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教育工作者

7701

教育是一件小事還是大事?若教育是一件大事(我相信不會有人反對),這暗示各位老師都一直忠心所委託的,以致上主、家長和辦學團體等將教育這件大事交給老師們。那麼,重點不是如何做一個好老師,因為當得起老師的已經是好老師,而是如何辨識和剔除那些使人做不到好老師的障礙。

當了大學老師20年的我絕對肯定教育是一件大事,不是因為沒有做好教育,我們的社會就不夠鄰近國家和地區競爭,而是因為教育關乎生命,生命要求我們 「handle with care」(小心看待)。「Handle with care」(小心看待)不只因為生命是易碎,更因為每個生命都是寶貴,一個潛能,並是上主、家長和辦學團體託付我們的。每年開學,我都感到興奮,為備課雀躍,為每一個面容感恩,對他們的故事更感到好奇。當然,開學數週後,我會抱怨地說,為何假期還未到,但假期稍長,我又渴望跟學生一起上課。

老師們已被託付承擔教育這件大事,因為老師們是值得被信任的。然而,教育今日面對的問題卻是將教育中一些小事變為教育中的大事,教育中的大事變為教育中一些小事,並由這顛倒關係製造出來的扭曲價值。甚麼是教育中的小事和教育中的大事?

第一, 教育的理性化和官僚化取締教育的人性化。我不是中小學老師,但20年大學老師的經歷見證了教育越來越走向程序化、評核量化、商品化、企業化、表現化和會議化,而這一切是很消耗時間和精神的。結果,老師變成「教書者」,不再是「教人者」。

此外,教育也將學校裡面的人與人接觸視為一個問題解決的過程(problem-solving)。我們失去被生命的奧秘所吸引和擁抱,反將生命視為問題解決。在教育的理性化和官僚化下,老師的專業性、學生的多元和差異被壓抑,、學校成為機器化的工廠。

第二, 時間性教育取締時機性教育。簡單來說,時間性教育關乎時序和時鐘的教育,強調延續,按規律生活。它維護社會現狀,延續當下人們已認識的秩序。所以,時間性教育是安全性教育和控制的。時機性教育的時間是不延續的,反要求人在時刻出現時,作出適切回應和行動。它是冒險的。

時機性教育製造歷史,因為在時機下,將來真的可以以將來出現,而不是延續已知的時間。事實上,每個學生、每個老師就是時機的製造」者,製造社會的將來,但在時間性教育下,學生和老師只被分為守規者和犯規者。教育變得只有同化和馴化之意,欠缺驚喜和由此帶來的轉化。

第三, 功利主義教育取代相遇的教育。強調結果的功利主義不一定是錯,但當這結果往往只從經濟主義來理解時,教育漸變為商品,家長和學生與老師的關係變為消費者和服務提供者的關係。事實上,坊間以公開試成績、學校排名、老師學歷等定義定義甚麼是一間好學校。學校也開始買廣告,硬銷自己。

結果,老師與學生、學生與學生、家長與學校、社會與學校的接觸也只從成績單、派位結果等來認識和界定,而沒有真正人與人的相遇,即放下由功利主義建構出來的社會身份。

我不否定有不忠心於教育的老師,但這從來只是少數。絕大部份的老師都是忠心所託付的。他們不只用心備課,更關心學生。然而,教育持續的理性化和官僚化、時間化和功利主義化漸漸磨滅老師的熱忱和學生的好奇,並扭曲教育的本質。最後,老師和學生對上課都失去興趣了。

作為辦學團體之一的教會要忠於上主託付它的,堅持和維護人性化教育、時機性教育和生命相遇的教育。若非如此,教會要有勇氣放下辦學,不要依戀虛榮。我相信,只有如此,教會才對得起受教會託付的老師和學生。

(封面相片來源:ShuttrKing|KT / CC BY

前一篇文章2016-09-26 每日經文
下一篇文章2016-09-27 每日經文
龔立人
英國格拉斯哥大學哲學博士,現任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副教授、香港基督徒學會義務總幹事。主要教授課程包括公共神學、基督教倫理、宗教與社會及生命教育。認為教會是一個政治實體,其責任是向世界見證上主國的價值。所以,教會是一場參與轉化世界的政治運動。牧者是政治家,宣揚上主國、建立以教會為基礎的地方工作、培養信徒的心之習性。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