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應然與生活實然間的鴻溝該由誰縮短?

1949

最近有兩件看似不相關的事情,卻有一個相同的思維在影響,覺得很值得一談,那就是PTT上的蘇美與苗博雅的母豬教論述大戰,還有護家盟的弟兄姊妹又跳出來反對讓同志取得伴侶資格。

這兩件事情,雖說都和性別有關,不過我卻不是要從性別的脈絡來講,不談台灣男人厭女情結或護家盟的反對民法修訂案的信仰根據,而是要談,「理論/信仰」作為一種道德應然,在面對生活實然的落差時,該如何處理?

根據女權主義者的理論,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應該具備性別平等意識,且在生活中實踐這個性別平等。有些人把這個當成有待努力的終極目標,卻有一些人認為,這些理論目標現在就應該完全在生活中落實,因為這些論述是對的。

同樣的,護家盟的弟兄姊妹秉持自己對聖經的理解,認為只有一男一女的異性戀才能結成夫妻、組織家庭,這些弟兄姊妹不認為這是一個有待追求的終極信仰目標,而是現在就應該在生活世界實踐的價值,因為聖經是這麼主張的。

就讓我們姑且當作,護家盟的弟兄姊妹對於反同的聖經主張沒錯,但是這些弟兄姊妹忘了,今天我們生活的世界並非已經是主再來的那個一切秩序都已恢復「自然」的天國,而是仍然落在罪之中,仍在撒旦掌握中。基督徒固然已經重生得救,但整個世界還在黑暗之中。這樣的世界不遵守神的道德律,也在情理之中。這樣的世界不能落實神的道德律,也在意料之內。

這是真實日常生活世界的實然運作法則,即便和信仰的道德應然牴觸,說真的,人數屈居於台灣社會弱勢的基督徒,任憑怎麼呼喊、非議、責難或禱告都無法撼動這個世界的實然運作規則。這是信仰的道德應然跟現實日常生活的實然之間的鴻溝,如若要彌補之,絕對不是斥責或貶抑這個世界,而是讓更多人相信自己所相信的真理。

所以,以極少數的基督徒想要阻止或反對修法,基本上無濟於事,更別說用來反對同志取得成家資格的說法有非常多充滿了邏輯謬誤與反智主義,無法只根據信仰原則好好說清楚。被憤怒所掌控,因而說出讓人遠離耶穌基督的話的弟兄姊妹還不少。

回頭看女性主義者對厭女和父權的批判,以及性別平等的主張。這些理論所展現的應然世界之秩序規則都沒錯,問題是,覺醒者的數量在台灣少得可憐(也許比重生得救的基督徒還少),絕大多數台灣人仍然被父權違建綁架,仍然信奉厭女情結,仍然有很多的性別不平等意識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影響著許許多多的人。

當然我們看到錯誤的作為可以糾正甚至訴諸法律,可如果說因為有一套理論是百分之百正確,就覺得每個聽過的人一定會接受且百分百改變自己過去作為,是太小看日常生活的實然規則對人的制約和影響。記得羅馬書中說的「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嗎?因為許多人在知識層次上知道了真理/理論,但在肉體卻仍被老我所信奉的價值信念所綁架,仍然繼續沉溺在罪/錯誤意識的結果之中。

面對這些仍然在掙扎而無法進入真理,實踐理論的人,如果不能有更多的耐心與包容,卻只是一味的高舉「主張沒錯,世人都應該接受不應該阻擋、反抗或軟弱」,最後只會讓人更加排斥這些真理。這些人所排斥的未必是正確的道德應然,而是主張道德應然應該馬上立即被完美落實的那些人的態度。

說到底,能否縮小道德應然與生活實然之間的鴻溝,靠的不是別人,而是宣稱擁有此一真理/理論的群體成員對世界上的態度,只是很遺憾的,目前看來,宣稱擁有真理者做的都是把人推遠真理,而非更加認識並且接受。於是,希望真理能夠百分百在世界落實的心願就更遠了,世界繼續朝這些真理擁有者所不樂見的道路前去。

(封面相片來源:台中市政府新聞局;中市今年將繼續懸掛彩虹旗。)

3 意見

  1. 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怎麼會是在撒旦的掌握之中?!我寧願相信:這是天父世界,即使它因罪失衡。上帝有祂令我難以理解的一面,但那仍屬於上帝的整全。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