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享

光年/跳脫成功模式的「作見證」

基督信仰最特別之處,不是成功案例!而是當我們軟弱時、仍處病痛時、失意時、消沈時…甚至是瀕臨死亡之際,我們卻向主存著指望,這就是好見證,甚至應該說這才是見證!

你信的是整全的福音,還是自己的立場?

引用經文這件事本身沒有問題,但值得思考的是:是不是在引用、解釋之前,我們就已經有預設的立場,經文只是拿來為自己的想法背書而已?那麼在我們心中,真正掌權的究竟是神還是我們自己?在談立場之前,信仰的心態才是關鍵,因為在這些議題之前,我們的身分首先是基督徒。

與神重燃愛火的親密之旅

如果我們不清楚自己的肉體是軟弱的,就會驕傲導致跌倒;但如果我們只看到自己的軟弱,卻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內心是願意的,就會沮喪退縮。然而,神要的是我們在愛中沒有懼怕,除此之外,清楚自己蒙神喜悅,不僅帶來與神的親密,更會帶來靈命的成熟。

名牧時代終究過去了

領袖的定義已經改變了。約書亞主要的角色是責任分工而不是帶頭砍殺。眾星拱月以及眾望所歸的時代過去了。基督徒必須意識到這個事實,教會不能停留在「找接班人」的思維中,想找一個比即將退休的牧者更強的領袖,寄望他披荊斬棘,再創新局。

從夏娃的產痛談起

「男人有的女人也要有、男人沒的女人也不要」,這句話幾乎可說是激進女性主義運動最化約的原則。即使男人不需經歷的生產歷程,現代醫學可以輕易免除令女人恐懼的產痛,但創世記所載那位「增加女人產痛」的上帝,似乎就成了男性沙文主義的共犯、阻擋女性平權的元凶了?

「宗教改革」是否為倖存者偏差?

鑽研現代前期性別歷史學家魏瑟(Merry E. Wiesners)說得好,縱使新舊教對教會組成及神學信念有所不同,但在性別觀念上卻並無太大的不同,都反對女性領導,都認為女人受造的目的就是在幫助男人罷了。

《不偽裝的勇氣》:面對真實的自己,進入無懼的自由

在我所經歷過的關係當中,信任度最高的那些,都是決定不再偽裝自己,坦誠軟弱與過錯之後依舊被接納的,而這坦誠反而使得關係更緊密。在工作上也是,每當我跨越自己的恐懼,坦白說出我造成的失誤,並且與主管、同事一同解決,那種感覺實在無比自由。

怎樣的基督教大學,怎樣的國家素質

日本基督徒僅1%,因有優秀的基督教大學產生強大的影響力,使日本社會有守法、重視公共利益、避免麻煩別人的性格。那麼,台灣的基督教大學、教會學校又產生什麼影響呢?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小心宗教組織的走火入魔

雖然很虔誠的人可能會選擇將宗教組織當作主要的人際互動重心,不過任何名門正派都不會將信徒的生活圈和人際網絡牢牢地綁在自己的宗教組織內部,肯定會尊重信徒作為社會人的其他社會角色與人際網絡,鼓勵其建立均衡而健全的人際關係,在社會上好好發展,在宗教組織聚會時也好好服務。

耶和華的日子

不少基督徒以為,信仰是個人與上帝的關係,卻忽略了信仰也是人與人的關係。我們如果忽略了「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不知道追求社會公義與公平,又能比當年滅國之前的以色列人高明到哪裡去?

去辨別有人在胡說八道

如果教會裡的教導擺脫不了總是輕輕柔柔的「心靈雞湯」式的主題式講道,而不願意扎扎實實地帶領會友面對經文真正要告訴我們的意義,讓神的話語真實地刺穿我們生命的虛假與老我,那麼不論是領袖還是會友,終究,我們還是只是為了自己的好處,在聚會,在服事,在日復一日的聚會中虛度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