互動的狀態,教會是一群基督徒以聖經為中心彼此勸勉的生活方式。教會只有一個頭,就是耶穌基督,只要不回歸聖經的教會觀,堅持傳統的教會永遠是紛擾複雜的。

葛理翰與班尼辛──信徒的鑒戒

佈道家忙著四處奔波,開會籌備,人脈無限,應接不暇,不要說讀經禱告,就連家人都聚少離多,這恐怕已經是「宗教現象」,只是一種專業,卻偏離了信仰本質。不管您所認識的牧者結局如何,那還是他跟神之間的事,每個信徒只能好自為之,專注於自己的信仰實踐才是!

牧師小心,小心牧師……

如果世界上有一種最該自我檢討,經常自我質疑並時時接受公眾用最高邊標準審視的角色,那就絕對是「牧師」。

我的颱風會轉彎

10月19日下午,一個基督教媒體出現標題為「禱告有大能!海馬南移了,將對台灣影響降低,請持續警醒守望」的新聞,報導內容指出,海馬颱風的路徑比原先預測稍偏南,對台灣威脅減低,並且強調「讓看到此消息的不少牧者及弟兄姊妹都紛紛說:『禱告是有用的』

對不起,請您原諒!——被陳進興打臉有感

每年10月31日「宗教改革紀念日」到11月,我經常會翻閱《罪人的遺書——陳進興獄中告白》。跟著白曉燕命案主嫌陳進興的自述,時間回到1997年11月。記得11月18日晚間,陳進興潛入南非武官卓懋祺的家中,持槍挾持卓家5人,call-in台視主播戴忠仁對話。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上帝的啟示:一般與特殊?

與其將上帝的啟示區分為「一般啟示」與「特殊啟示」,倒不如說,上帝的啟示具備「特殊性」與「普遍性」。當年巴特因反對自然神學,因而批判一般啟示,固有其時代背景,而一般啟示的提倡者,恐也受到了自身時代背景的影響而不自知了。

「極限村落」裡的「不極限」教會

從台灣鄉下的教會處境來看,那些所謂的「教會增長策略」,或是說現在流行的各樣「XX小組」,其實不過只是出於都市教會一廂情願的「想像」而已。即便在同一個國家,都有著不同的地方文化,也都需要有著不同的宣教與教會開拓策略。

「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從公民角度思考(一)

耶穌這句話──「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的重點不是對世界的拒絕,而是對以排斥性和效忠性建立的世界之拒絕。所以,基督徒不屬世界並不含意基督徒對世界沒有責任,不需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