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生命的重圍──常常練習得勝者的7個態度

北宋有個叫陳堯咨的人善於射箭。當時的人都知道,他是個百發百中的射箭高手,所以大家對他都很敬佩。陳堯咨受到大家稱讚之後,覺得自己的本領已是天下無雙,便驕傲自滿起來。一天,陳堯咨又在靶場表演百步穿楊的絕技。一箭射出,把又細又軟的柳枝條射斷了。觀眾們看得大聲喝彩,並要求他再來一次。

我們愛,不是因為我們投給同個候選人

2016年11月9日美國凌晨總統大選結果揭曉時,我正在台灣和朋友聚餐。回家後打開facebook,看見基督徒朋友圈的兩極反應,有人感嘆美國就此沒落,對白人福音派基督徒的投票取向感到失望,有人直稱這是上帝的手介入世俗政治的奇蹟,感謝讚美上帝的作為。

棄絕新的教導——照猶太曆過日子?

不知道讀者有沒有發現,基督徒比一般人忙碌,因為基督徒有自己的潮流要跟隨,我們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出現新的流行。最近流行什麼?最近流行要照猶太曆過日子。大家都知道我們有農曆,許多長輩都是照農曆過日子,包括生日甚至出門看吉凶都使用農曆。

教養與牧養——科技社會中失焦的教養

我們活在一個充斥著各樣科技產品的社會,這些產品帶給我們生活許多便利與舒適。我們透過智慧型手機與全世界的朋友保持聯絡,透過社交媒體與世界時事抱持連線,透過網路下訂單購買所需的商品 。

得著影響力的DNA──義人所具備的7個特質

每天我們總是在作各種不同的選擇:義人和惡人,好像就像魔戒電影中,黑白分明。聖經箴言不斷提到義人和惡人、智慧人和愚昧人、正直人和奸詐人,或是謙遜人和驕傲人;作者會把這個幾個字互換,如果我們作這樣的整理,就能知道義人的特質是什麼,包括了智慧、正直、謙卑等等。

教養與牧養——教養是藝術,不是技術

之前讀到一本基督教育兒的書,作者提到當孩子還小,常需要她的注意力時,如何分別時間來靈修成為一大挑戰。作者分享到,有一回當他兩歲的孩子不斷要他的注意力時,他鄭重地對孩子說:「媽媽需要和上帝說話,可以請你保護我,讓我不被他人打擾嗎?」於是她的孩子真的就守在房間門口,不准他人進去打擾母親靈修。

別讓禱告摧毀你的人生

這是史上最聳動的標題嗎?千萬別這麼想,如果大家知道有多少異端是從「禱告」出來的,有多少人在偏差的禱告中延誤就醫,我們就不敢這麼笑傲江湖了。

論斷人的迷思

每一天,我們總要講上好多的話,但同時,我們也要聽上好多的話,在一講和一聽之間,到底要如何取捨?原來,「講話」是對別人有建造;而「聽話」則是對自己要有幫助。因此,我們就必須要思考,什麼話語是對他人有益的。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

有鑑於前總統陳水扁第一次政權和平轉移時,過多妥協當時政治大環境,致使轉型不正義的遺毒未除,在蔡英文政府重新執政後,黨產是否解涷,蔣中正遺像的去留,228屠殺事件、白色恐怖時期人權的侵害,以及其對族群的撕裂如何加以修復,種種事涉轉型正義的議題,刻正在台灣延燒。

舉不舉手有關係?

在一般長老教會信徒的印象中,往往認定只有被按立的牧師,才可舉手祝禱,而倘若那一堂聚會沒有牧師,則傳道是用帶領大家禱告的方式處理。然而在長老教會的教制中,長老也是由受按立,而且長老教會是一個長老治會的教會,因此長老亦有舉手祝禱的權柄,然而,鮮少由長老祝禱,更遑論採用舉手祝禱的方式……

反對科學的信仰?

一般人(包括基督徒)往往把信仰與科學對立起來,非此即彼。彷彿接受信仰,就等同反對科學;接受科學就是拒絕信仰。然而,若以「人如何獲得知識」的角度來看,信仰與科學各自有處理的領域,看似分隔卻又有所接合。

天職與資本主義的鐵籠:再思《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

當前許多教會對於教義的強調,與當年宗教改革之後,這些原始的新教教派所強調的工作是為了榮耀上帝的倫理觀念,早已相去甚遠。原因在於,這些基督教會為了追求人數的快速增長,於是並不強調對於既有信徒的信仰扎根。

「危險回憶」:聖薩爾瓦多羅梅洛總主教對香港的啟迪

1980年3月24日,羅梅洛總主教在聖薩爾瓦多Divina Providencia 醫院的聖堂主持彌撒時被殺害。他的被殺是因他選擇優先與窮人為伍,捍衛人權、保護生命和促進人的尊嚴,並公開地和不掩飾地批評政府、軍人和財主製造出來的社會不公義和殺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