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昌/總統選不下去未必是壞事

1912

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竟然成為一個國際笑話。

實在很難想像,曾經是現代民主自由的櫥窗,西方民主的楷模,笑傲寰宇的美國,竟然可以產生如此的總統大選,成為全世界的笑柄。雖然西方的民主政體,因為國情與歷史,有許多不同的模式,但曾經是獨步全球的行政立法司法制衡的美國三權分立,如今將一個總統大選弄得有如小丑跳樑,如何在世界面前能一如以往抬頭挺胸?

這次選戰暴露了美國政治的醜陋面,赤裸裸地在全世界前演出,充斥謾罵、性醜聞、貪腐指控,擔心做票,聽來簡直像是第三世界的選舉。這顯示出以民主理想自豪的美國,竟然成為反民主制度的受害人,與美國一向喜歡批評指點的第三世界國家大同小異,只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之間。在一向對美國不以為然的第三世界,許多政論家看美國總統大選是一個笑話與負面教材,還不忘記隨口調侃美國民主失去了尊嚴,甚至斷定美國的霸權已經走上了下坡路。

到了大選的倒數72小時最後關頭,有些評論家開始說,無論誰當選,美國都會沒事的。我相信美國雖然遭受這折騰,身子骨還是硬朗的,但恐怕還是需要時間休養。有論者說,無論誰當選美國總統,都非真正的贏家,因為新總統將面臨一個更加分裂的美國,治理更加困難。

也有論者說,最大的輸家似乎是美國人民,因為這次的美國總統大選,沒有贏家的候選人,在兩個爛蘋果之間,只能兩害取其輕。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是一場失敗與失望。選民受夠了兩位候選人謾罵潑糞的凌遲,無不期盼大選快快結束,眾人都可額手稱慶。

但,我一直認為,美國所需要的不是讓大選快快結束,了結鬧劇,而是在一切激情、憤怒、擾攘、喧騰之後,需要認真的反思與反省。這種反省悔過的需要不會因為大選結束而消失,反而是在大選結束之後才可能發生。若神佑美國,祂將給美國一個機會。

恥辱之前常有驕傲

希拉蕊與川普,作為今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候選人,真是絕配。有人說,這是一場騙子與瘋子之爭,真小人與偽君子的選戰,有幾分道理。希拉蕊和川普的人品其實是各有千秋,半斤八兩。川普毫不掩飾自己的惡劣行徑,貪愛女色,巧取避稅。川普的醜陋在於粗魯和偏見,近乎恬不知恥,隨性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公開罵陣,不計後果而且難以預測,經常是無厘頭。川普望之真不似人君。

而希拉蕊從政40多年,嫻熟政治語言,擅長檯面下的密室政治,加上其夫克林頓總統的加持,早已累積了呼風喚雨的政治資源,影響力及於白宮、國務院、國會、美國司法部、聯邦調查局、各大主流媒體、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和華爾街。一甲子以來,希拉蕊的政治實力在總統候選人中無人能敵。希拉蕊的醜陋在於她的虛偽與無誠信、精英的傲慢與偏見、權力與腐化。希拉蕊與川普這兩個人都一樣自大。

有趣的是,希拉蕊與川普有極大的不同,彷彿來自兩個不同的世界,但他們之間至少有一個完全像之處,都是近百年來最令人厭惡的總統候選人。他們二人是半斤八兩,都有將近60%的美國人討厭他們。這史無前例。龐大昂貴的兩黨競選機器,動則以億計算的選舉經費,兩個政黨竟然只能推出這種候選人,選賢與能成為奢想空談,難怪選民若不發狂也要焦慮了。西方的民主走到了如此的地步,令人驚訝噓唏,不勝感慨。

縱觀這年來競選的歷程,因為總統候選人而起的政治影響勢力介入,確實已經讓美國主流媒體的專業精神面目全非。美國人自豪稱道的言論自由、公平正義、法律與秩序、新聞的客觀中立和專業、對人的基本尊重,都因為一場總統大選被踐踏與撕裂。

總統大選會演變到這種混亂光景,當然是有原因造成的,譬如來自內部族群的不能融合,經濟分配的不公不義,文化道德激烈變化的衝擊。各類社會議題針鋒相對,譬如墮胎、同性戀、同性婚姻、移民法、擁槍權等,經常是衝突不斷,混亂無解。我深信,屬靈因素或者是最深層的關鍵。

自從二次大戰結束以來,美國在有意無意的趨勢中,不斷背離了曾經無所不在的塑造美國社會的聖經信仰與倫理。美國是否是個基督教國家,看法見仁見智,但沒有人能否認,在過去兩百多年的歷史中,聖經信仰與倫理道德觀點,深深的滲入美國社會的任何角落,從憲法的制定到法律規定的執行,構成支撐和諧社會的根基。

當自由思想將美國社會世俗化,卻沒有能力構建一個公平公義的社會,結果造成一個被全世界鄙視的總統大選,美國光環失色。這是反省的時機。

回轉之後必有復興

面對如此不堪的總統大選,我們不會忘記,上帝仍然掌權。想當年,猶大國面臨強敵亞述迅速崛起,國內經濟道德逐漸崩解,貧富差距已成嚴重的社會問題,而此時一代能君烏西雅駕崩了,後繼的亞哈斯在信仰、德行與能力上,都無法承繼他父親的典範。危機中,先知以賽亞看見上帝與榮耀寶座的異象:「當烏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見主坐在高高的寶座上。」(以賽亞書6章1a節)人君死了,但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在天上寶座仍坐著為王。

無論美國總統選舉再難堪,上帝依然掌權。無論是再令人厭惡的候選人當選美國總統,上帝仍然作王,因為「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隴溝的水隨意流轉。」(箴言21章1節)聖經篤定的宣告:「洪水泛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詩篇29篇10節)若將來天地將要被烈火銷化時,神仍然永遠作王,何況如今只不過是個美國總統大選而已,何需惶惶不安。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帶給美國無比的恥辱。我深信,若謙卑尋求,這是神給美國再一次反省回轉的機會。神興起作為,經常是為了要讓人能認罪悔改:「我必向以法蓮如獅子,向猶大家如少壯獅子。我必撕裂而去,我要奪去,無人搭救。我要回到原處,等他們自覺有罪,尋求我面,他們在急難的時候必切切尋求我。」(何西亞書5章14~15節)

雖然經歷了這將近一年來美國總統大選的凌遲,常有鬱悶與沮喪,但是仰望神,我們可得安慰與激勵,因為聖經斷言:「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羅馬書8章28節)我揣摩著神的心意,若保羅在世,我料想他仍然會如此勸勉:「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這是好的,在神我們救主面前可蒙悅納。」(提摩太前書2章1~3節)

同時,保羅的眼界與希望也不會寄託在美國政府上。4年前的美國總統大選時,我曾說:「總統誠然十分重要,但容我說,無論總統敬虔與否,千萬別把天國的希望寄託在總統身上。」總統選舉荒腔走板,選不出好總統,未必是壞事,或者正適時適切的提醒基督徒:當更加迫切期待那位將要來臨的公義王。

(授權轉載自《傳揚福音雜誌》;封面相片來源:Donald J. Trump粉絲團

作者簡介/呂紹昌
三一神學院道學碩士與舊約神學哲學博士,主修舊約,並研究釋經、神學等。現任基督工人神學院院長,主授舊約聖經與神學、靈命塑造。
曾任亞特蘭大華人基督教會主任牧師、正道福音神學院教務長,對教會牧養、禱告、靈命、宣教等事工,都頗關注。

1則評論

  1.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帶給美國無比的恥辱」,難道以往的美國總統大選都很文明,讓美國人引以為榮?其實歷屆美國總統大選都是兩黨政客在爭奪,有其選舉潛文化,盡管有見不得人的醜事,盡量不要掀開,眼不見為淨。這回跑出一個政治素人川普不按理出牌,以往暗地心照不宣的狀態給打破了,醜態被攤開,世人看見了,纔強烈感受到「無比的恥辱」,其實把真相攤開見光,是件好事,是進步的現象,證明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是聖潔和偉大的!拋開虛假!真誠真實面對公眾纔是良策!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