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盼望

我一直記得,在遙遠而模糊難辨的兒時回憶中,有一個奇特的夜晚。那是第一次,我的母親與我,在水和空氣都嚴重汙染的高雄家裡,盯著電視螢幕,看完了長達3小時的經典電影《十誡》。或許,那是我第一次熬夜?肯定的是,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美國人透過電影,想像以色列民族的解放故事。

《雪地裡的擁抱》:誰能幫助韓國找到新出路?

慰安婦,一直是日本和東亞數國之間未結的難題。二戰期間,日本在本國、殖民地與各國佔地徵召了數十萬女子,寫下一齣又一齣的歷史悲劇。長期投入此議題的婦女救援基金會表示,當初被徵召為慰安婦的台灣女子估計至少1200人,其中願意公開身份的原有58人,至今只剩3位仍在世。

《沈默》:比刀劍更鋒利的威脅,就在你我心中

在江戶幕府下達禁教令的17世紀,葡萄牙的耶穌會教士洛特里哥不顧危險來到日本,尋找疑似棄教的恩師費雷拉神父。在旅途中,他目睹無數信徒因堅持信仰而慘遭折磨至死,而被迫放棄信仰的信徒則天人交戰、悔恨不斷……。

為誰的榮耀而做?

我經營一家以福音預工為職志的出版社,有時我會收到一些主內讀者來信表示敝社的出版品讓他們獲益良多,但其實我更想知道非基督徒讀者對敝出版社的想法——這一類讀者群對福音書籍的反應,才是福音出版機構所該看重的。

OOX,它是活的!?

文學,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即使台灣人口識字率極高,但對許多台灣人來說,文學意同八股、假清高,其價值無法換算為金錢,因此形同廢物。但對整個歐洲社會來說,文學,是一個人學習成為人的重要根據。因為文學最務實的功能,在於使人活得更有智慧,更接近上帝最初造人的整全。

為什麼《赴湯蹈火》?

入圍2016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的《赴湯蹈火》,結束在一個充滿詩意的長鏡頭:畫面從退休警探的汽車逐漸遠離的大草原景象向下,沉入到荒草中,最後定焦在近景內的穀物上,陽光從中析透而出,在最後一刻,將觀眾的目光引領到全片未曾提到的土地與作物。

《24週》:晚期墮胎的困境

阿絲緹(Astrid)是多才多藝的女演員,在結合詩、音樂與舞蹈的諷刺獨角戲(Kabarett)劇場與廣播界,擁有頗獲好評的事業發展。她與劇場經理育有一女,他們的第二個孩子在她腹中第六個月時,產檢得知胎兒可能患有唐氏症(Down Syndrom),兩人決心要迎接挑戰的同時,照顧大女兒的保母卻不願照顧狀況特殊的嬰兒,索性請辭……

《何者》:抱歉,我無法在1分鐘內介紹完自己

日本厚生勞動省於2015年首次發布了「過勞死白皮書」,調查日本過勞死現象。其中,每月加班80小時為判斷過勞死的重要標準之一,而調查結果顯示,14.6%的大企業訂定超過80小時的加班時數上限,22.7%的企業實際月加班超過80小時,另外,有52.3%勞工感受到強烈職場壓力。在日本2015年發生的2.4萬宗自殺案件中,就有2159人因工作關係自殺,佔了將近十分之一的比例。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美女與野獸》:童話故事所揭露的真實

近期上映的《美女與野獸》夾帶著迪士尼影迷的期待、以及女主角艾瑪華森的高人氣,再度成為話題。為什麼童話故事歷久不衰、動人心弦?因為童話說出我們內心的渴望:我們都渴望被愛、跨越外表被認出內心的可愛,並且被給予自由回應這份愛。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

有鑑於前總統陳水扁第一次政權和平轉移時,過多妥協當時政治大環境,致使轉型不正義的遺毒未除,在蔡英文政府重新執政後,黨產是否解涷,蔣中正遺像的去留,228屠殺事件、白色恐怖時期人權的侵害,以及其對族群的撕裂如何加以修復,種種事涉轉型正義的議題,刻正在台灣延燒。

天職與資本主義的鐵籠:再思《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

當前許多教會對於教義的強調,與當年宗教改革之後,這些原始的新教教派所強調的工作是為了榮耀上帝的倫理觀念,早已相去甚遠。原因在於,這些基督教會為了追求人數的快速增長,於是並不強調對於既有信徒的信仰扎根。

舉不舉手有關係?

在一般長老教會信徒的印象中,往往認定只有被按立的牧師,才可舉手祝禱,而倘若那一堂聚會沒有牧師,則傳道是用帶領大家禱告的方式處理。然而在長老教會的教制中,長老也是由受按立,而且長老教會是一個長老治會的教會,因此長老亦有舉手祝禱的權柄,然而,鮮少由長老祝禱,更遑論採用舉手祝禱的方式……

別讓謊言困住你的人生 ──大膽拒絕魔鬼的七大謊言

你喜歡謊言嗎?我們多少都會喜歡謊言,怎麼說呢?因為我們喜歡聽好聽的話,盡管我們知道那不一定是事實,但我們希望聽好聽的話。這就好像是「國王的新衣」裡的國王一樣,我們似乎是選擇喜歡聽的訊息來聽,但是否它也暗示著謊言(不是真實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