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4日

名家特稿

黃春生/再思「唯獨聖經」:落實在牧養的實踐(上)

如果我們讀聖經,一直停留在過去的眼光,不在我們當下的處境去思考和反省,我們很容易也會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的逼迫者。我們說的「改革宗」,其實也是「改革中」,是不斷在進行的一種過程。如果宗教改革只有停留在500年前的處境,沒有隨著時代前進,我們今天的教會就是需要被改革的對象。

鄧紹光/路德與德意志民族主義

路德也支持最高主教的意念,並且統治的諸侯可以擔任最高的聖職,這就創造了一種國家教會了,俗世的領袖以「緊急主教」來在教會的領域之中行使其權力。路德把教皇與皇帝的權力與責任,置於德意志主權統治者的手裡。

王文堂/我們應當跟從誰?

基督徒應當跟從哪一個潮流?是跟從融合了民族、民粹、資本三者的川普潮流,還是跟從融合了相對、個人、平等三者的後現代世俗主義?我想答案很簡單:我們基督徒不跟從世界,只跟從主!

呂紹昌/總統選不下去未必是壞事

實在很難想像,曾經是現代民主自由的櫥窗,西方民主的楷模,笑傲寰宇的美國,竟然可以產生如此的總統大選,成為全世界的笑柄。

Kolas Yotaka/在對的地點「道歉」

最近偶爾會聽到有人質疑,為什麼總統不去原住民族部落道歉,反而是要原住民族進總統府道歉,「為什麼?!」問者通常忿忿不平,認為這種道歉沒誠意,依然不脫上對下的殖民心態云云,更有少數有心人以道歉的地點大作文章,企圖以此弱化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的正當性。

談妮/面對代際差異的焦慮 ——北美華人教會在理念上能嘗試哪些自我調整

我觀察到,深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的華人教會,有時也表現出現代主義的特點,限於篇幅,現只將其整理出一清單並提出簡單的應對態度……

禤智偉/學聽道:平信徒的本份和方法(下)

傳道者需要真正的聽道者作為夥伴,宣講才可能發生。聽道者應該是主動積極的信道者、尋道者、行道者,而非被動消極的消費者。聽道者在宣講中的角色,其分量甚至比傳道者還要關鍵;崇拜是否「有道可聽」是聽道者自己的責任,多於傳道者,因為傳道者根本從來無法控制聽道者聽到甚麼、或到底是否在聽。

楊鳳崗:中國能找到宗教治理新思維嗎?

4月下旬中共中央舉行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國際媒體對此頗為關注,幾乎所有的報導和評論都指出,會議釋放出了收緊宗教管制的信號。不過,我個人覺得,這場多次被推遲的會議所釋放出的另外一個更為重要的信息是:中共高層認為,現有的宗教理論還需要得到發展,宗教工作水平需要得到全面提高。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從耶穌與彼拉多到教會與政治

有別於凱撒的國,耶穌表現出他代表的國是以真理為核心。真理的核心不是對與錯、永恆與短暫,而是以使人得自由為目的,非以維護政權權力為目的。因此,以真理為核心的國不會以武力解決衝突,也不會以控制和威脅對方為目的。

別盲目支持基督徒政治人物

打開教會界的媒體,不難看到對基督徒政治人物的溢美之詞。一些炒作土地、視環境正義與法律規定為廢物的政客,只因為掛著基督徒的名號,就被吹捧為愛主的屬靈領袖。實在不知一旦這些人哪天被送上法庭時,教會界的媒體要如何自圓其說?

關於宗教改革背後二三事

宗教改革500週年各項紀念活動已來到尾聲,日前政論家胡忠信先生與紐約市立大學歷史系榮休教授李弘祺曾分別於台北、台南籌辦了「宗教改革與現代世界──馬丁路德發動改教500週年紀念演講座談會」,其中台北大學歷史系副教授伍碧雯在台南場中有一場精彩的發表,十分值得所有的基督徒共同省思,特別摘錄其中重點與大家分享。

一例一休,教會站在哪一邊?

基於聖經的立場,我們不僅要重視每個勞動的價值,更要重視時間在每個人生命中的價值。人的生命不是只有工作,更不能被工時所「充滿」。工作是為了「安息」,是要有時間去享受、經營、敬拜和安息在上帝給我們的一切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