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享

莫讓聖經成為道德方程式

背標準答案是很填鴨教育思想的學習方式,對於思辨能力的培養卻不見得有幫助。遺憾的是,這套將聖經化約分拆成問答集,讓弟兄姊妹背誦各種問題的標準答案式的填鴨教育思維卻也滲透進台灣教會,甚至透過某些「屬靈權威」的加持,在教會裡更加被鞏固。

傳揚論壇週年紀念,謝謝作者、讀者、奉獻者的支持

一年前的母親節隔天,在台福傳播中心林信良總編的號召下,和幾個教會青壯輩一同成立了「傳揚論壇」網路平台。我們也很高興用這種跟著「節日」的方式來紀念週年,而不是固定在月曆上的某個日期。藉由邀請台灣、北美、香港等地的駐站專欄作家,傳揚論壇開創了一個以基督信仰為根基,剖析社會時事的園地。

競爭力,有事嗎?

從競爭力至上的觀點來看,亞伯蘭父子真是弱爆了!他們也確實是懦夫,為了怕被殺,連夫妻關係都不敢承認。但這段記載見證的是,即使像他們這樣競爭下的「魯蛇」、情願做龜公也要苟活的孬男,上帝也陪伴他們、賜給他們長遠的祝福。

我們記憶的是同一個宗教改革嗎?

不少人對500年前宗教改革的那段歷史與其神學的理解,存有二種迷思。一是認為,宗教改革是完全去性別的,與性別無涉。原因在於諸多對此時期進行的歷史研究只從男性中心的角色去作爬梳條理。其二便是認定,由於新教對性採取較舊教更為正面肯定的態度,連帶地提昇了婦女當時的社會地位。

做神學,所為何事

失去神學的聲音,華人、台灣教會面對瞬息萬變的社會,很難提出強而有力的回應,宣教策略沒有紮實的神學為基礎,難免出現荒腔走板的言論與行徑。沒有神學的教會,怪不得亂象頻傳,有時鑽石、金粉、機票亂亂飛,有時陷入權力誘惑,或是與整個社會脫節,因為失去了神學的思辨與討論能力,教會難以與社會對話。

王文堂/我們需要真理

人性是站在我們這邊的,我們有這麼大的勝算,怎麼會做出蠢事,在最需要真理的時候放棄真理?除非基督徒自己「失真」了,對本身的信仰產生懷疑,才會去與時代妥協。但那真正的基督徒,應當倚靠神,以信心面對時代的潮流,以真勝假

MM牧者

「只溶你口,不溶你手」的MM牧師,跟包裹糖衣的MM巧克力一樣,外表也有符合一般人對牧者標準期待的糖衣,善用外在形象的塑造與宣講手法來主導傳揚信息的內容。

到底要冷?還是要熱?

但我也很在意的是,上帝在啟示錄是提到:「我倒願意你或冷或熱!」但就像我前面說的,上帝真的是一個善於信手拈來的教導者,用當地人最熟悉的情境最熟悉的語言來教導。那上帝為何是將「冷」、「熱」並列呢?而不是說,希望你們熱起來。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劉曉波與耶穌之名

劉曉波的死可能是更嚴重的問題:為什麼沒有A(受洗)的劉曉波比基督徒更B(行公義好憐憫)?當非基督徒比基督徒更行公義好憐憫時,基督徒的態度是說「但是我有受洗,你沒有」嗎?還是應該要自省:我們應該做得更多?

愛情價更高?

其實,友誼是認識基督之愛的根本,但當今台灣教會卻普遍不重視它,或者把它搞得很膚淺,或者只把它定義為愛情的預備階段。

政府的合法性與撤銷立法會議議員資格

香港的政治是一國兩制。一國兩制不是一個聯邦政府。按中國政府理解,兩制受制於一國,並由一國決定兩制如何運作,而這國是一個黨國。兩制如何共同建立一國不是重點,因為黨國不須要香港制度來建立。這正是矛盾的根源。

屬靈嬰孩症候群之大頭症

按保羅的話說,哥林多的疾病是:無知又自大,靈性上的驕傲;明明知識淺薄,又有一個極其強大的自我意識,這種狀況,是靈性幼稚的表現,所以,他們只是嬰孩。或可稱為為「屬靈嬰孩症候群」。偏偏哥林多人意自以為已經成年,認為自己很了不起,這豈不是大頭症麼。

白紗在涅,使之共白

荀子說:「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紗在涅,與之俱黑」,這句話的意思是指環境可以完全左右我們的行為,就像生長在麻叢中的柔軟蓬草,也會長得很直,失去原來的形貌;而混在黑泥中的白紗,也會變成濁黑色。這個時候我們也會想到另一個小孩,他做什麼像什麼,住在墳區附近Si-So-Mi就吹的一流,讓他媽媽成為換屋達人,還留下了「昔孟母、擇鄰處」換了三次房,還越換地段越好的奧妙故事! 這樣的故事在我們身邊其實也不斷發生,有經驗過嗎?為了讀明星學區的學校早早就要寄戶口,甚至要一出生就要住在那裡,才能讀到好學校。賺了多一點錢就搬到一個比較好的學區,原本公司環境不好就想要跳槽到比較好的公司。這很正常,因為我們知道所處的環境不好,會影響到我們「個人」,在混亂的環境中的個體是不會健康的。 雖然不想再提不久前逝世的劉曉波,但,來到這裡,不禁想起他的一件事。劉曉波在中國所觸犯的是思想罪、言論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般多判3、4年而已,鮮少判刑超過10年的,按觀察家的推斷,中國當權者是想以重刑迫使劉曉波流亡海外,就如其他異議人士一樣。然而劉卻矢志留在中國,其影響力也不因長期關押下降,還與日俱增,直到了201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成全球焦點。 矢志留在中國,真是個反常的決定。有多少六四的民運人士離開了中國,成為流亡海外無法返「家」的流亡人士,在海外成為著名的學者不在少數,也持續為中國的民主發聲。跟我們一樣,我們常當選擇環境的人,因為這件事情成本低了許多,也保險許多,至少不用喪失生命吧! 曾閱讀到一則新聞,一名住在德國的11歲男孩Felix Finkbeiner發起了「少說話,多植樹」(stop talking. start planting.)活動,得到了來自56個國家的132名兒童的響應,他們承諾植樹100萬棵。這男孩看來就是個笨蛋,他想要用自己小小的力量改變環境,希望「白紗在涅,使之共白」。我們或許會同意他的觀念,多種樹好,但會想他小小的力量能改變什麼?污染那麼嚴重,溫室效應不會改善的!特別是川普又退出了環境協議……。 幸虧我們的耶穌不是這樣想,2000年前他一個人的受釘又怎麼樣,我們推估一下,當時不過數萬人在場或知道這事吧?這世界污染的這麼重,真是幸虧耶穌成本成本效益分析沒學好,讓我們今日仍能聽著這個福音。 耶穌所做的事什麼事?是用他軟弱「人子」的身份,改變這個世界;而傳他福音的使徒,也用自己小小的力量走遍羅馬;宣教士也用一己之力,來到台灣這個遠的要命的地方。從耶穌到宣教士,他們沒有好的環境,所選擇的不是擇臨處,而是改變這個環境,從被動的離開,到主動的改造!真是螳臂擋車,像耶穌一樣! 不想吹捧劉曉波,也無意將他拿來跟耶穌類比,這太有爭議了,劉曉波也是個「人」,一個跟多數人一樣軟弱的人。我最想拿來類比的還是基督徒,我們是不是願意在最艱困的環境下「作見證」,讓人看見我們而心有所感的嘆口氣說:「基督徒真好!」 或許不求「白紗在涅,使之共白」,這太困難了!變成「白紗在涅,與之俱黑」這樣也對自己太沒信心了!或許試著讓我們身邊的黑暗多一點光明即可,默默支持像那個德國男孩的行動,鼓勵他一句,而不是先唱衰他;盡力在買飲料用個環保杯;當人在說三道四時,不要火上加油,其實有太多太多的小事,可以讓人開心的看見「原來你是基督徒!」不要急著換一個安全、舒適之地,而是讓這地因著我們而稍有不同吧! (封面相片來源:Plant-for-the-Planet FB;Felix Finkbeiner於UN發表演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