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自己過度勞累,就是傷害神的殿

2466

基督徒,你是不是讓自己過得很累?

我常在教會聽到「burned out」這個詞,意指太過忙碌、疲憊而讓自己耗竭殆盡的狀況。這個耗竭有可能是心靈,也有可能是身體,當然更有可能的是兩者一起。不知怎麼回事,似乎越「屬靈」的人,看起來就越忙碌、越累。

艾傑奇夫婦的描述一針見血:「想像教會中捧為典範的女性吧!……她們很忙碌,有紀律,鎮定,而且疲倦。」(《麻雀變鳳凰》,p.25)當然不只女性,男性也是如此。只要在教會參與服事,像是小組長、學生輔導、事工領袖或者牧者傳道,非常容易有著滿檔的行程表。每件事看起來都很重要,每個領域都有需要,服事同工又不易徵召;身為基督徒,怎麼能看見需要而不去滿足?

於是,我們努力遵守十誡,卻對那一句「當記念安息日」不小心忽略,或者將誡命等同於出席兩小時主日聚會。我們滿足了許多需要,卻遺忘了自己的需要。當待辦事項與焦慮恐慌不斷累積,burned out的時刻也悄悄來到。

「主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曾如此說: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你們竟自不肯。」(以賽亞書30章15節)

神的話語,在這個被忙碌吞沒的世代還適用嗎?為什麼要歸回安息、享受平靜,對我們而言這麼困難?我們真的無法放下這一切嗎?

回歸神的時間感

首先,神對時間的觀點跟我們不一樣,而這又影響到我們對自我的認知。唐慕華睿智地釐清了這點:「我們嘗試將要做的所有事情,擠進自己認為的時間裡,而不是讓每份工作使用它所需要的時間……我很快便明白,我們永遠不能完成所有工作──而又知道我們是誰──除非花一天停止工作。」(《國度的生命:用安息顛覆世界》,p.42)

一週工作七天,並不會帶來更高的生產效率。神的國度並不是強調「生產」,而是重視「生命」。前者是人類社會的產物,後者則是連結於神的自然結果。就好像葡萄的枝子不需要靠自己的努力獲取能量,因為根與葉會為它提供所需的水份與營養。我們總認為時間是有限的、並且感到「被時間追著跑」,但是希伯來式的時間觀不是直線而是循環,神更是活在永恆當中。當我們改變對時間的觀點,自然也更能夠將焦慮放下交給神。

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因為它不是屬於你

其次,安息不只是關乎靈魂,也是關乎身體。神並沒有輕視物質世界(畢竟這也是祂所造的),而神造我們具有靈、魂與身體,三者之間的狀態會彼此影響。當你心情沮喪,連帶著容易食慾不振;而當你沒有病痛、充滿活力,也更容易感受到神的同在。也就是說,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包括優質的飲食、睡眠、運動,其實都是重要而神聖的。

身體究竟有多重要?使徒保羅提醒我們:「難道你們不知道,你們的身體就是聖靈的殿嗎?聖靈是上帝賜給你們的,就住在你們裡面。你們不屬於自己,因為上帝用重價把你們買回來,所以你們要用自己的身體去榮耀上帝。」(哥林多前書6章19~20節,新普及譯本)

當我們隨意亂吃、長期熬夜、嗜糖成癮、用不健康的習慣傷害自己的身體,聖靈難道會住得舒服開心嗎?還是我們總讓祂看著心愛的兒女走向自我毀滅?我不禁想,搞不好這是神如此強調安息的原因之一,除了對我們的關愛之外,也因為身體不屬於我們──在對待身體時不要「只想到你自己」!

如果沒有刻意經營,很容易一不小心就離開安息。每當我的靈修讀經開始斷斷續續、心中充滿各種恐懼焦慮、甚至寧可用娛樂取代安靜,我就知道──自己需要再一次進入神國度的安息。

坦白說,在安息這個主題上,我做得一點都不比其他人好。從我念大學時開始,就總是在一次次挫敗當中學習安息。曾經有一年,我一邊寫論文、一邊念教會的聖經學校,同時參與跨領域的求職跟培訓計劃,甚至在論文口試之後就先去工作,下班後再回學校修改論文……而這還沒將大量的教會服事計算進去。我給自己安排了超人般的任務清單,然後天真地想著:「只要我再努力一點就好了。」事實上,我太想要倚賴自己的能力,而不是學著倚靠神。這種生活型態的結果,自然就是burned out一途。

那幾年的夏季尾聲,我時常大病一場,因為各式活動的高峰總是在暑假。當疲倦累積到滿溢而出,神彷彿對我的身體點下了一個按鍵,讓我像電腦一樣強制休眠,以避免我的身心真正崩潰。我時常是等到不得不躺在床上的時候,才終於讓自己好好休息。關於安息,我付出了大筆的學費,至今依舊時常被聖靈提醒。

經歷恩典中的安息

大部分人可能不像我這樣,也有可能你的忙碌程度超乎我想像。但無論如何,或許你也聽到聖靈的悄聲提醒:「親愛的孩子,讓自己休息吧。」即使一時之間沒辦法保留一整天的安息日,也可以從小事開始操練安息。例如保留一段時間,暫停所有跟工作相關的活動,以美食跟家人歡慶這一天、一起出外體會陽光與微風。就算無法做到完美,也不必因此灰心氣餒。在一次次循環當中,我們總有機會更徹底經歷安息。

更重要的是,透過安息來調整我們的眼光,重新由忙碌喧擾的世界中抬起頭,定睛仰望永恆的救主,並且享受神所賜的豐盛生命。透過安息,能夠體會我們的價值不是來自我們的生產或成就,而是單單因為我們是神所珍愛的兒女。如同唐慕華所說:「安息日奪回我們,主要因為它將我們包覆在恩典裡,這恩典是不需要藉著工作、不需要實現任何事情、不需要控制一切的;是根據神的價值觀,而不是社會的價值觀來過生活。」(《國度的生命》,p.42)

你也嚮往這樣的生活嗎?我相信這是神要讓我們經歷的。這一週,就讓自己開始浸泡在安息當中,重新得力吧。

(封面照片來源:Jamesy Peña / CC BY

沒有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