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回憶使我們團結——智利的教會與政治

提起拉丁美洲,我們就聯想起1960年未出現的解放神學。然而,解放神學在不同地區有各自發展,不是鐵板一塊。因身在智利,我趁機回顧智利的教會與政治關係。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印度女人何時能真正得勝?

唯有改變大眾的價值觀,社會才有轉化的可能。上帝創造男女、兩者皆好,當人們學習放棄自己的益處,真實認識每個人的獨特和寶貴,才能明白,一個女人的生命之重,比嫁妝的重量更值得承擔。

《心靈小屋》:當你改變目光方向,傷痛終將遇到愛與救贖

一場意外,失去了小女兒蜜思,從此改變了麥肯跟整個家。事隔數年,麥肯收到一封神秘信件,邀請他回到當初的案發現場,署名是他妻子對上帝的暱稱「老爹」……「如果神是良善全能的,那為什麼世界上這麼多破碎傷痛?」「為什麼這些事發生在我身上?神,我需要祢時,祢在哪?」從小經歷家暴又痛失愛女的麥肯,始終無法諒解上帝,但當他踏上往小屋的路,卻經歷一場不可思議的救贖之旅。

沉默的暴力與溫柔

在領聖餐這一刻,女孩隻身來到格雷面前,成了整間教會唯一一位願意接納格雷的人。事實上,整間教會裡,就只有這個女孩有資格控訴格雷。面對這個讓他內疚至深的女孩,格雷在給了聖餐後,再也無法忍住自己的淚水,直接哭倒在女孩懷裡……。

看《通靈少女》,基督徒更該讀《靈界的譯者》

索菲亞沒有選擇基督信仰,在書中,她說自己也曾經考慮過基督教,但最後選擇了伊斯蘭教,從一神教的教義中領受教導和體悟。她誠實面對一個多數人不願承認的事實:能見鬼神、能通靈不代表能夠了解宇宙的奧秘和人之所以來到這世界的意義……。

林奕含自殺後:我們能否成為「更能想像他人痛苦的人」?

光是教條,無以拯救靈魂。我們需要以開放式的對話談心、談性,教導孩子尊重自己與他人的身體界線,不為性別貼上特定標籤,更需要讓孩子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爸爸媽媽永遠陪伴你、愛你、接納你,好讓房思琪們在遭遇危險、困惑不安的時候,能夠有求援的管道。

基督徒生活的日常

如果要讓基督信仰成為台灣社會的「日常」,我們就不能只是關在教堂當中,只用外人難以理解的「術語」來彼此溝通。對於自己生命的認識與見證講述,就不能只是停留在成功/失敗、使用前/使用後的推銷模式上。

YOU小孩在哪裡?

當代台灣教會對「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的理解與實踐,差不多等同於兒童主日學的標語,加上一個Q版的耶穌像,也許再加上幾個小孩,就是個典型的兒童主日學招生廣告。只是,耶穌的這句話,含意真的這麼窄嗎?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政府的合法性與撤銷立法會議議員資格

香港的政治是一國兩制。一國兩制不是一個聯邦政府。按中國政府理解,兩制受制於一國,並由一國決定兩制如何運作,而這國是一個黨國。兩制如何共同建立一國不是重點,因為黨國不須要香港制度來建立。這正是矛盾的根源。

屬靈嬰孩症候群之大頭症

按保羅的話說,哥林多的疾病是:無知又自大,靈性上的驕傲;明明知識淺薄,又有一個極其強大的自我意識,這種狀況,是靈性幼稚的表現,所以,他們只是嬰孩。或可稱為為「屬靈嬰孩症候群」。偏偏哥林多人意自以為已經成年,認為自己很了不起,這豈不是大頭症麼。

《不偽裝的勇氣》:面對真實的自己,進入無懼的自由

在我所經歷過的關係當中,信任度最高的那些,都是決定不再偽裝自己,坦誠軟弱與過錯之後依舊被接納的,而這坦誠反而使得關係更緊密。在工作上也是,每當我跨越自己的恐懼,坦白說出我造成的失誤,並且與主管、同事一同解決,那種感覺實在無比自由。

白紗在涅,使之共白

荀子說:「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紗在涅,與之俱黑」,這句話的意思是指環境可以完全左右我們的行為,就像生長在麻叢中的柔軟蓬草,也會長得很直,失去原來的形貌;而混在黑泥中的白紗,也會變成濁黑色。這個時候我們也會想到另一個小孩,他做什麼像什麼,住在墳區附近Si-So-Mi就吹的一流,讓他媽媽成為換屋達人,還留下了「昔孟母、擇鄰處」換了三次房,還越換地段越好的奧妙故事! 這樣的故事在我們身邊其實也不斷發生,有經驗過嗎?為了讀明星學區的學校早早就要寄戶口,甚至要一出生就要住在那裡,才能讀到好學校。賺了多一點錢就搬到一個比較好的學區,原本公司環境不好就想要跳槽到比較好的公司。這很正常,因為我們知道所處的環境不好,會影響到我們「個人」,在混亂的環境中的個體是不會健康的。 雖然不想再提不久前逝世的劉曉波,但,來到這裡,不禁想起他的一件事。劉曉波在中國所觸犯的是思想罪、言論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般多判3、4年而已,鮮少判刑超過10年的,按觀察家的推斷,中國當權者是想以重刑迫使劉曉波流亡海外,就如其他異議人士一樣。然而劉卻矢志留在中國,其影響力也不因長期關押下降,還與日俱增,直到了201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成全球焦點。 矢志留在中國,真是個反常的決定。有多少六四的民運人士離開了中國,成為流亡海外無法返「家」的流亡人士,在海外成為著名的學者不在少數,也持續為中國的民主發聲。跟我們一樣,我們常當選擇環境的人,因為這件事情成本低了許多,也保險許多,至少不用喪失生命吧! 曾閱讀到一則新聞,一名住在德國的11歲男孩Felix Finkbeiner發起了「少說話,多植樹」(stop talking. start planting.)活動,得到了來自56個國家的132名兒童的響應,他們承諾植樹100萬棵。這男孩看來就是個笨蛋,他想要用自己小小的力量改變環境,希望「白紗在涅,使之共白」。我們或許會同意他的觀念,多種樹好,但會想他小小的力量能改變什麼?污染那麼嚴重,溫室效應不會改善的!特別是川普又退出了環境協議……。 幸虧我們的耶穌不是這樣想,2000年前他一個人的受釘又怎麼樣,我們推估一下,當時不過數萬人在場或知道這事吧?這世界污染的這麼重,真是幸虧耶穌成本成本效益分析沒學好,讓我們今日仍能聽著這個福音。 耶穌所做的事什麼事?是用他軟弱「人子」的身份,改變這個世界;而傳他福音的使徒,也用自己小小的力量走遍羅馬;宣教士也用一己之力,來到台灣這個遠的要命的地方。從耶穌到宣教士,他們沒有好的環境,所選擇的不是擇臨處,而是改變這個環境,從被動的離開,到主動的改造!真是螳臂擋車,像耶穌一樣! 不想吹捧劉曉波,也無意將他拿來跟耶穌類比,這太有爭議了,劉曉波也是個「人」,一個跟多數人一樣軟弱的人。我最想拿來類比的還是基督徒,我們是不是願意在最艱困的環境下「作見證」,讓人看見我們而心有所感的嘆口氣說:「基督徒真好!」 或許不求「白紗在涅,使之共白」,這太困難了!變成「白紗在涅,與之俱黑」這樣也對自己太沒信心了!或許試著讓我們身邊的黑暗多一點光明即可,默默支持像那個德國男孩的行動,鼓勵他一句,而不是先唱衰他;盡力在買飲料用個環保杯;當人在說三道四時,不要火上加油,其實有太多太多的小事,可以讓人開心的看見「原來你是基督徒!」不要急著換一個安全、舒適之地,而是讓這地因著我們而稍有不同吧! (封面相片來源:Plant-for-the-Planet FB;Felix Finkbeiner於UN發表演說。)

愛情價更高?

其實,友誼是認識基督之愛的根本,但當今台灣教會卻普遍不重視它,或者把它搞得很膚淺,或者只把它定義為愛情的預備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