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今年聖誕,基督徒傳什麼好消息給台灣?

我一直在想,今年聖誕節眾教會推出的各種慶祝活動,在外邦人眼裡,特別是那些和教會在某些公共議題有不同立場的人眼裡看來,會是什麼模樣?我一直在想,當弟兄姊妹被差派到社會上,去邀請同事、朋友、家人來教會參加聖誕聚會時,有多少人可以無視今年教會界在台灣社會所掀起的紛擾,假裝沒有發生過一樣,毫無芥蒂的跟著一起進教會,慶祝耶穌基督的降生?

基督教會應該作為台灣社會轉型的和平使者(下)

以報應思維為核心的刑罰制度有時而窮,往往無法弭平社會裂痕;相對於此,以赦免精神為核心的宗教情懷則能深入人心,達到轉化集體和個人傷痛記憶的效果。唯有妥善地處理過去的傷痛與當前的衝突,一個社會才可能邁向未來。

教會活動總是上不了媒體?

喧騰一時的性別法案抗議過程給教會狠狠地上了一課!關心這個議題的基督徒大概都很納悶:「我們這麼盡力動員,為什麼很難引起媒體注意?」基督徒難得走上街頭,總希望透過媒體表達自己的聲音,但是結果卻令人大失所望,就算週末北中南串連動員10萬人,也要很努力搜尋才能讀到一點點不起眼的報導,根本是隔靴搔癢,毫無作用。

和平之子

台灣社會重視教育。父母親努力要讓孩子們不要輸在起跑點,要讓子女進入更好學校的心態並沒有因為過去20年來的教育改革而有所改變,反而讓補習的科目從以往的英數理化等幾門主要學科,擴大到才藝、競技。為了爭取在入學備審資料上更好看的條件,還動用各種關係要替子女弄到「志工」的經驗。

基督的沉默

基督徒都知道耶穌說過的許多話。我們記得他說的好多比喻,也記得他和法利賽人的辯駁,更記得他教導過使徒如何禱告,也就是我們耳熟能詳的主禱文;我們記得八福,記得最後的晚餐時他囑咐我們用聖餐來紀念他的話語。

立法除偶像?!

前一陣子住家附近有廟會,除了鞭炮鑼鼓的喧囂外,附近的街道巷口也常因進香與繞境的隊伍而壅塞。有時難免會想,除了以公民身分抗議這些活動所帶來的噪音、空氣污染外,是否有可能以什麼樣政治或法律的手段,徹底「根除」這些所謂的「偶像」?就好像有些教會裡教導的一樣:「攻破撒旦營壘」?

基督教教育的施行:世界觀與社會想像

教育是對人生命的培育,包括知識、技能和態度等層面。知識,技能與態度等層面跟社會分不開,而人從社會中認識和建立自我。然而,社會對人身分的塑造不只有控制性意含,更培養人對周遭世界的解釋力和溝通力,並進行創造意義。

往各各他的路——在公共空間忠心跟隨耶穌

近來台灣因同性婚姻的議題引起基督徒間的激辯,也引發基督徒和同志運動者之間的張力。在這些張力背後,顯出一個比同性婚姻合法否更重要的議題:在多元社會中,人們如何與不同信仰的人一起生活?面對公共議題,基督徒有沒有權利從信仰出發表達對議題的看法?又應不應要求社會中的其他成員按我們的方式生活?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服飾與服事

我們的服飾有著文化、宗教與社會意義的,也影響了我們服事的群體。醫院的牧者身穿粉色或是淺藍色牧師服時,代表著對台灣習俗的寬容與接納。今日我們可以看到原住民牧師以原住民的圖騰展現自身的身分認同,客家牧者的牧師服能用藍染花布作為點綴。不同的衣物有社會性的理由,帶著某種文化、宗教與社會意義。

生死之間

對死亡禁忌,對生命輕忽,是台灣社會無法承受的重量。若說,傅達仁的「加工自殺」,挑戰了台灣基督徒的道德底限,不值得被鼓勵或討論;那像「領養孩子」這種符合基督信仰精神的生命觀,又多少人能夠敞開心胸來好好愛一場呢?

AI人工智慧的威脅

既然人腦的知識儲存量沒有AI來得大,計算沒有AI來得精準無誤,反應沒有AI來得快速,技術沒有AI來得穩定純熟,或許我們可以反過來思考:人為什麼「需要」擁有諸如棋藝、運動、音樂、舞蹈和其他手作藝術的技藝?為什麼這些缺乏實用價值的技藝,沒有因功利的目的失傳?

重建基督教信仰中新好男人的形象

不單福音書,在天主教的神學中,作為養父的約瑟,在聖家庭裡的身分其實也很是尷尬!為了耶穌作為基督,他得放棄了初夜,之後,為了馬利亞作為聖母,他更是甘心成為鰥夫,從未與妻子行房,終身棄絕成為丈夫和父親的權利。所以,在聖像畫的傳統中,他如同馬利亞一樣,是以純潔的百合花作為象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