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的起點:把人當人對待

昨天,台灣社會進入一個新的時代,新政府正式上任,舊政府下台。每隔四到八年,同樣的劇本就會重複一次。每一個國家領導人都有不同的思維,社會中不同的人也也不同的思維。在一個多元的社會中,學習「對話」是我們全體需要正視的課題。

呂紹昌/當世界翻天覆地,神坐著為王

亞當夏娃的犯罪,殃及人與萬物。聖經直截了當的宣告:「因你的緣故,﹝地﹞將長出荊棘和蒺藜。」(創世記3章18節,自譯)墮落後的伊甸,災難無法避免。許多天災人禍,其實經常是人禍的併發症,或是人禍的苦果,至終離不開人禍。若人不悔罪轉向神,災禍只會增加,不會減少。

當信仰成為隱私,基督之愛能有多寬廣?(上)

我們在台灣常常聽到一種說法:歐洲的教會人很少,教堂都「經營」不下去了。所以有人基於這種以訛傳訛的「印象」,以為基督信仰在歐洲已經式微,歐洲恐怕是個基督教「衰弱」的地方,更有人舉出一堆歐洲的社會問題,含混不清地歸咎於歐洲多元、理性等等所謂的「進步」反而導致基督教消失。

忘我的自由:掙脫自卑與自傲的終極途徑

你怎麼看待「自己」呢?或許是在自我批評中掙扎,懷疑可能是聖靈叫自己知罪;也或許是努力透過外在表現肯定自己,卻在失去成就時便開始動搖。關於自我的問題常叫人無比煩惱,但好消息是:真正因為福音而謙卑的心,不會自恨也不會自戀、不是自卑也不是自傲,而是在祝福當中「忘記自己」,從而得到徹底的自由。

我們愛,不是因為我們投給同個候選人

2016年11月9日美國凌晨總統大選結果揭曉時,我正在台灣和朋友聚餐。回家後打開facebook,看見基督徒朋友圈的兩極反應,有人感嘆美國就此沒落,對白人福音派基督徒的投票取向感到失望,有人直稱這是上帝的手介入世俗政治的奇蹟,感謝讚美上帝的作為。

當信仰變成一套公式時

台灣近幾年基督徒的比例明顯提高,特別在大台北等都會區,許多教會紛紛發展成巨型教會(mega church)。許多牧者特會標榜能提供教會成長的訣竅,應許參加的教會領袖,只要按照某些步驟,就能夠經歷成長。

我很好。真的?

每個上教會聚會的人都會面對一個潛在的試探。這個試探來得讓人措手不及,有時還沒意識過來,就已經向它豎白旗了。這個試探就是當有人問你:「你好嗎?」的時候,我們該如何回答。

與莫特曼一起上教會

曾有人開玩笑說到,在強調多元文化的美國,種族與種族之間分隔最明顯的時刻是週日上午。非裔美人參加非裔美人教會,亞裔美人參加亞裔美人教會,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群體參加由自己群體所建立的移民教會。美國如此,世界其他地方的教會是否也是如此?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穆斯林國家的基督徒政治家:宗教動員下的政治弱勢

在當代台灣的社會裡,人們或許很難真正體會什麼是「宗教動員」,以及透過宗教動員而帶來的巨大政治影響力。然而,在許多國家裡,宗教動員卻是最好的政治動員手段之一。近期一個重要例子,就發生在今年2月中結束的印尼雅加達省長選舉過程中。

「轉型正義」的生活日常

最近與多年老友J餐敘,今年是二二八事件70週年,兩人竟聊起對於「轉型正義」的看法。餐桌上談起「轉型正義」這個嚴肅的話題,J乾了一杯台啤說:「為了食慾和助消化,我講兩個發生在自己身上,藏在心裡15年的小故事,那也是我對『轉型正義』最簡單的瞭解。」我邊吃邊聽他講故事。

為誰的榮耀而做?

我經營一家以福音預工為職志的出版社,有時我會收到一些主內讀者來信表示敝社的出版品讓他們獲益良多,但其實我更想知道非基督徒讀者對敝出版社的想法——這一類讀者群對福音書籍的反應,才是福音出版機構所該看重的。

《雪地裡的擁抱》:誰能幫助韓國找到新出路?

慰安婦,一直是日本和東亞數國之間未結的難題。二戰期間,日本在本國、殖民地與各國佔地徵召了數十萬女子,寫下一齣又一齣的歷史悲劇。長期投入此議題的婦女救援基金會表示,當初被徵召為慰安婦的台灣女子估計至少1200人,其中願意公開身份的原有58人,至今只剩3位仍在世。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之前專職在長老教會台北大專學生中心服事,在家吃完午餐離開家門前,我的家人有時會說:「你要去上班囉?」這時我心中都會覺得怪怪的,「我是去上班嗎?我是去服事的吧?」「上班領工資很正常,服事領工資對嗎?」「那為什麼教會的司琴可以領薪資,幫忙備餐的婦女團契媽媽不行?他們不都是用自己的才能服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