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1日

文化藝術

忘我的自由:掙脫自卑與自傲的終極途徑

你怎麼看待「自己」呢?或許是在自我批評中掙扎,懷疑可能是聖靈叫自己知罪;也或許是努力透過外在表現肯定自己,卻在失去成就時便開始動搖。關於自我的問題常叫人無比煩惱,但好消息是:真正因為福音而謙卑的心,不會自恨也不會自戀、不是自卑也不是自傲,而是在祝福當中「忘記自己」,從而得到徹底的自由。

高牆為誰而築?──習以為常系列之三

有沒有哪些人、哪一群人,是你寧可跟他們保持禮貌或安全的距離的?(說不定也帶著一點微微的、出於憐憫的不屑)他們最好與你井水河水不犯、不要找你麻煩。他們是誰?是哪些人?

寫一張教師節卡片給耶穌

如果要寫一張教師節卡片,你會想寫給誰?在人生旅途上,有許多人都能成為我們的好老師:包括學校老師、同儕、朋友、伴侶、長輩或者教會牧者,但是如果真要找出誰的影響力最大,那麼絕對不能忽略耶穌。

你所唱的,你明白嗎?

基督宗教是一個唱歌的宗教,在聖經中,看得出來以色列民族應該十分愛唱歌,祭司唱,牧羊人唱,喜樂時唱,哀傷時也唱。還留下了至少一個直接以「詩篇」為名的歌曲集,在希伯來聖經當中。時至今日,亞伯拉罕一神教中的四大宗教,在宗教儀式中,「音樂」都是重要的元素。

你與死共舞嗎?──習以為常系列之二

語言學的研究指出,因為「死亡」是華人社會的禁忌話題,日常語言和書寫都因此衍生出幾十個影射、代稱死亡的詞語。理論上無需避談死亡的華人基督徒,卻也仍避免直接言說「死」字,而另以其他詞語指涉,例如辭世、別世、逝世、上天國、蒙主恩召、榮歸天家、榮見主面、已經不在了、去上帝那裡、去當小天使、眼睛閉閉見耶穌……等。可見華人社會避談死亡的習慣,多少仍影響著華人基督徒,尤其是台灣的基督徒。

教會願意分享安全空間嗎?

韓國電影《屍速列車》(原名「釜山行」)甫上映就在台灣引發轟動,短短三天票房破億,創造出韓國電影在台灣未曾有過的票房佳績。稍早,《屍速列車》在今年坎城影展入選午夜影展單元,播出後驚艷四方,根據媒體報導,現場觀眾起立鼓掌長達10分鐘之久,順利賣出156國電影版權。

讓自己過度勞累,就是傷害神的殿

基督徒,你是不是讓自己過得很累?我常在教會聽到「burned out」這個詞,意指太過忙碌、疲憊而讓自己耗竭殆盡的狀況。這個耗竭有可能是心靈,也有可能是身體,當然更有可能的是兩者一起。不知怎麼回事,似乎越「屬靈」的人,看起來就越忙碌、越累。

用什麼樂器敬拜?──習以為常系列之一

許多台灣的禮拜堂都擺了一台鋼琴,有的還是平台鋼琴。鋼琴音域廣、音色豐富、音響可塑性高,可以為一人、數十人、數百人伴奏,也可以是獨奏樂器,鋼琴之於音樂敬拜有許多好處。問題是,在有鋼琴的教會中,有多少人懂得鋼琴應用於音樂敬拜中的特色、優勢與劣勢呢?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安息:進入恩典的節奏

作為神所造的人,我們「正常的人生」,就是在與神的連結當中活出來,活出神原本要我們活的樣子,而不只是回應週遭的期待。不是在工作之餘生活,而是在安息中工作,離開急迫、忙碌、空虛,進入恩典的節奏。

教會增長為什麼嚴重傷害了這個信仰?

日前妙禪新聞鬧得滿城風雨,真正內行的基督徒卻看得心驚膽跳,看著「感恩師父,讚嘆師父」的敬拜讚美,只要把「師父」改成「天父」,一字之差就可以完整搬給教會使用了,加上集體靈動的前搖後晃,真叫人感慨,曾幾何時,基督信仰與新興宗教竟然可以如此神似?

光宥/當祂失去耐性……

上帝是那園主,葡萄園是這個世界,我們是佃戶來經營這個世界,而那個兒子應該就是耶穌吧?我們基督徒在讀這段比喻時或許可以視自己是某些權柄的管家(佃戶),我們更應該注意要向那權柄做適當的回應,成為好的佃戶、好的管家。

鄧紹光/路德與德意志民族主義

路德也支持最高主教的意念,並且統治的諸侯可以擔任最高的聖職,這就創造了一種國家教會了,俗世的領袖以「緊急主教」來在教會的領域之中行使其權力。路德把教皇與皇帝的權力與責任,置於德意志主權統治者的手裡。

求財富轉移?特會發生了什麼事?

特會上的某些禱告,根本是正向心理學、新時代運動與吸引力法則的集大成,甚至還向神禱告,求神將世界上不義之人的錢財轉移給基督徒,已經完全超乎我的想像,畢竟就連異教徒都不會發這種禱告,而在標榜愛敵人、愛人如己的基督信仰中卻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