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燭,一首歌,一份簡單的平安

533

《近距交戰》是2005年由Christian Carion執導的電影,即使已過多年,仍能在此聖誕節期讓觀眾體驗100多年前一次大戰初期士兵們心中渴望的平安。

電影的背景是1914年的比利時戰場,當年德國入侵比利時,導致英國、法國和德國的軍隊在比利時境內對峙。由於長久僵持不下,交戰國挖掘壕溝以進行長期作戰。儘管當年的英國的女權運動者,以及教宗本篤十五世(Pope Benedict XV)都曾公開呼籲交戰國至少能在平安夜的晚上,讓戰火暫時停下來。然而,這樣的和平倡議並沒有被交戰國的官方所接受。

戰爭是殘酷的,官僚是無情的,但這卻無法阻擋平凡士兵心中那份對於和平的渴望。受到無情官僚指令所操控的士兵,僅有一絲絲卑微的渴望:在戰場上的平安夜裡,能夠以一支蠟燭,一首〈平安夜〉,換取一份簡單的平安。

1914年和1915年的平安夜,西線的德軍和英軍都各自進行休戰。在1914年的休戰中,德軍在戰壕裡百上蠟燭,並唱起德語的〈平安夜〉,英軍後來也回以該首曲子的英語版作為回應,於是交戰方的士兵們離開戰壕交換起小禮物。在1915年的休戰中,則是由德軍發起唱〈平安夜〉之後,交戰方的士兵進行了一場友好的足球賽。

值得一提的是,《近距交戰》的電影除了將這兩個休戰的例子結合起來,同時也演出了一位來自蘇格蘭的神父,為所有戰場上的士兵舉行平安夜彌撒。英國官方得知此事,派來教區主教將這位神父調回蘇格蘭教區。當神父向主教表示他所主持的戰場上彌撒是他所主持過最有意義的一場彌撒時,遭到主教的斥責。主教對神父說,英國政府派他來指引那些被神父引導而誤入歧途的士兵。

隨後主教對士兵發表演說,引用聖經的話:「不要以為我是帶和平到世上來的;我並沒有帶來和平,而是帶來刀劍。」(馬太福音10章34節)在演說中,主教強調士兵們手上握有的是「上帝之劍」,而這場戰爭不僅是一場「保衛文明的戰爭」,更是一場「宗教聖戰」。德國人是邪惡的,英國人則是為了自由而戰。

耶穌帶來刀劍還是和平?

如果考察馬太福音33到28節關於刀劍與和平的整段經文當中,可以看出耶穌在這裡,是在期勉追隨他的人,能夠像他一樣,展現「捨己」的精神。所以他最後會說:「那不肯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我腳步走的,也不配跟從我。那想保存自己生命的,反要喪失生命;那為我失掉生命的,反要得到生命。」(馬太福音10章38~39節)

耶穌所謂的「帶來刀劍」,其實是強調個人內在靈魂的自我鬥爭:「愛自己勝過愛上帝」以及「愛上帝勝過愛自己」的鬥爭。如果一個人過度自我中心,而忽視了上帝及其他人類的苦難,在耶穌眼裡,就是不配跟從他的人。所以,耶穌所帶來的刀劍所要對抗的,是「自我中心」這個強大的敵人。刀劍的目的,其實是真正的和平。

許多基督徒都非常熟悉一個字:「平安!」這是基督徒們彼此用來問候的話,也是在猶太文化裡面彼此問候的話。在希伯來文聖經裡,「平安」是shalom,shalom翻譯成英文是peace(中文譯為「和平」),但前者遠比後者的意義更豐富。Shalom意思是和幸福相關的狀態,是在個人自我、人與人之間,以及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完滿的狀態。

在舊約聖經的以賽亞書裡,先知以賽亞就已經預言了將來會有一位「和平的君」的到來:「有一個嬰兒為我們而生! 有一個兒子將賜給我們! 他要來統治我們。 他將被稱為: 『奇妙的導師』,『全能的上帝』,『永恆的父親』,『和平的君王』。 」(以賽亞書9章6節)

前幾日各個教會以不同形式紀念耶穌的降生,不管這些紀念的方式如何,不知道參與的基督徒們是否在紀念的儀式或活動當中,找到內心當中真正的平安呢?

每個時代都有各種不同的紛爭、衝突,甚至戰爭。歐洲許多國家正受到恐怖主義攻擊的威脅,中東世界則仍飽受戰火之苦,世界上許多國家也有許多不人道的事件。看起來相對和平的台灣社會,也有不少社會議題引起的紛擾;台灣的許多教會內部以及教會之間,也因為同婚法案的爭議而產生人與人之間的爭端。何以致此?自我中心所致。

基督教信仰的精神,不在於對他人發動聖戰,而在於自我內在的爭戰。基督信仰裡面的平安,不僅止於沒有戰爭與衝突,而是人類內在靈魂的和諧完滿,以及人際間和國際間的和諧完滿。唯有放下自我,面向上帝、面向他人,才可能重建這些層次的和諧完滿。

在紛擾世界裡面度過的平安夜,許多人的渴望僅是:一支燭,一首歌,一份簡單的平安。

(封面相片來源:《近距交戰》劇照。)

沒有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