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特稿

姚立明:世界恨我們

我已將祢的道賜給他們。世界又恨他們;因為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我不求祢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祢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約翰福音17章14~16節)這是耶穌在上十字架前為門徒的祈禱,是耶穌對基督徒處在這個世界上的描述,其中核心的概念是「世界恨他們,因為他們不屬世界」。

光年/談全職傳道人的待遇——尼希米時代的再現?

大多教會和信徒,一方面受到過去「傳道人就是要吃苦」的時代印象,一方面也矯枉過正,深怕傳道人可能貪財,而只重於嚴格的監督,卻忽略了應當為傳道人的身家有周全的規劃,以讓一位事奉者得以安身立命、無後顧之憂地被培植和養育成為將來成熟的牧羊人。

王文堂/我們應當跟從誰?

基督徒應當跟從哪一個潮流?是跟從融合了民族、民粹、資本三者的川普潮流,還是跟從融合了相對、個人、平等三者的後現代世俗主義?我想答案很簡單:我們基督徒不跟從世界,只跟從主!

呂紹昌/當世界翻天覆地,神坐著為王

亞當夏娃的犯罪,殃及人與萬物。聖經直截了當的宣告:「因你的緣故,﹝地﹞將長出荊棘和蒺藜。」(創世記3章18節,自譯)墮落後的伊甸,災難無法避免。許多天災人禍,其實經常是人禍的併發症,或是人禍的苦果,至終離不開人禍。若人不悔罪轉向神,災禍只會增加,不會減少。

Kolas Yotaka/在對的地點「道歉」

最近偶爾會聽到有人質疑,為什麼總統不去原住民族部落道歉,反而是要原住民族進總統府道歉,「為什麼?!」問者通常忿忿不平,認為這種道歉沒誠意,依然不脫上對下的殖民心態云云,更有少數有心人以道歉的地點大作文章,企圖以此弱化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的正當性。

鄧紹光/路德與德意志民族主義

路德也支持最高主教的意念,並且統治的諸侯可以擔任最高的聖職,這就創造了一種國家教會了,俗世的領袖以「緊急主教」來在教會的領域之中行使其權力。路德把教皇與皇帝的權力與責任,置於德意志主權統治者的手裡。

楊鳳崗:中國能找到宗教治理新思維嗎?

4月下旬中共中央舉行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國際媒體對此頗為關注,幾乎所有的報導和評論都指出,會議釋放出了收緊宗教管制的信號。不過,我個人覺得,這場多次被推遲的會議所釋放出的另外一個更為重要的信息是:中共高層認為,現有的宗教理論還需要得到發展,宗教工作水平需要得到全面提高。

臨風/仇恨、偏見與暴力的時代,我們依然仰望——夏洛特示威事件有感

在這個情緒高漲,仇恨、偏見與暴力充斥的「美國優先」的國家,要推動政治上的改變,或許沒有什麼便捷的解決方案。不過在改變政治氣候之先,或許更需要改變的是我們個人的心態,從奪取權力到了解對方的傷處。Weisser拉比的耐心、愛心和寬恕或許正是我們值得深思的榜樣?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接納、包容而不主動介入孩子學習過程中的失敗

基督信仰的教育方式毋寧造就了許多讓人欽羨的成熟生命,或許我們該做的是好好考察聖經,看看聖經中是如何傳遞教養下一代的訊息,畢竟猶太人雖然不多卻是全世界拿諾貝爾獎最多的民族,其基於聖經基礎所發展起來的教育觀必然甚有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