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生命的價值

每個物品都會有其價值,最直接的表現就是用金錢來衡量,我們買東西會先看價格,再評估能力。人類一開始是以物易物,逐步改變交易方式,最後使用錢幣,如同當年亞伯拉罕用400舍客勒向赫人以弗崙買了一個地方,要作為墓地。

基督徒也是沒禮貌的台灣人嗎?

這真是個奇怪的命題,沒辦法,台灣人有沒有禮貌是一個最新的話題。因為有日本人說,在他們眼中,台灣人很沒禮貌。至少,人家來你家玩,發生意外出人命,不該有人幸災樂禍吧?這根本不是政治話題,而是基本的禮貌罷了。

為你所預備的恩典

我們每天都需要吃飯,這是民生的問題,在我孩子所讀的國小班上,最高的榮譽就是中午和校長吃飯;最近我思考如何獎勵教會青少年或兒主的孩子,但我想他們絕對不會想要和牧師吃飯,也不覺得與牧師吃飯是最高榮譽。

不再憂慮的關鍵

「憂慮」對現代人而言,是非常熟悉的狀態,人們幾乎每天與高壓共處,這些因壓力而憂慮的原因,包括外在的環境,像是景氣不好,工作難找、消費力低、物質一直漲;也包括內在層面如心裡不平、不踏實等。

恢復生命的次序

每次在讀詩篇23篇的時候,總是令人有不同的體會。這段經文也是許多人所熟悉的經文;記得以前在當兵時,有位隊上非基督徒的常備士官,他居然也能背這段經文,實在令人瞠目結舌。

接住上帝傳來的好球

每種球類比賽總有它的規則,像籃球是人人要搶;而躲避球則是能閃則閃。前者是搶,後者是躲。「搶」與「躲」也像是現代人接到生命挑戰的態度。如果把球視為生命中的困難,每一球則是從上帝那兒傳來的,那麼,我們將會去「搶」?還是「躲」呢?

面對生命的巨山

「愚公移山」這句成語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故事,這則故事與耶穌對「信心」的教導極為相似,耶穌曾對門徒說:「是因你們的信心小。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挪到那邊。』它也必挪去;並且你們沒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馬太福音17章20節)

當滅之物

曾有機會去看一部電影《特洛伊:木馬屠城》(Troy),這部片子之所以吸引我,原因為在電腦病毒中,也有一種叫做木馬病毒,其種類多得不可計數。木馬病毒的原理,乃是基於這個「木馬屠城」的故事。幾年前,我的電腦受到這種病毒的影響,導致電腦的主機板全毀,因此對「木馬」實在印象深刻。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雪地裡的擁抱》:誰能幫助韓國找到新出路?

慰安婦,一直是日本和東亞數國之間未結的難題。二戰期間,日本在本國、殖民地與各國佔地徵召了數十萬女子,寫下一齣又一齣的歷史悲劇。長期投入此議題的婦女救援基金會表示,當初被徵召為慰安婦的台灣女子估計至少1200人,其中願意公開身份的原有58人,至今只剩3位仍在世。

《沈默》:比刀劍更鋒利的威脅,就在你我心中

在江戶幕府下達禁教令的17世紀,葡萄牙的耶穌會教士洛特里哥不顧危險來到日本,尋找疑似棄教的恩師費雷拉神父。在旅途中,他目睹無數信徒因堅持信仰而慘遭折磨至死,而被迫放棄信仰的信徒則天人交戰、悔恨不斷……。

該向菲律賓天主教會學習的功課

菲律賓天主教徒本月18日在馬尼拉示威,抗議該國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濫用非法手段殺人。這是菲律賓天主教會最新一波與強人對抗的行動。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以掃毒為名,授權警方濫用體制外的獵人,捕殺被貼上販毒嫌疑的人士。結果菲國警方「假辦案、真勒索」,栽贓製造業績等醜聞始終不斷。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之前專職在長老教會台北大專學生中心服事,在家吃完午餐離開家門前,我的家人有時會說:「你要去上班囉?」這時我心中都會覺得怪怪的,「我是去上班嗎?我是去服事的吧?」「上班領工資很正常,服事領工資對嗎?」「那為什麼教會的司琴可以領薪資,幫忙備餐的婦女團契媽媽不行?他們不都是用自己的才能服事嗎?」

為誰的榮耀而做?

我經營一家以福音預工為職志的出版社,有時我會收到一些主內讀者來信表示敝社的出版品讓他們獲益良多,但其實我更想知道非基督徒讀者對敝出版社的想法——這一類讀者群對福音書籍的反應,才是福音出版機構所該看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