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從小燈泡事件看未被體制Hold住的加害者

小燈泡事件以來,陸續有非常多探討對於學童校園安全或兒童人身安全的看法,但加害者這一端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我們真的願意去關心嗎?就算學校的圍牆再高再技術先進,永遠都會有無法掌握的加害者知道如何找到突圍的方式。

不要再把政治人物當救世主了

5月20日,新的總統便要宣誓就職。新的局面即將展開,臺灣的基督教界也該有所改變了。

找不回的戒指,記不得的歷史

我的媽媽之前參加一場婚禮,手中帶著的戒指不慎遺落在計程車上。媽媽焦急的想要找到,但什麼線索都沒有……,除了打電話去警廣協尋,就只能望天興嘆。我得知後,開始打電話到教會,想知道門口是否有閉路電視,沒有!後來到警局,很幸運的,在上車處有一支監視錄影器,心中燃起了一線希望!

家,該由誰扛起?

一位在竹科上大夜班的楊姓保全,感到身體不舒服,自行騎車返家。事後員警發現,楊男快倒下之前,曾傳Line給兒子,說「我要死了、你不要再貪玩了!好好努力地工作賺錢!扛起這個家吧!」一小時後楊姓保全倒地猝死,楊男的兒子在父親臥房發現父親穿著保全制服倒臥在臥房,送醫急救不治。

反思歐洲右派勢力的崛起-1

近年來在許多西方國家,都出現了右派勢力崛起的趨勢。以歐洲而言,造成右派勢力崛起的環境因素,主要有兩個:一是近5年來自於南亞、中東和北非的難民潮,另一個是極端伊斯蘭組織於歐洲大城市所發動的恐怖攻擊。

鄭捷槍決之後

5月10日晚間三聲槍響,結束鄭捷的一生,關於一個家境良好的年輕生命,究竟為何會成為駭人的兇手?未來又該如何防範事件重演?早已被鼓掌叫好的觀眾拋諸腦後。廉價的報復式正義,用幾顆子彈就讓法務部長羅瑩雪變成正義的化身,台灣治安彷彿瞬間變好,因為惡人已死,世界又重獲光明。

福音無價,盜用有理?

根據《台灣教會公報》的報導,蒲公英希望基金會發行的《豐盛人生》靈修月刊,於2011年9月起,未經許可陸續引用雅歌、校園、道聲、人光、南與北、以琳、天恩,以及香港宣道、基道,美國麥種等十幾家基督教出版單位出版的書籍或刊物內容。雅歌出版社負責人蘇南洲向法院對蒲公英希望基金會負責人李愛蓮及魏悌香提起侵害智慧財產權等刑事和民事訴訟。3月底智慧財產法院民事一審判決,蒲公英希望基金會兩位負責人應賠款及給付部分訴訟費用給蘇南洲,但全案雙方仍可繼續上訴。

不改變對話方式,就等著被邊緣化

最近幾年,台灣社會上出現一波接著一波,嘲諷與批判基督教的聲音,關鍵原因在於,部分台灣教會積極入世,試圖以教會群體的力量,干預國家政策的制定與執行,從性別平等教育的課綱到修法保障同志人權,再到組成政黨投入選戰,每一次由基督教團體在社會上發動的議題,最後往往引爆雙方人馬的大亂鬥,引來不少側目與質疑的眼光。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教會必須對抗種族中心主義

美南浸信會倫理與宗教自由委員會主席摩爾牧師(Rev. Russell Moore)指出,白人至上主義與種族中心主義的意識形態是危險的,因為這些意識形態壓迫我們主內的弟兄姊妹。他說:「如果我們是耶穌的子民,就讓我們站在耶穌的立場。」不久,這個決議案照案通過。

財富,教會運作的潛規則

台灣現今的主流媒體、大型慈善團體和許多教會的經歷看來,錢出得多的、股份大的,聲音就大、決定權在握,黑的可以說成白的,採購可以綁標,少數可以代表全體,可以決定災民必須吃、穿、住什麼,奉獻者可以決定教會要不要買、買什麼品項樣式型號的管風琴。

關於教會福音機構事工的奉獻

這年頭,不管是一般的民間NGO還是教會機構,募款都很不容易。主要原因不是民眾沒有愛心,事實上台灣社會很有愛心,捐款做善事總是不落人後,基督徒捐款更是從來不手軟。問題不在於民間的捐款不夠多,而是分配不均。

誰是接班人

台灣鄉村裡不只少有青壯年的牧者,就連退休後願意投入偏鄉事奉的台灣本地長者卻也一樣少見。我可以同理青壯年不論是信徒還是牧者在鄉村工作的現實難處;然而就連在台灣都市裡退休的長者,也很少投入對鄉村的關懷時,恐怕就不只是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教會和台灣社會需要更多反省之處了!

天父上帝的教會,我們的教會

當我們定義「我們」的範圍時,可能我們的父就是這個範圍的「父」了。我們在天上的父有多大,就看我們所指的「我們」有多大。這樣說起來,好像天父的尺寸是由我們來界定的,又有點不合理了。主耶穌教導的主禱文,應該是要讓我們一切受造的人,一起建立以父與兒女的關係,這是多麼美的一件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