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奈的花園

位於烏普薩拉市中心、市立圖書館對面、有座黃色圍牆圍起來的花園,從牆邊到菲利斯河邊咖啡店林立,這裡就是著名的「林奈花園」(Linnéträgåden)。

與葛倫斯一起上教會——多元社會中的教會生活

我們活在一個日益多元的社會中,每個人所關注的議題和觀點多少會有差異 ,而「尊重」和「包容」成為不斷被強調的價值。然而真實的情況是,人們傾向和志趣相同,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而漸漸疏離與自己興趣和觀點不同的人。

當信仰成為隱私,基督之愛能有多寬廣?(下)

在今年6月市政府財務吃緊以前,烏普薩拉也和瑞典其他地區一樣,由市政府出資聘請各種語言的教師共約800人,讓學前班(相當於台灣小一)到九年級(相當於台灣高中一年級)的外籍學生,或生於瑞典但具有外國背景的學生,免費學習母語課。市政府公布的課綱載明,外籍學生有權用自己的母語學習瑞典語。

與莫特曼一起上教會

曾有人開玩笑說到,在強調多元文化的美國,種族與種族之間分隔最明顯的時刻是週日上午。非裔美人參加非裔美人教會,亞裔美人參加亞裔美人教會,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群體參加由自己群體所建立的移民教會。美國如此,世界其他地方的教會是否也是如此?

當信仰成為隱私,基督之愛能有多寬廣?(上)

我們在台灣常常聽到一種說法:歐洲的教會人很少,教堂都「經營」不下去了。所以有人基於這種以訛傳訛的「印象」,以為基督信仰在歐洲已經式微,歐洲恐怕是個基督教「衰弱」的地方,更有人舉出一堆歐洲的社會問題,含混不清地歸咎於歐洲多元、理性等等所謂的「進步」反而導致基督教消失。

我很好。真的?

每個上教會聚會的人都會面對一個潛在的試探。這個試探來得讓人措手不及,有時還沒意識過來,就已經向它豎白旗了。這個試探就是當有人問你:「你好嗎?」的時候,我們該如何回答。

潘霍華與青年事工

教會老化是許多歐美教會的焦慮,和嬰兒潮世代相比,年輕的千禧世代留在教會內的比例偏低,許多宏偉的教會建築中,週末做禮拜的人寥寥無幾,而且年齡普遍偏大。年輕人到哪去了?

從《羅輯思維》聊聊教會

身為一個歷史的愛好者,第一次接觸到《羅輯思維》這個節目時,馬上被他吸引。漸漸地,上網觀看一集又一集的《羅輯思維》已經成為我休閒時的最佳夥伴。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沈默》:比刀劍更鋒利的威脅,就在你我心中

在江戶幕府下達禁教令的17世紀,葡萄牙的耶穌會教士洛特里哥不顧危險來到日本,尋找疑似棄教的恩師費雷拉神父。在旅途中,他目睹無數信徒因堅持信仰而慘遭折磨至死,而被迫放棄信仰的信徒則天人交戰、悔恨不斷……。

《雪地裡的擁抱》:誰能幫助韓國找到新出路?

慰安婦,一直是日本和東亞數國之間未結的難題。二戰期間,日本在本國、殖民地與各國佔地徵召了數十萬女子,寫下一齣又一齣的歷史悲劇。長期投入此議題的婦女救援基金會表示,當初被徵召為慰安婦的台灣女子估計至少1200人,其中願意公開身份的原有58人,至今只剩3位仍在世。

為誰的榮耀而做?

我經營一家以福音預工為職志的出版社,有時我會收到一些主內讀者來信表示敝社的出版品讓他們獲益良多,但其實我更想知道非基督徒讀者對敝出版社的想法——這一類讀者群對福音書籍的反應,才是福音出版機構所該看重的。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之前專職在長老教會台北大專學生中心服事,在家吃完午餐離開家門前,我的家人有時會說:「你要去上班囉?」這時我心中都會覺得怪怪的,「我是去上班嗎?我是去服事的吧?」「上班領工資很正常,服事領工資對嗎?」「那為什麼教會的司琴可以領薪資,幫忙備餐的婦女團契媽媽不行?他們不都是用自己的才能服事嗎?」

穆斯林國家的基督徒政治家:宗教動員下的政治弱勢

在當代台灣的社會裡,人們或許很難真正體會什麼是「宗教動員」,以及透過宗教動員而帶來的巨大政治影響力。然而,在許多國家裡,宗教動員卻是最好的政治動員手段之一。近期一個重要例子,就發生在今年2月中結束的印尼雅加達省長選舉過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