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8日

文化藝術

祢的名曾經何其美!──經與典的反思(一)

如今,基督教在台灣名聲不再。事實上,這並不是今天才開始的。然而,事情也並不總是這樣的。神的名曾經是美的,至少,在某些人心中,在某些無人知曉的時刻裡。第一次聽說──事實上是讀到──耶穌基督的神,是在兩本精簡版的小說中。

《沈默》:比刀劍更鋒利的威脅,就在你我心中

在江戶幕府下達禁教令的17世紀,葡萄牙的耶穌會教士洛特里哥不顧危險來到日本,尋找疑似棄教的恩師費雷拉神父。在旅途中,他目睹無數信徒因堅持信仰而慘遭折磨至死,而被迫放棄信仰的信徒則天人交戰、悔恨不斷……。

關於情緒勒索:失落的界限,唯有堅持選擇才能尋回

情緒勒索的互動循環,包括了三項環環相扣的元素:自我價值感、罪惡感與安全感。情緒勒索者透過貶低你或你的能力,讓你覺得自己很糟糕,同時放出誘餌:「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我就會肯定你。」接著,引發你的罪惡感,暗示你有責任滿足他的需求……

無懼的愛:一場屬靈回歸的旅程

如果要用一個詞總結這個世界的問題,那會是什麼?在《愛勝過恐懼》一書中,靈修導師盧雲指出:「恐懼」導致世世代代的人們被困在無歸屬感、毫無果效以及停滯不前的痛苦中,唯有神的愛能使人脫離恐懼的牢籠,迎向自由無懼的生命。

讓自己過度勞累,就是傷害神的殿

基督徒,你是不是讓自己過得很累?我常在教會聽到「burned out」這個詞,意指太過忙碌、疲憊而讓自己耗竭殆盡的狀況。這個耗竭有可能是心靈,也有可能是身體,當然更有可能的是兩者一起。不知怎麼回事,似乎越「屬靈」的人,看起來就越忙碌、越累。

等待-盼望

我一直記得,在遙遠而模糊難辨的兒時回憶中,有一個奇特的夜晚。那是第一次,我的母親與我,在水和空氣都嚴重汙染的高雄家裡,盯著電視螢幕,看完了長達3小時的經典電影《十誡》。或許,那是我第一次熬夜?肯定的是,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美國人透過電影,想像以色列民族的解放故事。

如果法老也是聰明人──隱藏在字裡行間的觀點

公主去河邊根本不是「為了要」洗澡,那件假稱是「順便做」的事,才是她去河邊的真正目的──撿嬰兒。否則,若公主真的是要洗澡,她的宮女忙著伺候,怎麼能「在岸邊散步」呢?她們應該是在尋找什麼當時很容易找得到的東西:被丟進河裡的男嬰。

燃燒的大樓

我們的社會習慣吃定「好的撒瑪利亞人」,台灣的教會也喜歡徹底利用「馬大姊」的天真。教會經常「要求」個人「必須無償履行」某些聖工,以維持教會例行事務正常運作,卻不思建立一個「讓個人的服事保持自由與彈性」的制度與氣氛。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通往呼召的道路,不是只有一條

呼召需要是一步一步進入的,它並不是讓我們從此一帆風順的保證,反而需要花更多時間、心力,甚至付上代價才得以進入。

建立心靈健康的校園:以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為例

在崇基學院,校牧室佔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它以一座教堂坐立於祟基學院內。除了代表崇基學院的基督教背景外,崇基禮拜堂更成為學院生活的核心。某層面說,禮拜堂成為一個多元活動空間,但我卻認為它承載人生不同階段,為不同人生階段提供過度。

基督徒到底怎麼看聖經?

基督徒只要回歸聖經,必然發現,從創世記開始,上帝已經把家庭設定為教會的基礎,開拓教會必須從家庭開始,建立教會也要從家庭開始,離開這個根基,教會就只是宗教團體而已。

特殊宗教經驗之嚮往

一個人會怎麼說/理解自己的經驗,是一整套知識建構的一部份,受到所屬信仰群體的影響非常強大。按照聖經的敘事,我們日常生活之食衣住行育樂經驗,才是最重要的宗教經驗。聖經又說,一切的靈不可盡信,總要先察驗。還真是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