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享

王文堂/我們需要真理

人性是站在我們這邊的,我們有這麼大的勝算,怎麼會做出蠢事,在最需要真理的時候放棄真理?除非基督徒自己「失真」了,對本身的信仰產生懷疑,才會去與時代妥協。但那真正的基督徒,應當倚靠神,以信心面對時代的潮流,以真勝假

死刑背後,正義如何實踐?

不論在武俠小說中,或是在好萊塢超級英雄的故事中,力量可以解決許多問題,適度的暴力甚至可以成為伸張正義最有效率的管道!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使用暴力解決問題,所解決的比帶來的問題還多。

當信仰成為隱私,基督之愛能有多寬廣?(上)

我們在台灣常常聽到一種說法:歐洲的教會人很少,教堂都「經營」不下去了。所以有人基於這種以訛傳訛的「印象」,以為基督信仰在歐洲已經式微,歐洲恐怕是個基督教「衰弱」的地方,更有人舉出一堆歐洲的社會問題,含混不清地歸咎於歐洲多元、理性等等所謂的「進步」反而導致基督教消失。

打好手上的牌

實是,我們很多時沒有選擇「雀友」的可能。雖是如此,但我們仍可以自籌私人牌局,自己組腳。另一方面,上主也開檯了,邀請你成為其中一位「雀友」。那麼,你要好好享受打好手上的牌,因為與你打牌的上主,不是為了贏,而是為了團契,即一起造夢。

真實關係必備:勇氣、謙卑、接納不完美

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同意:最大的心痛,常常都來自關係。背叛、欺瞞、分手離婚、生離死別……在這個充滿罪惡與不完美的星球上,每一項都足以令我們心碎。在此同時,不只我們受到傷害,我們也成了傷害別人的人。為什麼我們面對事情的時候,似乎可以表現得很好,得到許多稱讚;但是一回到家裡,稍有不順心就對家人擺出臉色?為什麼對待最親近的人,反而傷害對方最多?為什麼關係常常都是這麼困難?

當信仰變成一套公式時

台灣近幾年基督徒的比例明顯提高,特別在大台北等都會區,許多教會紛紛發展成巨型教會(mega church)。許多牧者特會標榜能提供教會成長的訣竅,應許參加的教會領袖,只要按照某些步驟,就能夠經歷成長。

天父上帝的教會,我們的教會

當我們定義「我們」的範圍時,可能我們的父就是這個範圍的「父」了。我們在天上的父有多大,就看我們所指的「我們」有多大。這樣說起來,好像天父的尺寸是由我們來界定的,又有點不合理了。主耶穌教導的主禱文,應該是要讓我們一切受造的人,一起建立以父與兒女的關係,這是多麼美的一件事啊!

十誡第四誡——開啟愛的空間

安息日是關於紀念上帝的盟約,而不是關於我們的宗教表現。安息日的焦點是定期地中止日常生活的事務,操練被上帝「打斷」的生活方式,而不是我們個人的享樂和休閒。安息日提醒我們,真正的安息來自委身於上帝與我們所立的盟約關係,只有在對上帝全然的信靠中才能經歷得到。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政府的合法性與撤銷立法會議議員資格

香港的政治是一國兩制。一國兩制不是一個聯邦政府。按中國政府理解,兩制受制於一國,並由一國決定兩制如何運作,而這國是一個黨國。兩制如何共同建立一國不是重點,因為黨國不須要香港制度來建立。這正是矛盾的根源。

劉曉波與耶穌之名

劉曉波的死可能是更嚴重的問題:為什麼沒有A(受洗)的劉曉波比基督徒更B(行公義好憐憫)?當非基督徒比基督徒更行公義好憐憫時,基督徒的態度是說「但是我有受洗,你沒有」嗎?還是應該要自省:我們應該做得更多?

屬靈嬰孩症候群之大頭症

按保羅的話說,哥林多的疾病是:無知又自大,靈性上的驕傲;明明知識淺薄,又有一個極其強大的自我意識,這種狀況,是靈性幼稚的表現,所以,他們只是嬰孩。或可稱為為「屬靈嬰孩症候群」。偏偏哥林多人意自以為已經成年,認為自己很了不起,這豈不是大頭症麼。

愛情價更高?

其實,友誼是認識基督之愛的根本,但當今台灣教會卻普遍不重視它,或者把它搞得很膚淺,或者只把它定義為愛情的預備階段。

《不偽裝的勇氣》:面對真實的自己,進入無懼的自由

在我所經歷過的關係當中,信任度最高的那些,都是決定不再偽裝自己,坦誠軟弱與過錯之後依舊被接納的,而這坦誠反而使得關係更緊密。在工作上也是,每當我跨越自己的恐懼,坦白說出我造成的失誤,並且與主管、同事一同解決,那種感覺實在無比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