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與牧養——父母失職了?!

我有兩個兒子,老大從小就很愛看書,一歲多時就能坐在一堆書中,翻閱不同的故事書,有時一坐就是幾十分鐘。那時,我以為自己身教很成功,因為自己愛看書,於是培養出一個愛看書的孩子。

面對生命的巨山

「愚公移山」這句成語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故事,這則故事與耶穌對「信心」的教導極為相似,耶穌曾對門徒說:「是因你們的信心小。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挪到那邊。』它也必挪去;並且你們沒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馬太福音17章20節)

棄絕新的教導——照猶太曆過日子?

不知道讀者有沒有發現,基督徒比一般人忙碌,因為基督徒有自己的潮流要跟隨,我們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出現新的流行。最近流行什麼?最近流行要照猶太曆過日子。大家都知道我們有農曆,許多長輩都是照農曆過日子,包括生日甚至出門看吉凶都使用農曆。

接住上帝傳來的好球

每種球類比賽總有它的規則,像籃球是人人要搶;而躲避球則是能閃則閃。前者是搶,後者是躲。「搶」與「躲」也像是現代人接到生命挑戰的態度。如果把球視為生命中的困難,每一球則是從上帝那兒傳來的,那麼,我們將會去「搶」?還是「躲」呢?

不再憂慮的關鍵

「憂慮」對現代人而言,是非常熟悉的狀態,人們幾乎每天與高壓共處,這些因壓力而憂慮的原因,包括外在的環境,像是景氣不好,工作難找、消費力低、物質一直漲;也包括內在層面如心裡不平、不踏實等。

若聖經正典有差誤,信仰何能不出錯?

宗教信仰若缺乏穩固的根基,則其教義的可靠性恐與鄉野/都會傳奇相去不遠,所謂的靈驗或神聖經驗,也可能只是信仰群體內一套意識形態不斷地灌輸,所產生的自我良好感覺而已。基督教是建立在拿撒勒人耶穌復活的歷史事實之上,而聖經是基督教信仰的權威,此乃大公教會之共識應無疑義,即便各宗派對於聖經權威的理解稍有差異。

教養與牧養——培養孩子,不是軍火競賽

我們活在一個快速變遷的時代;身為父母,對預備孩子面對未來的世界備感壓力,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預備他們。於是,我們隨坡逐流,身邊的朋友怎麼做,就跟著他們的腳步補英文、學算術、跳芭雷、練跆拳、加入球隊……。

讓上帝來改寫歷史

詩人大衛曾禱告:「我要一心稱謝耶和華;我要傳揚你一切奇妙的作為。我要因你歡喜快樂;至高者啊,我要歌頌你的名!我的仇敵轉身退去的時候,他們一見你的面就跌倒滅亡。因你已經為我伸冤,為我辨屈;你坐在寶座上,按公義審判。你曾斥責外邦,你曾滅絕惡人;你曾塗抹他們的名,直到永永遠遠。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該向菲律賓天主教會學習的功課

菲律賓天主教徒本月18日在馬尼拉示威,抗議該國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濫用非法手段殺人。這是菲律賓天主教會最新一波與強人對抗的行動。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以掃毒為名,授權警方濫用體制外的獵人,捕殺被貼上販毒嫌疑的人士。結果菲國警方「假辦案、真勒索」,栽贓製造業績等醜聞始終不斷。

為誰的榮耀而做?

我經營一家以福音預工為職志的出版社,有時我會收到一些主內讀者來信表示敝社的出版品讓他們獲益良多,但其實我更想知道非基督徒讀者對敝出版社的想法——這一類讀者群對福音書籍的反應,才是福音出版機構所該看重的。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之前專職在長老教會台北大專學生中心服事,在家吃完午餐離開家門前,我的家人有時會說:「你要去上班囉?」這時我心中都會覺得怪怪的,「我是去上班嗎?我是去服事的吧?」「上班領工資很正常,服事領工資對嗎?」「那為什麼教會的司琴可以領薪資,幫忙備餐的婦女團契媽媽不行?他們不都是用自己的才能服事嗎?」

《沈默》:比刀劍更鋒利的威脅,就在你我心中

在江戶幕府下達禁教令的17世紀,葡萄牙的耶穌會教士洛特里哥不顧危險來到日本,尋找疑似棄教的恩師費雷拉神父。在旅途中,他目睹無數信徒因堅持信仰而慘遭折磨至死,而被迫放棄信仰的信徒則天人交戰、悔恨不斷……。

《雪地裡的擁抱》:誰能幫助韓國找到新出路?

慰安婦,一直是日本和東亞數國之間未結的難題。二戰期間,日本在本國、殖民地與各國佔地徵召了數十萬女子,寫下一齣又一齣的歷史悲劇。長期投入此議題的婦女救援基金會表示,當初被徵召為慰安婦的台灣女子估計至少1200人,其中願意公開身份的原有58人,至今只剩3位仍在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