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自己過度勞累,就是傷害神的殿

基督徒,你是不是讓自己過得很累?我常在教會聽到「burned out」這個詞,意指太過忙碌、疲憊而讓自己耗竭殆盡的狀況。這個耗竭有可能是心靈,也有可能是身體,當然更有可能的是兩者一起。不知怎麼回事,似乎越「屬靈」的人,看起來就越忙碌、越累。

對話的起點:把人當人對待

昨天,台灣社會進入一個新的時代,新政府正式上任,舊政府下台。每隔四到八年,同樣的劇本就會重複一次。每一個國家領導人都有不同的思維,社會中不同的人也也不同的思維。在一個多元的社會中,學習「對話」是我們全體需要正視的課題。

當信仰變成一套公式時

台灣近幾年基督徒的比例明顯提高,特別在大台北等都會區,許多教會紛紛發展成巨型教會(mega church)。許多牧者特會標榜能提供教會成長的訣竅,應許參加的教會領袖,只要按照某些步驟,就能夠經歷成長。

我很好。真的?

每個上教會聚會的人都會面對一個潛在的試探。這個試探來得讓人措手不及,有時還沒意識過來,就已經向它豎白旗了。這個試探就是當有人問你:「你好嗎?」的時候,我們該如何回答。

十誡,一瞥美麗世界之窗

幾個月前一位青少年問我:「真的有地獄嗎?如果有,上帝為何要創造出地獄這麼恐怖的地方?」真是大哉問!我沈默了一下,然後問她:「你住在哪?」她說:「Arcadia(洛杉磯一個學區極佳的城市)。」「你喜歡那個社區嗎?」「不錯啊,環境整齊乾淨,教育資源豐富,公共設施也很完善。」

我與站在牆外的朋友們

在教會待得夠久後,會漸漸認識一群朋友,我稱他們為「站在牆外的朋友們」。這群朋友有個共同的特質,認為教會的人很虛偽,愛心很假,眼中只有事工,對人的關心很有目的性。他們遊走於教會邊緣,有時會來,有時會停止出現好一段時間;有些人來教會是因為朋友,還有些人是因為習慣。他們雖然會來教會,卻不認為自己是教會的一分子。

與莫特曼一起上教會

曾有人開玩笑說到,在強調多元文化的美國,種族與種族之間分隔最明顯的時刻是週日上午。非裔美人參加非裔美人教會,亞裔美人參加亞裔美人教會,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群體參加由自己群體所建立的移民教會。美國如此,世界其他地方的教會是否也是如此?

從《羅輯思維》聊聊教會

身為一個歷史的愛好者,第一次接觸到《羅輯思維》這個節目時,馬上被他吸引。漸漸地,上網觀看一集又一集的《羅輯思維》已經成為我休閒時的最佳夥伴。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沈默》:比刀劍更鋒利的威脅,就在你我心中

在江戶幕府下達禁教令的17世紀,葡萄牙的耶穌會教士洛特里哥不顧危險來到日本,尋找疑似棄教的恩師費雷拉神父。在旅途中,他目睹無數信徒因堅持信仰而慘遭折磨至死,而被迫放棄信仰的信徒則天人交戰、悔恨不斷……。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之前專職在長老教會台北大專學生中心服事,在家吃完午餐離開家門前,我的家人有時會說:「你要去上班囉?」這時我心中都會覺得怪怪的,「我是去上班嗎?我是去服事的吧?」「上班領工資很正常,服事領工資對嗎?」「那為什麼教會的司琴可以領薪資,幫忙備餐的婦女團契媽媽不行?他們不都是用自己的才能服事嗎?」

「轉型正義」的生活日常

最近與多年老友J餐敘,今年是二二八事件70週年,兩人竟聊起對於「轉型正義」的看法。餐桌上談起「轉型正義」這個嚴肅的話題,J乾了一杯台啤說:「為了食慾和助消化,我講兩個發生在自己身上,藏在心裡15年的小故事,那也是我對『轉型正義』最簡單的瞭解。」我邊吃邊聽他講故事。

為誰的榮耀而做?

我經營一家以福音預工為職志的出版社,有時我會收到一些主內讀者來信表示敝社的出版品讓他們獲益良多,但其實我更想知道非基督徒讀者對敝出版社的想法——這一類讀者群對福音書籍的反應,才是福音出版機構所該看重的。

《雪地裡的擁抱》:誰能幫助韓國找到新出路?

慰安婦,一直是日本和東亞數國之間未結的難題。二戰期間,日本在本國、殖民地與各國佔地徵召了數十萬女子,寫下一齣又一齣的歷史悲劇。長期投入此議題的婦女救援基金會表示,當初被徵召為慰安婦的台灣女子估計至少1200人,其中願意公開身份的原有58人,至今只剩3位仍在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