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祢的名曾經何其美!──經與典的反思(一)

如今,基督教在台灣名聲不再。事實上,這並不是今天才開始的。然而,事情也並不總是這樣的。神的名曾經是美的,至少,在某些人心中,在某些無人知曉的時刻裡。第一次聽說──事實上是讀到──耶穌基督的神,是在兩本精簡版的小說中。

《與神同行》沒說出口的現世社會

身為基督徒,並不只是從教會允許的資訊來源認識世界,要更多的抱持開放之心認識世界,特別是生存在這個非基督信仰主導的社會,更多了解不同信仰者的世界觀和語言文化,將有助於雙方的溝通,減少誤會,也更能幫助我們看清楚自己的社會責任,以及擬定面對世界的對策。

《沈默》:比刀劍更鋒利的威脅,就在你我心中

在江戶幕府下達禁教令的17世紀,葡萄牙的耶穌會教士洛特里哥不顧危險來到日本,尋找疑似棄教的恩師費雷拉神父。在旅途中,他目睹無數信徒因堅持信仰而慘遭折磨至死,而被迫放棄信仰的信徒則天人交戰、悔恨不斷……。

關於情緒勒索:失落的界限,唯有堅持選擇才能尋回

情緒勒索的互動循環,包括了三項環環相扣的元素:自我價值感、罪惡感與安全感。情緒勒索者透過貶低你或你的能力,讓你覺得自己很糟糕,同時放出誘餌:「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我就會肯定你。」接著,引發你的罪惡感,暗示你有責任滿足他的需求……

瑞典國寶作家的死亡寓言

約拿單以生命為代價的救援行動,並不是值得其他人效法的匹夫之勇,而是足以讓讀者識讀出「犧牲之愛」的記號。儘管如黑暗一般的未知與死亡本身,仍然令人畏懼、難以欣羨,但正是「愛」的記憶與召喚,才能讓人在享受「愛」同在的片刻,決定揹著「愛的記憶」,躍向恐懼與死亡。

無懼的愛:一場屬靈回歸的旅程

如果要用一個詞總結這個世界的問題,那會是什麼?在《愛勝過恐懼》一書中,靈修導師盧雲指出:「恐懼」導致世世代代的人們被困在無歸屬感、毫無果效以及停滯不前的痛苦中,唯有神的愛能使人脫離恐懼的牢籠,迎向自由無懼的生命。

讓自己過度勞累,就是傷害神的殿

基督徒,你是不是讓自己過得很累?我常在教會聽到「burned out」這個詞,意指太過忙碌、疲憊而讓自己耗竭殆盡的狀況。這個耗竭有可能是心靈,也有可能是身體,當然更有可能的是兩者一起。不知怎麼回事,似乎越「屬靈」的人,看起來就越忙碌、越累。

等待-盼望

我一直記得,在遙遠而模糊難辨的兒時回憶中,有一個奇特的夜晚。那是第一次,我的母親與我,在水和空氣都嚴重汙染的高雄家裡,盯著電視螢幕,看完了長達3小時的經典電影《十誡》。或許,那是我第一次熬夜?肯定的是,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美國人透過電影,想像以色列民族的解放故事。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與神同行》沒說出口的現世社會

身為基督徒,並不只是從教會允許的資訊來源認識世界,要更多的抱持開放之心認識世界,特別是生存在這個非基督信仰主導的社會,更多了解不同信仰者的世界觀和語言文化,將有助於雙方的溝通,減少誤會,也更能幫助我們看清楚自己的社會責任,以及擬定面對世界的對策。

《大娛樂家》:跳脫外在框架,自由活出神所造的你

有哪些因素,讓我們無法活出神所創造的自己?無論是出身背景、他人眼光、內心中的謊言,甚至實現夢想本身,都可能成為得到真自由的攔阻。因此格外需要一次次來到神面前,領受祂的眼光,取代自己的眼光,活出神所創造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