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享

呂紹昌/當世界翻天覆地,神坐著為王

亞當夏娃的犯罪,殃及人與萬物。聖經直截了當的宣告:「因你的緣故,﹝地﹞將長出荊棘和蒺藜。」(創世記3章18節,自譯)墮落後的伊甸,災難無法避免。許多天災人禍,其實經常是人禍的併發症,或是人禍的苦果,至終離不開人禍。若人不悔罪轉向神,災禍只會增加,不會減少。

忘我的自由:掙脫自卑與自傲的終極途徑

你怎麼看待「自己」呢?或許是在自我批評中掙扎,懷疑可能是聖靈叫自己知罪;也或許是努力透過外在表現肯定自己,卻在失去成就時便開始動搖。關於自我的問題常叫人無比煩惱,但好消息是:真正因為福音而謙卑的心,不會自恨也不會自戀、不是自卑也不是自傲,而是在祝福當中「忘記自己」,從而得到徹底的自由。

教養與牧養——很愛你,但你不是世界的中心

在開車帶孩子上學的路上,有時我會對孩子說:「我超級無敵……愛你。」兒子也會大聲地回答:「爸爸,我巴斯光年宇宙……愛你。」「超級無敵」和「巴斯光年宇宙」其實只是形容詞,目的是在強調「愛」的程度……。

讓自己過度勞累,就是傷害神的殿

基督徒,你是不是讓自己過得很累?我常在教會聽到「burned out」這個詞,意指太過忙碌、疲憊而讓自己耗竭殆盡的狀況。這個耗竭有可能是心靈,也有可能是身體,當然更有可能的是兩者一起。不知怎麼回事,似乎越「屬靈」的人,看起來就越忙碌、越累。

從夏娃的產痛談起

「男人有的女人也要有、男人沒的女人也不要」,這句話幾乎可說是激進女性主義運動最化約的原則。即使男人不需經歷的生產歷程,現代醫學可以輕易免除令女人恐懼的產痛,但創世記所載那位「增加女人產痛」的上帝,似乎就成了男性沙文主義的共犯、阻擋女性平權的元凶了?

林奈的花園

位於烏普薩拉市中心、市立圖書館對面、有座黃色圍牆圍起來的花園,從牆邊到菲利斯河邊咖啡店林立,這裡就是著名的「林奈花園」(Linnéträgåden)。

與葛倫斯一起上教會——多元社會中的教會生活

我們活在一個日益多元的社會中,每個人所關注的議題和觀點多少會有差異 ,而「尊重」和「包容」成為不斷被強調的價值。然而真實的情況是,人們傾向和志趣相同,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而漸漸疏離與自己興趣和觀點不同的人。

當信仰成為隱私,基督之愛能有多寬廣?(下)

在今年6月市政府財務吃緊以前,烏普薩拉也和瑞典其他地區一樣,由市政府出資聘請各種語言的教師共約800人,讓學前班(相當於台灣小一)到九年級(相當於台灣高中一年級)的外籍學生,或生於瑞典但具有外國背景的學生,免費學習母語課。市政府公布的課綱載明,外籍學生有權用自己的母語學習瑞典語。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的義

對基督徒而言,面對讓人心生恐懼與怒氣的社會案件,不是隨著世界與老我的直覺去「反應」,去「發怒」。也無須對媒體中聳動的報導感到恐慌。因為知道基督是我們唯一的盼望,我們就不再被這個世界的怒氣和恐懼所挾制。

生死之間

對死亡禁忌,對生命輕忽,是台灣社會無法承受的重量。若說,傅達仁的「加工自殺」,挑戰了台灣基督徒的道德底限,不值得被鼓勵或討論;那像「領養孩子」這種符合基督信仰精神的生命觀,又多少人能夠敞開心胸來好好愛一場呢?

重建基督教信仰中新好男人的形象

不單福音書,在天主教的神學中,作為養父的約瑟,在聖家庭裡的身分其實也很是尷尬!為了耶穌作為基督,他得放棄了初夜,之後,為了馬利亞作為聖母,他更是甘心成為鰥夫,從未與妻子行房,終身棄絕成為丈夫和父親的權利。所以,在聖像畫的傳統中,他如同馬利亞一樣,是以純潔的百合花作為象徵的。

服飾與服事

我們的服飾有著文化、宗教與社會意義的,也影響了我們服事的群體。醫院的牧者身穿粉色或是淺藍色牧師服時,代表著對台灣習俗的寬容與接納。今日我們可以看到原住民牧師以原住民的圖騰展現自身的身分認同,客家牧者的牧師服能用藍染花布作為點綴。不同的衣物有社會性的理由,帶著某種文化、宗教與社會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