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現代、後現代、信仰實踐

身為七年級的我,在台灣接受教育的過程中,我被灌輸世界上的國家大致可以被分為三類:「前現代化國家」、「發展中國家」、和「現代化國家」。因此,每當在教科書上看到「現代化」一詞時,總是把它與「進步」和「開明」聯想在一起。

找回社會政策中的挽回與擔當

日前,一份經多數台北市議員連署,要求北市府「推動公營住宅方案應依公民參與及I-Voting精神,以基地為圓心,周邊直徑1公里之居民,舉辦兩次以上公聽會,並獲得多數居民同意後,始得進行設計規劃。」的提案,引起輿論的關切與批評。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AI人工智慧的威脅

既然人腦的知識儲存量沒有AI來得大,計算沒有AI來得精準無誤,反應沒有AI來得快速,技術沒有AI來得穩定純熟,或許我們可以反過來思考:人為什麼「需要」擁有諸如棋藝、運動、音樂、舞蹈和其他手作藝術的技藝?為什麼這些缺乏實用價值的技藝,沒有因功利的目的失傳?

重建基督教信仰中新好男人的形象

不單福音書,在天主教的神學中,作為養父的約瑟,在聖家庭裡的身分其實也很是尷尬!為了耶穌作為基督,他得放棄了初夜,之後,為了馬利亞作為聖母,他更是甘心成為鰥夫,從未與妻子行房,終身棄絕成為丈夫和父親的權利。所以,在聖像畫的傳統中,他如同馬利亞一樣,是以純潔的百合花作為象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