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其宏/不過就是7天假

11528

工時修法爭議要從複雜的陷阱跳出來,讓我們從最簡單也是最重要的部分切入,現在政府修法的重點就是要砍掉勞工原有的7天國定假日。

7天假在哪裡?

哪7天呢?分別是:

1/2元旦隔日
3/29青年節
9/28教師節
10/25光復節
10/31蔣公誕辰
11/12國父誕辰
12/25行憲紀念日

不過,這些假日真正有在放的人應該是少數,那到底砍掉之後的差別是什麼?

在2016年以前,勞工的工時規定為2週84工時,如果每天工作8小時,那就是2週裡面,有一週只需要工作5天,另一週則需要工作5天再加上4個小時(「剩下的4小時」),也就是5天半。大家如果有印象的話,曾經有過隔週休二日,有一週是第六天上半天班/課的時候,不過那時候這7天假是有放假的。

但是,為什麼現在大家普遍都是週休二日、那7天假卻需上班?原因很簡單,在公務機關實施週休二日後,部分企業發現與其在政府關門時營運,不如與其同步,故將勞工的7天假挪去抵銷那「剩下的4小時」,來跟公務機關同步,附帶效果就是勞工看起來也有週休二日。像是金融機構的員工、非住宿餐飲與批發零售的服務業員工很多都實行這樣的方式。

另外像是製造業與部分服務業有輪班需求者,通常仍舊只有7休1的最低保障,7天假雖沒放假但資方須額外給付7天的薪資作為補償。此外,還有打工族這類的部分工時工作者,他們本來就是排班沒有週休概念,7天假的好處就是讓他們在那7天上班的時候薪資加倍。

簡單講,過去,7天假的存在要碼是讓勞工放假(不管是當天放或挪到工作第六天放),要碼就是多7天的薪資。砍了,就是沒假放、減薪的概念。其實道理講到這邊就可以了,但政府就是要讓它複雜化。

縮減工時的荒謬

政府現在在推的叫做「縮減工時」政策,砍7天假的理由是為了要配套全面週休二日。但如果看那些已經把7天假挪移去週休二日的勞工,真正週休二日實施後,對於他們的幫助就是讓他們不用再把7天假挪去補那「剩下的4小時」。也就是,這波縮減工時的唯一效果是讓勞工可以保有完整7天假,但是,同步配套砍假,也就是再把這樣的效果抵銷掉,一來一回,工時根本不會因此下降,這就是現在政府在推的巨大陽謀。

至於全職的輪班人員呢,依照現在政府與資方的傾向,也不會讓他們真的可以週休二日(資方甚至回過頭來說連週休一日他們都要倒閉),方法就像是複雜到不行的「一例一休」,但是馬上就先把7天假的額外薪資扣掉。部分工時的排班人員更慘,什麼週休二日都跟他無關,那7天上班的額外薪資就直接沒有。

除了配套週休二日外,砍假的理由還有百百種,包括跟公務人員一致、股匯市會重創、資方成本會提高、轉型正義之類。跟公務人員一致是另一個瞞天大謊,即便公務人員沒有7天假,但比勞工更多的特休、事、病假完全不會在政府的說法中出現;7天假也從來沒有限定就必須在當天放假,可以透過讓勞工自己選擇哪一天休假的方式進行或是折算工資,類似於政府規定所有勞工有7天的有薪特休,若未休則可折算工資,這樣又怎麼會勢必重創股匯市;資方成本提高,不就是縮減工時的必然效果嗎?拿這個出來說嘴,其實只是凸顯出政府根本沒想平抑勞資失衡。

轉給資方的正義

7天假的名目成為另一個杯葛重點。「都不承認台灣光復了、蔣介石不是殺人魔嗎,那還放什麼7天假?」最早拿這些「轉型正義」出來支持砍假7天的不是別人,是長期壓迫勞工的工總秘書長蔡練生。接著,前朝勞動部長陳雄文也開始夸夸而談轉型正義,到現在,民進黨全面執政,繼續承繼著這種轉型正義。

這種正義,就在民進黨召開立院臨時會同時搶不當黨產條例與砍假案過關的同時,顯得異常荒謬。國民黨過去搜刮民脂民膏黨庫通國庫,藉以形塑其政治威權,《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就是為了拉下這樣的政治威權,回復受害者權益。但同時,民進黨行政立法部門在與資方團體溝通、夜宴後,搶著要在臨時會通過砍假案來強化企業主對於勞工的資本威權,這種立場與被拉倒的國民黨如出一轍。

這種正義的操作,到最後的效果是國民黨被拉倒了,但與國民黨過去沆瀣一氣的資本惡勢力仍舊繼續強化,在這過程,權力得到鞏固的只有民進黨,而不是從過去以來被政治、資本同時壓迫的一般台灣人民。

國定假日的名目是政治意識形態的延伸,但對於勞工而言,國定假日很簡單就是休息權益的保障。休假的名目可以改變,意識形態可以被修正,甚至可以不需要任何名義,就是政府保障勞工的假日。當這種可能存在,以轉型正義為名進行砍假,只是讓轉型正義變成剝奪勞工權益的修辭。

從去年底陳雄文硬砍7天假以來,爭議浮現,民進黨也藉此大肆撻伐。但時過境遷,民進黨全面執政後,7天假爭議反而被刻意掩蓋,並且透過各樣的謬論來進行杯葛。現在,這一面照妖鏡還將繼續下去,同時,資方已然加強攻勢,除砍假7天,其他甚至包括反對7休1、反調高基本工資、要求廢除勞基法、降低年金長照等法定勞動成本等呼聲已經不絕於耳,而民進黨也已高度向資方傾斜。

台灣勞動者如果無法體認現在的政權在砍假上與國民黨並無二致,還不起身反抗,7天假只是小菜,最後就是勞動權益的全面潰敗。工鬥等工運團體就算在前不斷奮戰,也將只是螳臂擋車,千萬勞工的力量若不展現,台灣勞動者被壓迫的歷史只會必然延續下去。

基督徒能多做點

基督徒的身分往往是超然的,但又特別世俗。我們知道不乏許多名人是基督徒,我們也總用一些成功的見證,來證明信耶穌的「功效」。「基督徒老闆」聽起來就是比「基督徒勞工」來的順耳,但看看我們周遭的弟兄姊妹,有多少人不是勞工,不是在現有勞動體制中被壓榨的受難者。我們似乎往往錯置了我們的身分,絕大多數神的兒女不是那些金字塔頂端的人,而是被壓制的勞動者。

進了教會,彷彿進入聖域,那些世上的問題轉換進入了內在層面,誰生活困苦,因為經濟問題難以承受;誰因為工作犧牲了健康與家庭;誰工作焦慮需要以藥物才能入睡,來,我們為他們代禱,求上帝給他們力量,讓他們心裡不軟弱,得以剛強壯膽度過難關。我們其實可以多做一些,想想是什麼結構因素導致眼前的弟兄姊妹或甚至是自己陷入困境,是什麼因素逼使人無法平靜安穩。

接著,我們也一起禱告,求上帝國在地上實現,求上帝讓台灣的勞工的權益可以得到伸張,從壓制我們的權勢中釋放出來,求七天假還來,求工人可以獲取應有的勞動條件。接著,我們站在集體的苦難上,願我們是與神同行,求神給我們心裡的力量,來翻轉現世中壓制人的結構之惡。

(封面照片出自:2016工人鬥總統FB粉絲團

作者簡介/盧其宏
台灣大學經濟學研究所博士生,大坪林貴格會會友。
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基督徒,遇到不義與困難最喜歡默念主禱文和唱國際歌。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