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的代價-1

798

我是戰後嬰兒潮一輩的下一代,從小享受著和平帶來的一切美好。我從來沒想過,和平是需要「(被)寬恕」的。

耶穌說:「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馬太福音5章9節)但我曾以為這指的是人際關係中的美善,在詭譎多變的國際情勢中,使人和睦的人無疑是螳臂擋車的理想主義者;在昨是今非、急功近利的社會氛圍裡,我也曾將聖法蘭西斯「使我做祢和平之子」的禱告,視為緣木求魚的超高道德標準。

因為「和平」不是「反戰」而已,是果斷的抉擇和長期的努力。瑞典的現代史卻讓我這小見小信的人窺知,「和平」並不是無法企及的理想。

這個人口僅992萬的小國,已200多年沒經歷過戰爭,許多瑞典人提及這200多年的和平時,多半會難掩自豪地表示:瑞典很幸運。但同時也不得不承認,那些為了躲避戰爭而形成的歷史陰暗面。

瑞典從一次世界大戰時開始收容難民,尤其是來自世界各地、祖國發生戰亂的兒童,至今已累積了百餘年的收容經驗。冬季戰爭(1939~1940)和繼續戰爭(1941~1944)期間,芬蘭為了背水一戰對抗蘇聯,將7萬名芬蘭兒童送至瑞典寄養至戰爭結束。

或許這是瑞典用以頑強保持中立的「靈巧」之處:另一永久中立國「瑞士」擁有天然屏障,和全世界最密集的私人銀行,說世界的財富集中在此也不為過,仗恃這兩項優勢,即使有哪個野心家想罔顧1815年維也納會議的決議,也不敢貿然砲轟瑞士;但這三個條件瑞典都沒有!既然沒本事看管別人的錢包,至少還能保管別人家的心頭肉!以小蝦米之姿對抗大鯨魚蘇聯的芬蘭,寧可死守也不願讓戰火波及瑞典。

但這樣的兒童救援行動仍備受批判,因為戰後有1萬5000名難民兒童寧願待在瑞典寄養家庭,也不願回到芬蘭的親生父母家。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來自其他國家的難民兒童身上,他們寧願待在新故鄉,也不願回去重建百廢待舉的出生地。瑞典確實保存了戰爭國家的種子,但同時也收割了這些國家的未來。

二次世界大戰前夕,即使有多達20國聲稱中立,但最終只有7國從頭到尾未經戰火,瑞典於1939年9月1日重申自1814年以來的中立狀態,但也形同背叛原屬同國、列強意圖染指、後來也與之浴血奮戰的丹麥、挪威、芬蘭和愛沙尼亞。由於忌憚納粹德國,瑞典提供優質的鋼鐵給德國製造砲彈、飛機與坦克,發了一小筆戰爭財;甚至希特勒基於可笑的優生學而攻打挪威時,要求借道瑞典,瑞典竟也允許德國大軍過境攻打才剛分家出去的兄弟之邦!挪威的憤怒自不言可喻。

這層嫌隙似乎直到今天都還隱約續存:挪威的官方旅遊指引上赫然可見這樣的文句:「我們樣樣都要贏過瑞典!」當前的難民政策不僅和瑞典大相逕庭,當局還提供免費巴士,將境內的難民通通車往瑞典,瑞典人即使私下表示不贊同挪威的做法,也不見瑞典官方出面抗議挪威。

瑞典人相信,戰爭不可能帶來和平,但和平需要力量來護衛。「所有男子都必須保衛家園」的傳統觀念,可溯及九世紀的維京時期,也衍生出「一男子、一子彈、一把槍」(En man, en röst, ett gevär.)的俗諺。

1960年代越戰時,瑞典害怕也被美國攻擊,空軍甚至曾排名世界第四、第五強,隨著越戰結束,外交成功化解了美國對瑞典的疑慮,瑞典每年投注的國防預算佔GDP百分比,從1975年的3.1%下降至如今的1.1%,整體戰備在世界排名勉強保持第29位。但有鑑於俄羅斯對鄰近國家的威脅日增,最近瑞典已提高民防到備戰等級,自願民兵制也將取消,恢復徵兵制。和平,是很昂貴的。

但,和平值多少錢?你願意用多少錢換取隨時可以回家、不會在上班或回家的路上被狙擊手槍殺、買菜時市場不會爆炸的自由?

「中立國」的狀態歷經二次世界大戰、冷戰與俄羅斯的持續威脅,即使付出了長期的沉重代價,瑞典仍然勉力掙取、換取和平,瑞典人深知,和平不是天上掉下來的,也不是靠鄰近的幾個大國施捨,更不是逃避現實、苟延殘喘;和平是追求理想的結果,很昂貴、卻也很值得的。

和平與平安是同一個字,耶穌留下平安給我們,並不是不須代價的,只是祂已在十字架代替我們付出了平安的代價,讓上帝與我們和解,讓我們獲得上帝的原諒。在我們靜享平安與和平的時候,可想過我們為換取平安與和平所付出的夠多嗎?我們是自我本位地視平安與和平為理所應當,或是自覺本當不配、思及上帝的原諒、感謝祂與我們和解呢?

但願今年的平安夜,讓我們再次體察和平與平安的寶貴。

(封面相片來源:WIKI;攝於1940年4月9日,一隊瑞典軍人正移往挪威邊界緊急封鎖,因為丹麥與挪威已遭納粹德國佔領,邊界必須迅速關閉。)

1則評論

  1. 「因為「和平」不是「反戰」而已,是果斷的抉擇和長期的努力。」
    遙遠的國度、動人的故事、共通的理想、永恆的平安。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