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妳正在另一個改革路口?

8542

明年就是馬丁路德改教500週年,教會各界都在歡慶這個紀念日,這也是基督教脫離天主教之後的極佳反省時機。

基督徒喜歡稱自己為「歸正」的信仰更過於歷史上稱呼的「新教」,因為現存的基督信仰不是在天主教之後產生的新枝,而是為了修正當時的天主教主流謬誤而產生的歸正行動,所以歷史也會用「更正教」來稱呼基督教(也有人用「復原教」)。

500年前,馬丁路德勇敢地要求跟主流辯論,因為他發現當時的天主教主流已經偏離聖經,馬丁路德沒有揭竿起義的企圖更沒有分離獨立的計畫,因此,整個後續的發展完全不在他的意料之中,儘管如此,教皇依然輕蔑地稱馬丁路德為「上帝葡萄園中的野豬」,認為他是異端,沒想到的是,這隻教皇口中的野豬居然顛覆了他心目中的「葡萄園」……。

只是,500年後,目前教會界的主流是否再次危機重重甚至到了需要另一次宗教改革的時刻了呢?又或者說,回顧過去500年,每個階段的「主流」是否都禁不起時間考驗,只是完成了階段性使命,卻無法真正回到歸正的精神?

說得更直接就是,大家現在習慣的基督教模式,會不會也只是500年後另一個縮小版的現代羅馬教廷?教皇真的消失在基督教了嗎?信徒皆祭司真的落實了嗎?我們對救恩的認識真的完整了嗎?教會的運作擺脫了羅馬教廷的陰影了嗎?500年後的今日基督教是搖搖欲墜或是浴火重生?

要回顧這個問題還是要回到宗教改革的本質。所有的歷史學者都同意,這場宗教改革是一樁意外,雖然當時羅馬教廷的腐敗,崇拜的方式,救恩的偏差以及聖禮與教會的治理加上教會派系的鬥爭都到了各地信徒難以容忍的地步,但即使是最堅定的改革者也沒想過要用分裂來解決問題,因為沒有人願意見到基督的身體分裂,所以,大家還是同意「宗教改革」多過「宗教革命」。

也就是說,沒有任何縝密長期的計畫要取代現有體制,這個事實也代表,這場意外的改革需要更長的時間來沈澱才能逐日成熟,如果我們說,500年來,宗教改革一直都在持續中其實也很合理。所以當代基督徒千萬不要以為教會一直都是你現在看到的樣子,這500年來,教會改變了很多,而且還在持續改變中。

500年前的改革者一致反對教廷的許多操作,但是怎樣才是正確的方式根本是眾說紛紜,不管是聖餐或是洗禮還有聚會儀式,神學家的立場尖鋒相對,路德跟許多人起了衝突,還認為某些神學家的觀點來自魔鬼,難怪一直有人認為宗教改革是災難,因為在此之後,局面根本是失控,這對習於掌控的教廷來說,根本就是世界末日。

所以教廷在1545年起召開天特會議,在這個漫長會議中,天主教定義了誰不是自己人,也讓改革陣營意外被迫成為「站在對面的人」,被動性成了同一陣線。這時候的主流就是「對抗教廷」,用「在野」的眼光來看,這些對抗執政者陣營本身其實充滿了派系,這是執政者最看衰的一點。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宗派」等於是宗教改革之後的主流,宗派的形成與擴張佔去教會歷史的大幅版面,就像武俠小說的武當,少林與崑崙,峨眉……宗教改革後,教會界也有六大門派,分別是路德宗,加爾文宗,聖公宗,衛斯理宗,公理宗,浸禮宗。

每個宗派都花了很多時間去形成教義並擴張教勢,可想而知,每個宗派都認為自己是對的,所以彼此之間亦敵亦友的關係非常錯綜複雜,理解這個背景的基督徒不難想像,在這種主流裡當基督徒要花多少時間跟其他宗派辯論甚至爭吵,也蠻累的。

眾所週知的聚會所就是反對這些宗派而誕生的新興宗派,他們認為這些宗派都是人搞出來的東西,他們希望脫離宗派的綑綁(只是有人認為他們自己卻成了另一個不受約束的宗派)。這些部分,網友可以自行研究,宗派之後,隨著世界大戰,宗派開始了宣教行動,這是另一段故事,限於篇幅,筆者要把鏡頭快轉至跟大家比較接近的靈恩運動。

靈恩運動是20世紀初開始的主流,只要花一點時間研究教會歷史就知道,正因許多宗派的腐敗與僵化促使靈恩快速崛起,至今已到了第三波。當代基督徒花最多時間釐清的不再是基督教與天主教的異同或是浸禮與點水禮的對錯而更多是福音派與靈恩派的糾結,然後隨著M型社會的貧富懸殊,成功神學就席捲全球……。

快速回顧之際會發現信仰很容易有盲點,大家只著眼於眼前的波濤洶湧而忘卻了回首前路的曲折迂迴。信仰誠然是一個不斷澄清的過程,我們踏過前人爭執的足跡把船開向水深之處,這是我們的福氣,但500年逐漸形成的傳統不能說不沈重。

網路的普及把時代推向另一個高點,我們正在另一個路口,是看清過去500年的軌跡破繭而出,還是掉入宗教外袍的糾纏向下沈淪?正如宗教改革的路上經歷過工業革命與法國大革命,還有無數影響人類命運的重大事件,唯有專注於信仰的本質才能穿越狂風巨浪。

這是浮誇的年代,連信仰都不例外,信徒對信仰的需求與日俱增,但是對真理的辨識度卻大幅降低,這是很大的反差。信仰本身總會往前走,這是歷史驗證過的,但是信徒卻未必能全身而退,你我是哪一種基督徒,就看我們被表面浪潮淹沒或是回到信仰底層。

信仰,不是一條易路呵!

(封面相片來源:asitrac (on a break, in September 2016) / CC BY-NC-SA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