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礎裝備

基督徒也是沒禮貌的台灣人嗎?

這真是個奇怪的命題,沒辦法,台灣人有沒有禮貌是一個最新的話題。因為有日本人說,在他們眼中,台灣人很沒禮貌。至少,人家來你家玩,發生意外出人命,不該有人幸災樂禍吧?這根本不是政治話題,而是基本的禮貌罷了。

為你所預備的恩典

我們每天都需要吃飯,這是民生的問題,在我孩子所讀的國小班上,最高的榮譽就是中午和校長吃飯;最近我思考如何獎勵教會青少年或兒主的孩子,但我想他們絕對不會想要和牧師吃飯,也不覺得與牧師吃飯是最高榮譽。

不再憂慮的關鍵

「憂慮」對現代人而言,是非常熟悉的狀態,人們幾乎每天與高壓共處,這些因壓力而憂慮的原因,包括外在的環境,像是景氣不好,工作難找、消費力低、物質一直漲;也包括內在層面如心裡不平、不踏實等。

恢復生命的次序

每次在讀詩篇23篇的時候,總是令人有不同的體會。這段經文也是許多人所熟悉的經文;記得以前在當兵時,有位隊上非基督徒的常備士官,他居然也能背這段經文,實在令人瞠目結舌。

接住上帝傳來的好球

每種球類比賽總有它的規則,像籃球是人人要搶;而躲避球則是能閃則閃。前者是搶,後者是躲。「搶」與「躲」也像是現代人接到生命挑戰的態度。如果把球視為生命中的困難,每一球則是從上帝那兒傳來的,那麼,我們將會去「搶」?還是「躲」呢?

面對生命的巨山

「愚公移山」這句成語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故事,這則故事與耶穌對「信心」的教導極為相似,耶穌曾對門徒說:「是因你們的信心小。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挪到那邊。』它也必挪去;並且你們沒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馬太福音17章20節)

當滅之物

曾有機會去看一部電影《特洛伊:木馬屠城》(Troy),這部片子之所以吸引我,原因為在電腦病毒中,也有一種叫做木馬病毒,其種類多得不可計數。木馬病毒的原理,乃是基於這個「木馬屠城」的故事。幾年前,我的電腦受到這種病毒的影響,導致電腦的主機板全毀,因此對「木馬」實在印象深刻。

防範極小的罪

在創世記3章提到人類的首宗犯罪事件,就是夏娃先聽從了蛇的引誘而吃了分別是非的果子,接著亞當也吃了;當上帝開始處理先祖犯罪的事時,亞當把責任推給夏娃,而夏娃則是推給蛇。這就是罪的可怕,相互推御責任,不願去承擔自身所應負起的責任。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生死之間

對死亡禁忌,對生命輕忽,是台灣社會無法承受的重量。若說,傅達仁的「加工自殺」,挑戰了台灣基督徒的道德底限,不值得被鼓勵或討論;那像「領養孩子」這種符合基督信仰精神的生命觀,又多少人能夠敞開心胸來好好愛一場呢?

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的義

對基督徒而言,面對讓人心生恐懼與怒氣的社會案件,不是隨著世界與老我的直覺去「反應」,去「發怒」。也無須對媒體中聳動的報導感到恐慌。因為知道基督是我們唯一的盼望,我們就不再被這個世界的怒氣和恐懼所挾制。

服飾與服事

我們的服飾有著文化、宗教與社會意義的,也影響了我們服事的群體。醫院的牧者身穿粉色或是淺藍色牧師服時,代表著對台灣習俗的寬容與接納。今日我們可以看到原住民牧師以原住民的圖騰展現自身的身分認同,客家牧者的牧師服能用藍染花布作為點綴。不同的衣物有社會性的理由,帶著某種文化、宗教與社會意義。

重建基督教信仰中新好男人的形象

不單福音書,在天主教的神學中,作為養父的約瑟,在聖家庭裡的身分其實也很是尷尬!為了耶穌作為基督,他得放棄了初夜,之後,為了馬利亞作為聖母,他更是甘心成為鰥夫,從未與妻子行房,終身棄絕成為丈夫和父親的權利。所以,在聖像畫的傳統中,他如同馬利亞一樣,是以純潔的百合花作為象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