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兒童,轉型(期)正義的希望

兒童是受害最深,卻最晚才獲得論及的轉型(期)正義相關涉利者。兒童因為年輕,無知,容易受人恫嚇,或受家庭經濟等壓力,而常成為殺害、刑求、綁架,及強迫招募,甚至性暴力的受害者。猶有甚者,由於社會價值規範解體,兒童的加害者不單單來自敵對的陣營,還可能是己方的成員,甚至可能是生命成長歷程中的重要他者──家人。

「極限村落」裡的「不極限」教會

從台灣鄉下的教會處境來看,那些所謂的「教會增長策略」,或是說現在流行的各樣「XX小組」,其實不過只是出於都市教會一廂情願的「想像」而已。即便在同一個國家,都有著不同的地方文化,也都需要有著不同的宣教與教會開拓策略。

想一想,你與誰為伍?

不用說複雜的大道理,就看看自己的教會和弟兄姊妹過去乃至今天和誰在站一起?致力於捍衛誰的權利?這樣的選擇和作為和耶穌基督在世傳道時的價值是否一致?

教會關心公共事務,別只專注在單一議題

把關懷弱勢與追求社會公義放一旁,只抓緊單一議題(無論是墮胎或同婚),都不是一個尊重聖經的基督徒應該展現出來的行為。只抓緊單一議題,也很容易讓人陷入律法主義。因為這單一議題自己沒犯(沒有墮胎、沒有同性戀傾向),便覺得高人一等。

在#MeToo之後,我們需要的是對每個人的尊重

男女的受造各自有獨特的設計,不一樣不代表次等,反而是能帶來互補與和諧。麥斯‧蒙洛牧師指出,若要在性別關係中帶入長久且正面的改變,就需要認識我們受造的設計以及內在本質。女性受造成為接收者、幫助者,容易吸收、接納周圍的事物,是細緻且堅韌的,能夠生育後代,帶來生命。

掩耳盜鈴

過去教會可能沒有注意到舊堂潛在的危機,也沒有注意到舊堂空間可以成為教會事工的幫助,久而久之就習慣了,不需掩耳,也就無視於它的存在。同樣的故事,也有可能發生在任何一間教會當中,我們常常把資源握在手中,最後卻也因此而安逸,優點變成劣勢,將教會的資源浪費虛度。

對政權的盲目順服無法帶來和好

儘管我同意盧龍光院長所說:「使徒最重要的使命,正是冒著生命危險宣告釘十字架的基督已經復活了,呼召人從與上帝和人斷絕了關係的仇恨和罪惡的處境中悔改,與神和人復和,而非只是對抗。」然而,聖經真的只是要我們一味地順服嗎?

愛納粹中國不是耶穌的教導

盧龍光以〈以愛化解恨〉回應我對他的批評。通篇讀下來,我發現此前我並沒有誤讀或誤解他。如果説他此前的言論是隻言片語、語焉不詳,那麽他的回應文章就將他的觀點全面呈現出來。網友在《時代論壇》網站和臉書上的留言,幾乎是一邊倒的對盧的批評,這對自稱「代表」香港或中國主流民意的盧氏是莫大的諷刺。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教會邊緣人

這是一群被主流教會刻意漠視而忽略的羊,主流教會選擇以最簡單而便捷的方式處理,結果是留下來的變安靜了,再不然就默默地離開了,而教會表面上看似解決了許多「麻煩份子」,實際上卻是丟失了教會的「魔鬼代言人」,讓主流教會成了沒有煞車而一味往自己認為對的方向衝去。

重建基督教信仰中新好男人的形象

不單福音書,在天主教的神學中,作為養父的約瑟,在聖家庭裡的身分其實也很是尷尬!為了耶穌作為基督,他得放棄了初夜,之後,為了馬利亞作為聖母,他更是甘心成為鰥夫,從未與妻子行房,終身棄絕成為丈夫和父親的權利。所以,在聖像畫的傳統中,他如同馬利亞一樣,是以純潔的百合花作為象徵的。

AI人工智慧的威脅

既然人腦的知識儲存量沒有AI來得大,計算沒有AI來得精準無誤,反應沒有AI來得快速,技術沒有AI來得穩定純熟,或許我們可以反過來思考:人為什麼「需要」擁有諸如棋藝、運動、音樂、舞蹈和其他手作藝術的技藝?為什麼這些缺乏實用價值的技藝,沒有因功利的目的失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