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莫特曼一起上教會

曾有人開玩笑說到,在強調多元文化的美國,種族與種族之間分隔最明顯的時刻是週日上午。非裔美人參加非裔美人教會,亞裔美人參加亞裔美人教會,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群體參加由自己群體所建立的移民教會。美國如此,世界其他地方的教會是否也是如此?

當信仰成為隱私,基督之愛能有多寬廣?(上)

我們在台灣常常聽到一種說法:歐洲的教會人很少,教堂都「經營」不下去了。所以有人基於這種以訛傳訛的「印象」,以為基督信仰在歐洲已經式微,歐洲恐怕是個基督教「衰弱」的地方,更有人舉出一堆歐洲的社會問題,含混不清地歸咎於歐洲多元、理性等等所謂的「進步」反而導致基督教消失。

我很好。真的?

每個上教會聚會的人都會面對一個潛在的試探。這個試探來得讓人措手不及,有時還沒意識過來,就已經向它豎白旗了。這個試探就是當有人問你:「你好嗎?」的時候,我們該如何回答。

潘霍華與青年事工

教會老化是許多歐美教會的焦慮,和嬰兒潮世代相比,年輕的千禧世代留在教會內的比例偏低,許多宏偉的教會建築中,週末做禮拜的人寥寥無幾,而且年齡普遍偏大。年輕人到哪去了?

從《羅輯思維》聊聊教會

身為一個歷史的愛好者,第一次接觸到《羅輯思維》這個節目時,馬上被他吸引。漸漸地,上網觀看一集又一集的《羅輯思維》已經成為我休閒時的最佳夥伴。

死刑背後,正義如何實踐?

不論在武俠小說中,或是在好萊塢超級英雄的故事中,力量可以解決許多問題,適度的暴力甚至可以成為伸張正義最有效率的管道!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使用暴力解決問題,所解決的比帶來的問題還多。

當信仰變成一套公式時

台灣近幾年基督徒的比例明顯提高,特別在大台北等都會區,許多教會紛紛發展成巨型教會(mega church)。許多牧者特會標榜能提供教會成長的訣竅,應許參加的教會領袖,只要按照某些步驟,就能夠經歷成長。

對話的起點:把人當人對待

昨天,台灣社會進入一個新的時代,新政府正式上任,舊政府下台。每隔四到八年,同樣的劇本就會重複一次。每一個國家領導人都有不同的思維,社會中不同的人也也不同的思維。在一個多元的社會中,學習「對話」是我們全體需要正視的課題。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呂紹昌/勸讀聖經是必要的老生常談

後現代主義思潮是西方哲學思想界給全球的一個怪胎,解構了已經穩定千百年來的傳統權威與真理,是不少自許思想自由開放胸襟寬大的人士所津津樂道的貢獻,而非西方世界也常奉為圭臬,爭相捧香跪拜。

基督徒如何看待以巴衝突?(一)

身為一個當代基督徒,每當看到關於以巴衝突的新聞的時候,心中必然充滿了複雜的情緒。因為平常在聖經當中所讀到的許多舊約經文,總是可以看到上帝對以色列這個民族的應許是以當今巴勒斯坦這塊土地為基礎;然而,這塊上帝的應許之地卻是當代世界衝突程度最高的地區之一。

甚囂塵上的謊言與造謠

最近一陣子的台灣,很不平靜,意圖說謊造謠、抹黑政府的事情,接二連三。像是抗議年金改革派,在Line群組中瘋傳總統府將派衛兵以機關槍掃射抗議群眾的照片。事實是,那個持槍照片是當年馬英九執政時,有人駕駛卡車衝撞總統府,衛兵當時的持槍照片。

戰爭兒童的省思──我們的愛心純粹嗎?

從前從前,有個小女孩從小父母離異,雙方都不想養育她,於是她與同在一個城市裡的外婆同住,直到戰亂發生,外婆把她和她的狗送上火車,要她去鄉下的祖母家避難。她在祖母家度過平靜的夏天和冬天,直到戰火也在鄉下蔓延開來,她的狗被流彈擊斃,於是祖母把她送上一艘船,免得她也死於槍林彈雨。

政治與宗教:論政治人的上主感召

有基督徒(包括天主教徒與新教徒)政治人說「上主感召他參與政治選舉」不是甚麼新事,但每一次出現都會惹來討論。今次事件主角是林鄭月娥(剛辭任政務司司長,並準備參與香港行政長官選舉)。按《蘋果日報》報導,她說「上主感召我」後,網民對她的上主感召有不同程度和層面的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