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壢李姓客官

701

台灣的政治情勢藍、綠、紅、急統、緩統、急獨、緩獨、天然獨各有立場,也都立場鮮明。不過,無論是在社群網站上筆戰、或是在談話性節目互噴口水的,我們都很常聽見有人自稱「中立、理性、客觀」,或是網路上所稱的「來自中壢的李姓客官」。

有網友趣味的整理了那些人的起手勢:「政治歸政治,XX歸XX」、「台灣快被XX惡鬥拖垮、空轉X年(從他說的X年,就知道他的立場)」、「反XX的人,有多少人真的有看過XX了呢?」、「台灣就是太民主了!」這類或許可稱之為反動修辭的話語。

面對時下年金改革、土地正義的重大議題時,教會不是中立理性客觀的討論,而是像被毒啞、戳瞎的一群無感份子,真空於台灣社會,教會界完全禁聲,一些牧者拿著報紙,一手拿著聖經在講台上宣講公義時,甚至被教會同工要求禁聲,要多談談屬靈的事,不要談政治,不要談社會。

近3年前的太陽花學運時,有牧師出來說:「對於社會爭議,教會一貫的教導是要尊重權柄,都要好好為政府禱告,順服政府的程序表達意見。基督徒都勿忘以福音使命和宣教使命為重,好好等候主耶穌再來。」這次有點聲音了,聽起來頗有上帝國的雍容氣度,中立、理性、客觀的分析了基督徒在公民社會中的角色,但還是封閉了一點,給了自己一雙鞋,又叫自己不要走出門。

而在這次婚姻平權爭議下,台灣教會真的合一站上公共議題的尖端,無論各自立場如何,這絕對是值得讚許的!但美中不足的是……在去年底婚平法案初審通過時,反婚平、護家庭的成員轉向總統府,一位阿伯手持麥克風開始提出自己對法案的看法與評論。說實在,這種事在台灣其實並不罕見,小麵攤、計程車、巷口的大樹下比比皆是,大家也就見怪不怪了!然而,阿伯一句話勾起了我的興趣,也讓我大吃一驚。他打趣的說:「我這樣很理性吧?」然而,一些人可能覺得他所說的,並不「理性」啊?

這時,我們就可以來思考「理性」到底是什麼?而阿伯所表示的「理性」是怎樣的「理性」?

細細聽他的發言,可以發現這位阿伯他要表達的應該是:「我的情緒很平穩,沒有情緒化,沒有口出惡言。」他所要呈現的可能是理性這個詞彙中形容詞的意義:清醒,冷靜。或是名詞所呈現出來意義:辨別是非、分析判斷,並據以控制感情、行為的能力。

或許可以用一個更準確的詞來稱之,可以說是「理智」(reason)的,不會受情緒控制,一遇事就頭腦發熱、忘記一切,惡言相向、惡行相加。我們會說,那樣是「不理智、不理性」的表現。

然而,單憑「情緒很平穩,沒有情緒化,沒有口出惡言。」就能稱為「理性」嗎?我不同意,在多數的時候,當我們稱一個人是理智的時候,並不代表他的行為都是經過思考,考慮過對錯、前因後果,有道理,合乎邏輯的。要具備剛剛所述能力的人,我們才會說他是有「理性(Rationality)」的。

或許可以說,「理性」重要的是「人類在審慎思考後,以推理方式,推導出合理的結論。」否則,我們就會稱一個沒有感情的瘋子(例如冷血的殺人犯)是一個「理性」的人,這跟我們的普遍概念大相逕庭了。例如阿伯不帶激昂情緒的說:「你們花父母那麼多錢,來搞同性戀,這樣對嗎?」,或許就是他口中所說的理性(智),但這句話中帶有的「歧視」,或許就與「理性」有點差距。

不只是阿伯的例子,我們在各種社會議題中,甚至在同一個議題的不同立場中,都可以看到對「理性」一詞的誤用。

談到理性的興起,必須從希臘哲學隨著文藝復興來到歐陸談起,希臘哲學的思考與邏輯,再加上隨後的啟蒙運動,使基督信仰受到嚴重衝擊衝擊,必須與之回應,否則就將踏入墳墓。例如,中古世紀的哲學家安瑟倫在其《證據》(Proslogion)中第一章中主張,理性的思考必須符合信仰的原則。

他說到「我決不是理解了才能信仰,而是信仰了才能理解。因為我相信;除非我信仰了,我決不會理解。」這樣的概念在啟蒙時代後就被漸漸取代,我應該眼見為憑,或是更進一步,我思才故我在啊!怎能未經思考記先接受呢?在啟蒙的影響下的哲學主張轉向「先瞭解,才能相信」,信仰不會再是理性的前提。

因此,基督教中開始有歷史考據法出現,來應對啟蒙的衝擊,學者剖析聖經,以探究經文的意義,基督信仰在衝擊中站住了腳步,也讓今日的我們在上帝先感動我們之時,也以認識祂來更加信賴祂。

回想現代的我們,註釋書不就成為我們閱讀聖經的良伴,無論同不同意每本註釋書當中的觀點,他成為我們瞭解聖經背景的工具書;查經班也成為教會重要的事工,牧者以帶領信中認識聖經造就信徒的信仰;聖經研究者也在神學院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持續以不同路徑剖析聖經,試圖更瞭解聖經帶給我們的意義。

但,中立理性的鄉民仍在教會中出現,以為沒有情緒化就是理性,而根底對於歧視、反動不公義視若無睹,對於對現代社會的脈動與轉變嗤之以鼻,對於自身所站的立場堅定但一無所知。這些問題出在哪?有人說信仰需要再度被啟蒙,我認為這話說的太遠、太重。基本的,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再度被啟蒙,學習檢視自己,理性思考,回應環境的挑戰。

或許簡單的套一句鄉民的話:「大腦是個好東西,每個人都應該有一個。」不是嗎?

(封面相片來源:harusday / CC BY-NC-ND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