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出自媒體時代的同溫層

1949

神學家卡爾巴特(Karl Barth )曾於1963年在普林斯頓神學院的演講中,勉勵年輕後輩應當「一手拿聖經,一手拿報紙」,才能在信仰的基礎上理解這個世界。這也成為後來的基督徒彼此勉勵,應當時刻汲取新知來認識神所創造的美好世界,而不是關在教會象牙塔內以狹隘眼光來看待世界的經典名言。

卡爾巴特所稱的「報紙」,其實可以泛指「新聞媒體」,包括報紙、電視、雜誌等。早年在台灣,欲知天下事,只能打開電視老三台,閱讀幾個大報,接受新聞媒體有限的觀點。我的父母就曾回憶,當年媒體說施明德是江洋大盜、鄭南榕畏罪放火自殺,民眾也無從得知箇中巧妙,只能全盤相信接收。

有趣的是,最近短短十幾年間,網路崛起的速度超乎想像,大大改變了新聞媒體的內涵與型態。猶記2000年左右我就讀大學時,年輕人使用率最高的電子佈告欄BBS站,頂多只有純文字的介面,偶爾上網想要開張圖片檔,還要等上老半天,常常看著只顯示一半就卡住的照片興嘆,寶貴的青春就浪費在等待之中。

但是近10年內網速加倍爆升不說,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早已不必在電腦桌前坐定才能上網,這種即時性與便利性,讓過往呼風喚雨的新聞媒體為之失色。想知道天下事?只要手機一刷,就可以找到網友在現場回傳的照片,現在很多年輕不只報紙不看,就連電視新聞都不必看了,得到消息的速度還比新聞報導更為迅速即時。

對於許多人來說,在網路時代開個部落格、臉書粉絲頁就能傳達訊息,「自媒體」這個新名詞也隨之而生,自己就可以扮演媒體的角色。從早年的「無名小站」,到現在的「痞客幫」、「臉書」以及各種影音頻道等,這些網路平台的流量早已把傳統主流媒體甩得老遠,甚至連前十名都擠不進去,更遑論老牌報紙「中國時報」的發行量竟只剩下8萬份,資深媒體人莊豐嘉就大膽預測,實體報紙消失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這種被歸類為新媒體的自媒體,與傳統媒體有著截然不同的表現型態:傳統主流媒體屬中央集權、是以提供者為主的單向傳播;新興的自媒體則屬互動社群、去中心化以使用者為導向。然而自媒體的出現,雖然有助於破除媒體壟斷的弊病,由閱聽者自行把關決定接收內容、甚至挖掘出主流媒體不敢碰觸的敏感議題,然而卻也成為一個高度分眾的社群,彼此在同溫層裡取暖,而壓縮的對話的空間,讓社會共識的形成成為困難的課題。

所謂「同溫層」,指的是一個人只接觸特定的社交圈,在某些特定主題上,有共同或類似的信念、立場及主張,讓這個社交圈裡的人,以為社會上多數人都跟自己有相同的想法,因而容易誤判情勢。例如臉書就會利用特定的演算法,讓使用者時常按讚的內容更常出現,久而久之出現的都是與自己觀點相似的內容,其他內容則遭到排除,成為一種無法看見不同言論的小圈圈。

在近日高度激化對立的公共議題中,可以看見許多知名牧者積極扮演「自媒體」的角色,熱心轉貼、分享、評論特定議題的新聞,並得到認同者積極按讚留言,甚至呼籲「要讓政府聽見大多數人的聲音」,然而透過自媒體所傳達訊息是否錯誤、或者只是同溫層內相互取暖,則十分耐人尋味。

在這個網路時代裡,想要做到「一手拿聖經,一手拿報紙」,光是收看特定自媒體所轉貼的特定新聞,只願意接收基督教圈子裡的聲音,恐怕已與當年卡爾巴特的理想相去甚遠。在讀聖經的同時,誠實面對當代處境下的公共議題,鼓起勇氣看看不同的意見是否有道理,為什麼有人願意背負罵名為不同立場發聲。或許有一天會恍然大悟,原來那不是撒旦魔鬼的詭計,而是大馬士革的亮光。

1則評論

  1. 我比他們工作得更辛勞,坐牢的次數更多,受的鞭打不計其數,還一次又一次面臨死亡的威脅。

    大馬士革的『大光』,是長這樣的!你準備好了嗎?

    我曾五次被猶太人領袖鞭打三十九下,被棍子打了三次,被石頭打了一次。我曾三次遇到海難,一次還在海上漂流了一天一夜。

    我多次長途跋涉,遭遇來自江河、盜賊、自己的猶太同胞以及外族人的危險,也曾經歷了在城市、荒漠和海上的危險,還曾遭遇來自假信徒的危險。

    我整天辛苦操勞,度過許多個不眠之夜;又曾忍飢挨渴,常常沒有食物,還曾經因為缺少衣服,在寒冷中瑟瑟發抖。
    (聖經.新普及譯本, 哥林多後書 11:23-27)

    主耶穌說:「我會讓他知道,為了我的名,他要經受很多苦難。」
    (聖經.新普及譯本, 使徒行傳 9:16)

    將來,要驗證你『願意』為『主耶穌的名』吃多少的苦!來斷定你今日說的話。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