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8日

文化藝術

缺席的父親

現今許多教會以「高抬(核心)家庭的價值」呼籲保持家庭的「完整」,亦即,為了小孩維持婚姻關係。但此舉對那些遭逢父親缺席了的孩童而言,無異於落井下石;對那些父親形同隱形人的孩童而言,閃耀著金光的「家庭價值」乖離事實。

與神重燃愛火的親密之旅

如果我們不清楚自己的肉體是軟弱的,就會驕傲導致跌倒;但如果我們只看到自己的軟弱,卻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內心是願意的,就會沮喪退縮。然而,神要的是我們在愛中沒有懼怕,除此之外,清楚自己蒙神喜悅,不僅帶來與神的親密,更會帶來靈命的成熟。

愛情價更高?

其實,友誼是認識基督之愛的根本,但當今台灣教會卻普遍不重視它,或者把它搞得很膚淺,或者只把它定義為愛情的預備階段。

《不偽裝的勇氣》:面對真實的自己,進入無懼的自由

在我所經歷過的關係當中,信任度最高的那些,都是決定不再偽裝自己,坦誠軟弱與過錯之後依舊被接納的,而這坦誠反而使得關係更緊密。在工作上也是,每當我跨越自己的恐懼,坦白說出我造成的失誤,並且與主管、同事一同解決,那種感覺實在無比自由。

向穆斯林學習

在萊辛的劇作與作品中,一再強調「理性與寬容」,因此他成了德語文學「啟蒙運動」(die Aufklärung)的代表人物,如今,《智者納坦》也成了德國高中生必讀的讀物,更是各地劇院不斷翻新的常演劇碼。

《天降》:中國能向天期盼什麼?

張贊波說,片名《天降》不單指那些衛星殘骸,也指降臨每個人身上的「命運」;為了光鮮亮麗的國家奧運犧牲,是綏寧百姓必須承受的宿命。他曾在受訪時坦承:「我拍《天降》時帶有理想,希望我的紀錄片會帶來改變,但現在我不再抱持理想,因為《天降》給我很大的教訓,就是毫無改變。」

釋憲之後:練習以愛面對異見

信仰其實不會代替我們決定立場,因為聖經不是一本道德指南,告訴我們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而是神寫給祂孩子們的情書,字字句句都是帶領我們更多認識祂的心意。信仰不會代替我們決定立場,而是幫助我們在各自的立場上,學著有更寬廣的眼光、更像耶穌的身量。

回憶使我們團結——智利的教會與政治

提起拉丁美洲,我們就聯想起1960年未出現的解放神學。然而,解放神學在不同地區有各自發展,不是鐵板一塊。因身在智利,我趁機回顧智利的教會與政治關係。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建立心靈健康的校園:以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為例

在崇基學院,校牧室佔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它以一座教堂坐立於祟基學院內。除了代表崇基學院的基督教背景外,崇基禮拜堂更成為學院生活的核心。某層面說,禮拜堂成為一個多元活動空間,但我卻認為它承載人生不同階段,為不同人生階段提供過度。

通往呼召的道路,不是只有一條

呼召需要是一步一步進入的,它並不是讓我們從此一帆風順的保證,反而需要花更多時間、心力,甚至付上代價才得以進入。

特殊宗教經驗之嚮往

一個人會怎麼說/理解自己的經驗,是一整套知識建構的一部份,受到所屬信仰群體的影響非常強大。按照聖經的敘事,我們日常生活之食衣住行育樂經驗,才是最重要的宗教經驗。聖經又說,一切的靈不可盡信,總要先察驗。還真是有道理。

基督徒到底怎麼看聖經?

基督徒只要回歸聖經,必然發現,從創世記開始,上帝已經把家庭設定為教會的基礎,開拓教會必須從家庭開始,建立教會也要從家庭開始,離開這個根基,教會就只是宗教團體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