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國家的基督徒政治家:宗教動員下的政治弱勢

在當代台灣的社會裡,人們或許很難真正體會什麼是「宗教動員」,以及透過宗教動員而帶來的巨大政治影響力。然而,在許多國家裡,宗教動員卻是最好的政治動員手段之一。近期一個重要例子,就發生在今年2月中結束的印尼雅加達省長選舉過程中。

為誰的榮耀而做?

我經營一家以福音預工為職志的出版社,有時我會收到一些主內讀者來信表示敝社的出版品讓他們獲益良多,但其實我更想知道非基督徒讀者對敝出版社的想法——這一類讀者群對福音書籍的反應,才是福音出版機構所該看重的。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之前專職在長老教會台北大專學生中心服事,在家吃完午餐離開家門前,我的家人有時會說:「你要去上班囉?」這時我心中都會覺得怪怪的,「我是去上班嗎?我是去服事的吧?」「上班領工資很正常,服事領工資對嗎?」「那為什麼教會的司琴可以領薪資,幫忙備餐的婦女團契媽媽不行?他們不都是用自己的才能服事嗎?」

該向菲律賓天主教會學習的功課

菲律賓天主教徒本月18日在馬尼拉示威,抗議該國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濫用非法手段殺人。這是菲律賓天主教會最新一波與強人對抗的行動。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以掃毒為名,授權警方濫用體制外的獵人,捕殺被貼上販毒嫌疑的人士。結果菲國警方「假辦案、真勒索」,栽贓製造業績等醜聞始終不斷。

七警被判後的警察:更新還是沉淪

這幾天香港重要事件之一,應算是七名警員襲擊示威者曾健超被判罪成,入獄兩年。 這事發生於2014年10月15日(雨傘運動佔領期間),距今已有兩年多了。特別對於當事人和那些曾受警察襲擊的人來說,這遲來的公義不只還當事人一個公道,更見證著香港司法是獨立的。

再論基督徒「公民不服從」的實行與思考細節

基督徒是順服於上帝的,因此當政府(權柄)有錯時,基督徒可以採取反對行動。至於什麼樣情況下可以反抗、以什麼樣的程度與目的,乃至具體的行動,都需要不斷討論。不僅僅只是聖經基礎的論述討論而已,更包含對現實世界行為的關懷與「如何將上帝的道在地上的行為中行出來」的具體行動與可行方式。

青年世代的心,教會抓得住嗎?

面對自動化科技崛起,即將造成成千上萬人失業,落入貧困光景,教會有什麼有效的應對與反制之道嗎?Uber與計程車產業之爭,教會能提出什麼有效的建言嗎?科技不斷推陳出新,科學早已把教會這個曾經的對手拋到腦後,懶得理睬,教會毫無將科學拉回辯論場的能力。

從韓國「倒朴」運動反思台灣教會現況

韓國總統朴槿惠因閨蜜崔順實干政醜聞而遭停職,彈劾案審理進行當中,媒體輿論推測判決結果可能於下個月公布。2月11日禮拜六,首爾「倒朴」遊行持續,主辦單位宣稱超過50萬人上街,舉起燭光高喊「逮捕朴槿惠」、「不要延遲彈劾判決」。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別讓謊言困住你的人生 ──大膽拒絕魔鬼的七大謊言

你喜歡謊言嗎?我們多少都會喜歡謊言,怎麼說呢?因為我們喜歡聽好聽的話,盡管我們知道那不一定是事實,但我們希望聽好聽的話。這就好像是「國王的新衣」裡的國王一樣,我們似乎是選擇喜歡聽的訊息來聽,但是否它也暗示著謊言(不是真實的)呢?

舉不舉手有關係?

在一般長老教會信徒的印象中,往往認定只有被按立的牧師,才可舉手祝禱,而倘若那一堂聚會沒有牧師,則傳道是用帶領大家禱告的方式處理。然而在長老教會的教制中,長老也是由受按立,而且長老教會是一個長老治會的教會,因此長老亦有舉手祝禱的權柄,然而,鮮少由長老祝禱,更遑論採用舉手祝禱的方式……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

有鑑於前總統陳水扁第一次政權和平轉移時,過多妥協當時政治大環境,致使轉型不正義的遺毒未除,在蔡英文政府重新執政後,黨產是否解涷,蔣中正遺像的去留,228屠殺事件、白色恐怖時期人權的侵害,以及其對族群的撕裂如何加以修復,種種事涉轉型正義的議題,刻正在台灣延燒。

反對科學的信仰?

一般人(包括基督徒)往往把信仰與科學對立起來,非此即彼。彷彿接受信仰,就等同反對科學;接受科學就是拒絕信仰。然而,若以「人如何獲得知識」的角度來看,信仰與科學各自有處理的領域,看似分隔卻又有所接合。

「危險回憶」:聖薩爾瓦多羅梅洛總主教對香港的啟迪

1980年3月24日,羅梅洛總主教在聖薩爾瓦多Divina Providencia 醫院的聖堂主持彌撒時被殺害。他的被殺是因他選擇優先與窮人為伍,捍衛人權、保護生命和促進人的尊嚴,並公開地和不掩飾地批評政府、軍人和財主製造出來的社會不公義和殺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