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as Yotaka/在對的地點「道歉」

最近偶爾會聽到有人質疑,為什麼總統不去原住民族部落道歉,反而是要原住民族進總統府道歉,「為什麼?!」問者通常忿忿不平,認為這種道歉沒誠意,依然不脫上對下的殖民心態云云,更有少數有心人以道歉的地點大作文章,企圖以此弱化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的正當性。

臨風/直面後基督教族群對聖經的疑懼

美國的基督教界,包括福音教會、主流教會、天主教會、東正教、摩門教,等等,近年來逐漸感受到會眾流失的壓力和對文化影響力的普遍下降,尤其是以白種人為主的教會。面對這個現實,基督教界應當如何回應?

姚立明:世界恨我們

我已將祢的道賜給他們。世界又恨他們;因為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我不求祢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祢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約翰福音17章14~16節)這是耶穌在上十字架前為門徒的祈禱,是耶穌對基督徒處在這個世界上的描述,其中核心的概念是「世界恨他們,因為他們不屬世界」。

呂紹昌/當世界翻天覆地,神坐著為王

亞當夏娃的犯罪,殃及人與萬物。聖經直截了當的宣告:「因你的緣故,﹝地﹞將長出荊棘和蒺藜。」(創世記3章18節,自譯)墮落後的伊甸,災難無法避免。許多天災人禍,其實經常是人禍的併發症,或是人禍的苦果,至終離不開人禍。若人不悔罪轉向神,災禍只會增加,不會減少。

呂紹昌/總統選不下去未必是壞事

實在很難想像,曾經是現代民主自由的櫥窗,西方民主的楷模,笑傲寰宇的美國,竟然可以產生如此的總統大選,成為全世界的笑柄。

呂紹昌/勸讀聖經是必要的老生常談

後現代主義思潮是西方哲學思想界給全球的一個怪胎,解構了已經穩定千百年來的傳統權威與真理,是不少自許思想自由開放胸襟寬大的人士所津津樂道的貢獻,而非西方世界也常奉為圭臬,爭相捧香跪拜。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天職與資本主義的鐵籠:再思《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

當前許多教會對於教義的強調,與當年宗教改革之後,這些原始的新教教派所強調的工作是為了榮耀上帝的倫理觀念,早已相去甚遠。原因在於,這些基督教會為了追求人數的快速增長,於是並不強調對於既有信徒的信仰扎根。

舉不舉手有關係?

在一般長老教會信徒的印象中,往往認定只有被按立的牧師,才可舉手祝禱,而倘若那一堂聚會沒有牧師,則傳道是用帶領大家禱告的方式處理。然而在長老教會的教制中,長老也是由受按立,而且長老教會是一個長老治會的教會,因此長老亦有舉手祝禱的權柄,然而,鮮少由長老祝禱,更遑論採用舉手祝禱的方式……

「危險回憶」:聖薩爾瓦多羅梅洛總主教對香港的啟迪

1980年3月24日,羅梅洛總主教在聖薩爾瓦多Divina Providencia 醫院的聖堂主持彌撒時被殺害。他的被殺是因他選擇優先與窮人為伍,捍衛人權、保護生命和促進人的尊嚴,並公開地和不掩飾地批評政府、軍人和財主製造出來的社會不公義和殺害。

反對科學的信仰?

一般人(包括基督徒)往往把信仰與科學對立起來,非此即彼。彷彿接受信仰,就等同反對科學;接受科學就是拒絕信仰。然而,若以「人如何獲得知識」的角度來看,信仰與科學各自有處理的領域,看似分隔卻又有所接合。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

有鑑於前總統陳水扁第一次政權和平轉移時,過多妥協當時政治大環境,致使轉型不正義的遺毒未除,在蔡英文政府重新執政後,黨產是否解涷,蔣中正遺像的去留,228屠殺事件、白色恐怖時期人權的侵害,以及其對族群的撕裂如何加以修復,種種事涉轉型正義的議題,刻正在台灣延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