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接納抽菸的基督徒嗎?

18258

我認識一位年輕的弟兄,國立大學畢業的高材生,熱愛閱讀與思考。前陣子這位弟兄報考某間神學院,可惜未蒙錄取。他的落榜讓我十分不解,據這位弟兄表示,他誠實告訴學校,他還沒有戒菸成功,或許這就是他落榜的主因。

基督徒可以抽菸嗎?多數基督徒聽到這個問題後,可能不假思索馬上回答:「抽菸是罪(sin)。」但是,你可知道,英國前首相邱吉爾、美國前總統甘迺迪,甚至知名的基督徒作家C. S. Lewis(魯益師)同屬癮君子。

一般人普遍認為抽菸不好看,給人的社會觀感也不好。但是,在邱吉爾的年代,菸斗是英國紳士不可或缺的基本配件,「抽菸斗」體現英國紳士高貴、深邃的性格與形象。

英國作家柯南道爾(Conan Doyle)筆下的神探夏洛克.福爾摩斯不但自己喜歡抽菸斗,還擅長研究涉案人使用菸斗的習慣、菸絲的種類以及殘留的灰燼,從而尋找蛛絲馬跡、抽絲剝繭分析案情。時空拉回4、50年前的臺灣,在應酬場合幾乎可見人手一根菸,「抽菸」給人的社會觀感並不會不好。

我與香菸的情緣始於高中畢業那年。自此之後,課業壓力大時、撰寫政治評論時、在立委辦公室寫質詢稿時、到英國念研究所寫論文時,我總是菸不離手,香菸與我情比金堅,陪我度過或起或落的人生階段,我從未考慮戒菸。

留英時期,曾有熱心的留學生朋友邀我去當地的教會聚會,幾個月後,我向牧師表達受洗的意願,沒想到居然遭牧師拒絕,牧師要求我必須先戒菸,因為抽菸是罪。對當時的我而言,戒菸的難度實在太高!失望之餘我只好退而求其次:我還是去教會,不過我先不要受洗。

沒想到這時我竟聽見上帝對我說:「你為什麼不試試看呢?我會幫你。」於是我告訴牧師:「我不確定我能不能戒菸,不過我聽到上帝跟我說話。」牧師聽了很高興,便為我安排洗禮。當我從水裡出來的時候,我有一種很輕鬆的感覺,更沒有想到,我莫名其妙戒除多年菸癮(註1)。

聖經裡並沒有提到抽菸是罪。那麼究竟為什麼,當代基督徒直覺認為吸菸的基督徒靈命不佳,甚至認為他們犯罪?自從醫學證明吸菸有害身體健康之後,教會對於吸菸的看法也開始轉變。

如果單單以「吸菸有害身體健康」的理由反對基督徒抽菸,那麼基督徒也不應該吃香腸、臘肉、培根、可樂,甚至是麥當勞的薯條。聖經說我們的身體是聖靈的殿,既然我們的身體都是神所造,吸菸有害身體健康,基督徒確實不宜吸菸。

但是,換個角度想,如果抽菸只是偶一為之,應該不至於影響身體健康吧?聖經說「不要醉酒」,意思是喝少量的紅酒,只要不到醉酒的地步,應該不至於因此被定「罪」吧?

我並不是在為吸菸的基督徒辯護,但我發現很多基督徒因為不認同抽菸這個行為,認定抽菸的基督徒陷在罪中、不願悔改,打從心裡鄙視這些吸菸者,將耶穌愛人如己的誡命拋諸腦後。

我從朋友的臉書中得知,臺北某教會某位教兒童主日學的姊妹因為被懷疑有同性戀傾向(雖沒有實際的行為),教會直接停止她的服事,理由是「罪人不配服事神」。如果這個理由符合聖經真理,世上恐怕沒有一間教會可以覓得合格同工,因為我們都是罪人。

教會向來習慣高舉愛,因而有些牧者十分喜歡在講道中暫停,要求會友對鄰座會友說「上帝愛你、我們要彼此相愛。」但是,說永遠比做容易,「愛」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即使對象是自己的骨肉至親,也不容易做到。

福音歌手郭曉雯姊妹在懷孕3個多月時發現自己罹患直腸癌,她愛小孩勝過愛自己,於是她決意留下小孩,因而錯過黃金治療時間,在生下小孩3年後,郭曉雯姊妹離開人世(註2)。

教會真的讓吸菸者、憂鬱症患者、長期失業者、有同性吸引傾向、弱勢族群等感到自在嗎?是否有更多人願意委身於愛人如己的誡命?

註:
1.我的見證
2.郭曉雯見證

作者簡介/鄭超睿
台大政治系學士,英國愛丁堡大學政策研究碩士、社會政策博士候選人。
曾在台灣神學院、輔仁大學等院校擔任兼任教職,目前為主流出版社社長。

6 意見

  1. 什么都可以做,但并不都有益处。什么都可以行,却要样样为荣耀上帝。作为神的儿女,什么都在上帝的掌控之中,若所行的被上帝以外的欲望辖制,所成瘾,都不荣耀上帝。不要为自己的恶行辩护,不要拿名人做依据,按照圣灵在你心里的引导。这就是为什么你已经戒烟的原因。

    • 我是本文的作者。我想你沒有仔細讀我的文章,我在文中很明確指出,「我並不是在為吸菸的基督徒辯護,但我發現很多基督徒因為不認同抽菸這個行為,認定抽菸的基督徒陷在罪中、不願悔改,打從心裡鄙視這些吸菸者,將耶穌愛人如己的誡命拋諸腦後。」我自己當然也希望還在抽菸的基督徒能夠戒菸。

      社會上有很多非基督徒朋友抽菸,如果他們遵守不在禁煙區吸菸的話,做這個行為並不違法。我不贊成你用「惡行」二字來形容抽菸這個行為,會用這兩個字的人,難免會有鄙視抽菸者的傾向。如果今天有一位慕道的吸菸者來到教會,後來發現很多基督徒打從心裡鄙視他,很可能就不想繼續待在教會。我提到的幾位「名人」,並不是因為他們的知名度,而是因為「時代背景」(你很顯然沒有仔細讀我的文章),我是要提醒較年輕的弟兄姊妹,吸菸在我們的社會曾經是一件普遍的行為,在邱吉爾、甘迺迪的那個年代,牧者、長老們抽菸的比例很高。後來教會界對抽菸的看法改變,其實是和「抽菸有害身體有關」,但在醫學還沒證明抽菸有害身體健康時,抽菸的比例很高(在四、五十年前的臺灣,曾經每個男人都幾乎人手一根菸),而且社會觀感並不會不好。

  2. 我在傳揚論壇〈你接納抽菸的基督徒嗎?http://weproclaimhim.com/?p=3937〉這篇文章蒙很多朋友分享,也看到一些寶貴的意見,我想在自己的臉書補充一些觀點。

    一、 關於抽菸是不是sin(在中文聖經譯作「罪」)?這裡所討論的sin,並不是違反刑法的crime,而是一種在聖經的道德倫理下的不完美,這種不完美就像射箭時錯失靶心,沒有達到造物者所達的標準。比方說,聖經告訴我們驕傲是sin。驕傲不是crime(驕傲並不違反世俗法律),中文聖經將"sin"與"crime"都翻成「罪」,並不是百分之百恰當,或許在某些經文裡,將sin翻成過錯,過失或過犯也許更恰當。

    二、我建議還沒戒煙的基督徒應該要試著戒煙。原因如下:
    1. 抽菸有害身體健康。
    2. 抽菸會上癮。基督徒不宜讓自己習慣用不屬神的方式獲得安慰。(說到抽菸會上癮,其實喝咖啡、喝茶也會上癮,慢跑也會上癮……)
    3. 避免論斷、紛爭,類似保羅關於「可否吃拜過偶像的食物」之教導。

    三、某位弟兄的留言提到,作為一個基督徒連下定決心戒菸都做不到,要怎麼期待上帝來改變他。我不訝異很多人低估「戒菸」的難度,因為說這話的人大多沒抽過菸,不知道戒菸一點都不容易。多數抽菸的人戒菸經驗豐富,只不過都失敗了。

    四、其實,"hate the sin and not the sinner" 或"love the sinner but hate the sin" 不容易做到。抽菸被我拿來當作一個例子。

  3. 謝謝超睿弟兄提出來的好問題,以及提供的精闢反省和參考訊息!
    教會最大的危機,就是總喜歡將複雜的問題-如人的問題(諸如:同性認知問題、墮胎、離婚、…)、社會的問題(諸如:經濟發展、環保、勞工權益、….)、國家的問題(統獨、兩岸和平、藍綠、….)-予以簡單化,這是非常糟糕的壞習慣。原本,站在基督信仰的角度,正是可以為這些,不管是台灣本土的議題,或是全球性的問題,提供極具深度與高度的意見,甚或方向。但趨於簡化的論斷,不僅沒能對問題提供助益,反而教會(或牧長、基督徒)自己倒成為問題。抽菸問題亦然。
    抽菸,對大部份的不抽菸者,其實是一視同仁。這事實上是有很大的落差跟誤解的。抽香菸、雪茄,跟菸斗,這三者,更精準地說,抽香菸,與另兩者,其實是截然不同的。菸對健康的毒害,是肯定的,但因抽菸的類型不同,對抽菸的人而言,其對健康的危害,是有天壤之別的。因為抽雪茄跟菸斗者,其實是抽空菸的,但香菸則不然。
    菸害,之于華人,為大部份社會敵視、厭惡,是有華人(或中國人)國族歷史上創痛記憶的因素存在的,而當中有相當的成分是與鴉片之"煙毒"歷史連結有關。因此,人人,教會、基督徒亦然,談菸,即予定罪,無人曰不可,也無人敢反駁。但這實在是瞎攪和!
    我個人不抽菸(高中時抽過一個月,但覺得味道不喜歡而棄它而去,從此無緣),也不喜歡看見人抽菸,痛恨聞到二手菸,更討厭看見女人抽菸(抱歉,這真的是我無能為力的偏見!),但我絕不會視抽菸為罪(跟罪什麼關係啊?!),更不會覺得抽菸的基督徒靈命就比較差(我也反對抽菸)!我只會把故意讓人抽二手菸的人視為罪人。
    我是個教會的牧師,而且出身於教義、教規都特別嚴格的改革宗教會。但我卻發現,國外嚴格的改革宗教會信徒,不看電視(家裡不買電視)、不喝烈酒、不賭博、主日做完禮拜回家休息家人團聚不外出玩耍、誠實、守法、不逃漏稅,但抽菸、抽雪茄、抽菸斗、喝啤酒、喝紅酒、跳舞。信徒如此,教會執事、長老、牧師,亦如此。誰說抽菸者是罪人的??
    是的,因著抽菸有害身體的醫學研究證據越來越清晰,整個西方世界對禁絕抽菸儼然已成浪潮,但抽菸是"罪",從神學、教義來看,恐怕是沾不到邊。這值得台灣基督徒好好反省,我們出了什麼問題?因為,難道只有"抽菸"這件事我們有如此態度嗎?無獨有偶,還多得很呢!

  4. 问题还是说,基督徒一开始被灌输不去接纳异己,然后要一种一种的来重新考虑要不要接纳。好像全世界就是以色列人眼中的迦南地外族。这是异端圣经观造成的恶果之一。

  5. 我從前是老菸槍,戒菸20年了,沒有什麼不能接納的,鄺建雄牧師到教會滿大時還在抽菸,他說每一口都是嘆息,我很能體會。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