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不服從」與「順服權柄」的兩難?

兩年多前發生318學運(太陽花學運)時,基督徒對於如何看待學運,特別是對於「順服權柄」的教導內容,有著不同的論述說法,也引發一些爭論。時至去年,發生幾次反對民法修法的集會衝突抗議行動,雖然在網路或基督教媒體上,甚少再看到有關「順服權柄」的教導論述,但在面對越來越多的社會議題和爭議,有個主題仍值得繼續探討,即是:個人的「公民不服從」是否與「順服權柄」相衝突?

教養與牧養——破碎資訊中的信仰大敘事

前幾天兒子問我,熊有沒有尾巴?我努力搜尋腦海中各樣熊的畫面,最後弱弱地回答他:「沒有。」他又問:「為什麼熊沒有尾巴?」短短一分鐘內,我試著用各樣的方式回答:「因為上帝創造熊的時候就是這樣啊。」「為什麼?」「因為熊不需要用到尾巴啊。」「為什麼?」「因為……」「為什麼?」

新年的期盼

舊的一年過去、新的一年來臨,又到了立志向的時候。有人立志要每天運動30分鐘,有人立志每個月讀一本書、或一年讀完聖經一遍,有人立志每個月減重1公斤,也有人立志要加薪、晉升事業有成,也有人想要學會一種新語言……五花八門不一而足。

馬槽中的耶穌,同在的福音

剛到美國求學時,寫學術文章最大的窘境就是要用「客觀中立的口吻」來陳述自己「主觀的立場」,努力把「我認為……」寫成「根據……,我們可以合理地推斷……」。這樣的訓練當然有好處,幫助我去審視自己論述內容是否符合邏輯和理性,而不是憑一己之好就下定論。

愛是一個動詞

「愛」,很可能是目前日常社交生活中使用最頻繁的字眼了,不只年輕世代開口閉口會說「我愛你」,那些讓人電到、激情、迷戀,半夜睡覺也會偷笑,很High、有FU,讓我們Fall in love感覺良好的浪漫。基督徒當中當然也普遍使用,從所唱的詩歌、彼此見面問安的用語即可略知一二。

往各各他的路——在公共空間忠心跟隨耶穌

近來台灣因同性婚姻的議題引起基督徒間的激辯,也引發基督徒和同志運動者之間的張力。在這些張力背後,顯出一個比同性婚姻合法否更重要的議題:在多元社會中,人們如何與不同信仰的人一起生活?面對公共議題,基督徒有沒有權利從信仰出發表達對議題的看法?又應不應要求社會中的其他成員按我們的方式生活?

突破生命的重圍──常常練習得勝者的7個態度

北宋有個叫陳堯咨的人善於射箭。當時的人都知道,他是個百發百中的射箭高手,所以大家對他都很敬佩。陳堯咨受到大家稱讚之後,覺得自己的本領已是天下無雙,便驕傲自滿起來。一天,陳堯咨又在靶場表演百步穿楊的絕技。一箭射出,把又細又軟的柳枝條射斷了。觀眾們看得大聲喝彩,並要求他再來一次。

我們愛,不是因為我們投給同個候選人

2016年11月9日美國凌晨總統大選結果揭曉時,我正在台灣和朋友聚餐。回家後打開facebook,看見基督徒朋友圈的兩極反應,有人感嘆美國就此沒落,對白人福音派基督徒的投票取向感到失望,有人直稱這是上帝的手介入世俗政治的奇蹟,感謝讚美上帝的作為。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OOX,它是活的!?

文學,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即使台灣人口識字率極高,但對許多台灣人來說,文學意同八股、假清高,其價值無法換算為金錢,因此形同廢物。但對整個歐洲社會來說,文學,是一個人學習成為人的重要根據。因為文學最務實的功能,在於使人活得更有智慧,更接近上帝最初造人的整全。

為什麼《赴湯蹈火》?

入圍2016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的《赴湯蹈火》,結束在一個充滿詩意的長鏡頭:畫面從退休警探的汽車逐漸遠離的大草原景象向下,沉入到荒草中,最後定焦在近景內的穀物上,陽光從中析透而出,在最後一刻,將觀眾的目光引領到全片未曾提到的土地與作物。

青年世代的心,教會抓得住嗎?

面對自動化科技崛起,即將造成成千上萬人失業,落入貧困光景,教會有什麼有效的應對與反制之道嗎?Uber與計程車產業之爭,教會能提出什麼有效的建言嗎?科技不斷推陳出新,科學早已把教會這個曾經的對手拋到腦後,懶得理睬,教會毫無將科學拉回辯論場的能力。

信仰核心是聽講道?

長久以來,「基督徒」跟「作禮拜」幾乎畫上等號!基督徒不作禮拜就是很不好的基督徒。那麼,「作禮拜」的重心是什麼呢?毫無疑問,就是「聽講道」。可以錯過前面唱詩歌(反正唱歌也是為了等人?)絕不能錯過聽講道,台語稱為「聽道理」。

七警被判後的警察:更新還是沉淪

這幾天香港重要事件之一,應算是七名警員襲擊示威者曾健超被判罪成,入獄兩年。 這事發生於2014年10月15日(雨傘運動佔領期間),距今已有兩年多了。特別對於當事人和那些曾受警察襲擊的人來說,這遲來的公義不只還當事人一個公道,更見證著香港司法是獨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