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享

我與站在牆外的朋友們

在教會待得夠久後,會漸漸認識一群朋友,我稱他們為「站在牆外的朋友們」。這群朋友有個共同的特質,認為教會的人很虛偽,愛心很假,眼中只有事工,對人的關心很有目的性。他們遊走於教會邊緣,有時會來,有時會停止出現好一段時間;有些人來教會是因為朋友,還有些人是因為習慣。他們雖然會來教會,卻不認為自己是教會的一分子。

「傳揚論壇」發刊詞/林信良

2016年初,台灣人民剛經歷了一次全面的政黨輪替,對基督徒來說,立法委員選舉或許更有看頭,首次出現兩個以宗教為價值的政黨,激發許多正反討論;無獨有偶,在香港、北美等地,也正經歷著社會事件與信仰連結的爭議,基督徒在香港爭普選的議題上該怎麼判斷?面對自稱基督徒的唐納川普在公開場合上說出的爭議言論,基督徒對此看法也呈現兩極。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那絆倒人的有禍了

教會領袖的言行不一,是最容易使會眾跌倒的原因。晚近許多國家的教會(無論是天主教或新教)都出現聚會人數銳減的現象,特別是年輕的世代越來越少到教會。除了教會的教導經常與會眾生活實際面對的問題脫節外,教會領袖令人不敢恭維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正是為了福音,所以計較那麼多

基督徒以什麼動機、態度、如何參與社會議題,又是用多大的強度參與哪一類議題,不能與其他人相同,而必須用合乎自己身分的方式,以免羞辱了自己的主,虧缺了上帝的榮耀。因為他們言行所顯明出來的,是基督教的整體見證。這才是基督徒應該最關切的事。

悼念K.T

近年來在一些社會議題的正反方意見表述上,經常可看基督徒甚至教會動員的身影,J.P認為,參與社運的基督徒,很需要帶著「健康」的盼望。更重要的是,教會如果要關心社會,要建構一種能夠帶出盼望的公共神學。

「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從公民角度思考(二)

全球公民有助基督徒理解他們在世界的角色,但這不等於基督徒身分是由全球公民界定,因為基督徒的政治是上主國,不是從政治理念而來;基督徒的道德是教會,不是倫理理論而來;基督徒的經濟是上主創造與救贖,不是從經濟理念而來;基督徒的文化是聖靈,不是從自由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