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與牧養——破碎資訊中的信仰大敘事

前幾天兒子問我,熊有沒有尾巴?我努力搜尋腦海中各樣熊的畫面,最後弱弱地回答他:「沒有。」他又問:「為什麼熊沒有尾巴?」短短一分鐘內,我試著用各樣的方式回答:「因為上帝創造熊的時候就是這樣啊。」「為什麼?」「因為熊不需要用到尾巴啊。」「為什麼?」「因為……」「為什麼?」

新年的期盼

舊的一年過去、新的一年來臨,又到了立志向的時候。有人立志要每天運動30分鐘,有人立志每個月讀一本書、或一年讀完聖經一遍,有人立志每個月減重1公斤,也有人立志要加薪、晉升事業有成,也有人想要學會一種新語言……五花八門不一而足。

馬槽中的耶穌,同在的福音

剛到美國求學時,寫學術文章最大的窘境就是要用「客觀中立的口吻」來陳述自己「主觀的立場」,努力把「我認為……」寫成「根據……,我們可以合理地推斷……」。這樣的訓練當然有好處,幫助我去審視自己論述內容是否符合邏輯和理性,而不是憑一己之好就下定論。

愛是一個動詞

「愛」,很可能是目前日常社交生活中使用最頻繁的字眼了,不只年輕世代開口閉口會說「我愛你」,那些讓人電到、激情、迷戀,半夜睡覺也會偷笑,很High、有FU,讓我們Fall in love感覺良好的浪漫。基督徒當中當然也普遍使用,從所唱的詩歌、彼此見面問安的用語即可略知一二。

往各各他的路——在公共空間忠心跟隨耶穌

近來台灣因同性婚姻的議題引起基督徒間的激辯,也引發基督徒和同志運動者之間的張力。在這些張力背後,顯出一個比同性婚姻合法否更重要的議題:在多元社會中,人們如何與不同信仰的人一起生活?面對公共議題,基督徒有沒有權利從信仰出發表達對議題的看法?又應不應要求社會中的其他成員按我們的方式生活?

突破生命的重圍──常常練習得勝者的7個態度

北宋有個叫陳堯咨的人善於射箭。當時的人都知道,他是個百發百中的射箭高手,所以大家對他都很敬佩。陳堯咨受到大家稱讚之後,覺得自己的本領已是天下無雙,便驕傲自滿起來。一天,陳堯咨又在靶場表演百步穿楊的絕技。一箭射出,把又細又軟的柳枝條射斷了。觀眾們看得大聲喝彩,並要求他再來一次。

我們愛,不是因為我們投給同個候選人

2016年11月9日美國凌晨總統大選結果揭曉時,我正在台灣和朋友聚餐。回家後打開facebook,看見基督徒朋友圈的兩極反應,有人感嘆美國就此沒落,對白人福音派基督徒的投票取向感到失望,有人直稱這是上帝的手介入世俗政治的奇蹟,感謝讚美上帝的作為。

棄絕新的教導——照猶太曆過日子?

不知道讀者有沒有發現,基督徒比一般人忙碌,因為基督徒有自己的潮流要跟隨,我們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出現新的流行。最近流行什麼?最近流行要照猶太曆過日子。大家都知道我們有農曆,許多長輩都是照農曆過日子,包括生日甚至出門看吉凶都使用農曆。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王文堂/我們需要真理

人性是站在我們這邊的,我們有這麼大的勝算,怎麼會做出蠢事,在最需要真理的時候放棄真理?除非基督徒自己「失真」了,對本身的信仰產生懷疑,才會去與時代妥協。但那真正的基督徒,應當倚靠神,以信心面對時代的潮流,以真勝假

教會對抗仇恨力量的責任

人類在公共生活中難免會有各種不同,乃至相衝突的立場。操弄仇恨言語的政治人物與政黨也所在多有。此時教會不應只關起門來,把聖經解釋得與公共生活無關,甚至用聖經去合理化某些黨派的惡行。教會要扮演的不是糊裡糊塗的和事佬,而是挺身對抗不義,用聖經的真理去光照社會。

令人迷惘的年代

這個世界遠比我們想像中來得複雜許多,我們以為自己看清了許多事情,其實可能愈看愈迷惘。蒐集更多的資訊和進行更謹慎的思考,未必能使我們更有自信地為事情下判斷。

臨風/照著自己的形象造神

FOX新聞主播梅根·凱利(Megyn Kelly)2013年聖誕節前宣稱:「耶穌是白人」。沒想到,這麼一句「淺顯自明」的道理竟然遭到許多反彈。想想看,不論是聖誕卡片,還是家庭的裝飾上,我們所看到的耶穌像不都是金髮的英俊白人嗎?

到底要冷?還是要熱?

但我也很在意的是,上帝在啟示錄是提到:「我倒願意你或冷或熱!」但就像我前面說的,上帝真的是一個善於信手拈來的教導者,用當地人最熟悉的情境最熟悉的語言來教導。那上帝為何是將「冷」、「熱」並列呢?而不是說,希望你們熱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