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一個沒有需要問責政府下

384

人與人相處之道之一在於信任,而信任之可以形成在於彼此的問責關係(accountability)。人不能只怪責別人對他不信任,而不問他是否值得被信任、是否對人問責。信任與問責的道理不限於人與人關係,更關乎人們與政府的關係。當政府沒有任何問責意識,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是很正常的。這正是當下的香港。

問責是相處之道

簡單來說,問責是那受託付者要對託付他的人負責任和交代,並願意承擔其中責任。當然,受託付者是否自願、託付者是否所託非人等都是考慮因素。近50年對生態的關注令我們對問責的理解有更闊和更深的理解,即對地球、眾生和將來的責任。

基督徒對「問責」有其獨特之處,即上主是人類要交代的對象。上主創造大地,賜福人們,並吩咐人們:「要生養眾多,遍滿這地,治理它;要管理海裡的魚、天空的鳥和地上各樣活動的生物。」(創世記1章28節)此外,在該隱與阿伯故事中,上主對該隱說:「你弟弟亞伯在哪裡?」(創世記4章9節)然而,上主的創造使祂也進入問責關係中,以「約」(covenant)的關係與眾生建立關係。

耶穌基督就是這約最具體和最完整的表現。祂教導我們,「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路加福音16章10節)然而,對上主的問責不只限於個人,更牽涉政權,「因為沒有權柄不是來自神的。掌權的都是神所立的。」(羅馬書13章1節)重點不只是人民要順服政權,更是政權要向上主問責。尼西亞信經說,「主耶穌基督將來必從威榮中降臨,審判活人、死人。」

在人與人關係,問責關乎個人誠信,但在制度裡,問責牽涉強化對制度的監察,並對不負責任者懲罰。那麼,問責可分為:官僚問責性(bureaucratic accountability),即下級向上級負責,上級對下級的監管;專業問責性(professional accountability),倚賴專業人士的專業操守來進行問責,而不靠嚴密監管;法律問責性(legal accountability),透過訂立法律或合約,來確保人與人、組織與組織的責任;政治問責性(political accountability),透過政治機制(例如選舉),監察施政不善的公職人員,並對之進行懲處。

假戲真做的政治問責

就政治問責性,香港人對此有特別感受。事緣於2002年,當時行政長官董建華先生引進的「高官問責制」(Principal Officials Accountability System)。這是一個新制度,給行政長官選用一些與他理念相同、有合作經驗的人才,以建立自己的團隊協助施政。所以,它是一個政治任命制度(political appointee system),與政治問責毫無關係。若有問責成份,它只是一種政治任命制度。

奇怪的是,董建華卻刻意選擇用「高官問責制」來描述這制度。第一,他希望這政治任命制度取代當時由公務員承擔高官職位,但他預計這樣做法可能觸怒公務員,因為這影響了公務員的晉升機會。因此,董建華用「高官問責制」這理念爭取人民的認同,並淡化他對權力的控制。第二,「高官問責制」的問責對象是中央政府,而非人民。跟公務員不同,高官不是政治中立,而是有明顯政治立場。我們從沒有從在位的高官中聽見他們不滿意政府政策的聲音,反而只有那些離職者才會說「人話」。

有趣的是,在董建華執政時期,下台的官員計有財政司司長梁錦松(2003年)、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2003年)、衞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2004年)。當中更包括董建華以腳痛為由下台(2005年)。雖然香港政府沒有承認他們的下台是問責的結果,但在假戲真做下,香港人已建立有別於政府對問責的理解。

若說曾蔭權當行政長官初期時(2005~2007)有很高民望是來自他個人誠信的話,我會說,這是來自人民對高官問責體會的結果。所以,其第二任期的民望已明顯下跌。至於現任行政長官梁振英,他剛復自用,委任多無能者當高官,與人民對問責的期望越來越遠時,要求梁振英下台就成為人民對高官問責的體會。

良知和監察是我們仍有的工具

民主選舉是其中一種要求政府問責的方法,但當當下香港選舉制度和議會政治(特別是功能組別的安排)越來越荒謬時,香港人不可能只寄望議會的影響力,應要提升人民社會意識、聚焦社會生活議題、深入研究、結社結黨、運用社交媒體等發揮監察力量。

監察不是要跟政府對抗,也不是事事要高官「人頭落地」,但在一個很被動的議會政治下,我們必須有外在問責性的機制(external accountability)。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將政府拉近問責。保羅提醒我們:

「你們要知道,現在正是該從睡夢中醒來的時候了;因為我們得救,現在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黑夜已深,白晝將近。所以我們該除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羅馬書13章11~12節)

在香港政治環境下,光明的兵器就是良知、監察和問責。

(封面照片來源:Colt Group / CC BY-NC-ND;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總部。)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