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的代價-2:為個人理念而戰

480

一個人無論有多麼高明的想法,代表的都只是「個人意見」而已,不是假託宗教、信仰、權威、大眾的名義,來壯大自己的聲勢、博取更多人的支持與關注。

〈和平的代價-1〉中提到,國家為了換取國境和平、免於戰爭,有時難免採取骯髒的手段,而本篇將偏重那些為了信念爭取「和平」的個人。

「一個人無論有多麼高明的想法,代表的都只是『個人意見』而已,不是假託宗教、信仰、權威、大眾的名義,來壯大自己的聲勢、博取更多人的支持與關注。」這是瑞典俗諺:「一人一子彈,一把槍。」(En man, en röst, ett gevär.)的衍伸義。這俗諺固然源自防衛家園的傳統,但如今「子彈」多了一層「個人的想法、觀點」的引申,「槍」也影射發表意見的管道。

這句俗諺隱含著話語權力均勢的假設:「個人」不是躲在團體裡面、藏身群眾背後,更不是賴由他人「扛轎」!議題的發聲不是靠動員造勢,否則這仍是群眾的粗暴。

我心中最核心的理念是什麼?這最寶貴的信念是「我們的」?還是「我的」?「我」自己的禱告是什麼?1850年瑞典教會內的復興運動,倡議每個基督徒都要能自己禱告,不該只是在禮拜中乖乖聽講。相對於台灣教會內的運動,「合一運動」、「倍加運動」、「兩千年福音運動」,幾乎不脫團體的色彩,以及群眾的想像。

個人與團體的對比,可能是文化差異,但值得思考的是:或說教會是由一個一個個人組成的合一,或說個人加入教會這個群體,個人的反省與獨立思考,都是必要的基礎。

站在我們信仰核心的那人,不是由祂的信眾「扛轎」起來的,即使根據最早成書的馬可福音記載,祂不論走到哪都有群眾跟著;祂在曠野裡呼喊的影響力,也不是得自動員造勢,因為四部福音書都提到祂多次遠避群眾,約翰福音甚至生動地描寫跟隨祂的群眾不啻烏合之眾、處處心機、各懷鬼胎,祂也毫不掩飾與群眾之間的尖銳衝突,直指他們的錯處與愚盲。

耶穌並不是追求「絕對和平」的鄉愿、好好先生,祂的工作是讓人轉頭歸向上帝的美善,尋求與上帝和解。

我們打算學習誰?學習站在基督信仰核心的那一個人,還是跟隨群眾?

我們捍衛的是什麼?昔日彼得認為自己是護衛基督,抽刀砍掉擒拿耶穌者的耳朵,但耶穌沒有感謝彼得,反倒警告他:破壞和平的人,將失去和平。

我們捍衛的事物,比基督肉身的價值更高嗎?

二次世界大戰時,瑞典沒有參戰,但仍有不少瑞典人以個人的身分,在其他國家打仗,最多志願者帶著募集到的裝備,去芬蘭對抗蘇聯大軍,9760人當中有116人陣亡;次多的是加入英法盟軍約1000人,幾乎全軍覆沒;還有約900人不滿瑞典出賣兄弟盟邦,在挪威頑強抵抗德軍。除此之外,也有200多人加入納粹德國的陣營,甚至當中有180人屬於惡名昭彰的SS親衛隊;更有30多人加入蘇聯紅軍打自己人。

和平得來不易,但這些人寧可捨棄和平,甚至賭上自己的性命,為了那些在他們看比和平、比生命價值更高的東西。

可是我們很容易混淆事物的「價值」與利益,尤其論及戰爭,便牽扯到國家利益。但這些立場各異的志願軍,卻讓人看出,他們自願選擇戰場,追求的斷然不是利益,而是他們心中最核心的信念。

耶穌捨棄和同胞之間的和平相處,為了讓人與上帝恢復和平的關係,也讓信念、立場各異的人,得以因代罪羔羊的死,而互相了解、彼此寬恕與和解。

〈和平的代價-1〉中提到,和平並不只是反戰而已,戰爭無法帶來和平,但不戰爭也不代表和平。許多人(包括許多非南非人)為了對抗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前後抗爭了45年,我們國家固然因長年的外交困境,而與南非保持邦交(1997年斷交)與經貿往來,這或許也是謀取國家和平的手段之一,但我們當中願意以個人身份、因著心中最核心的信念、為那些被剝削逼迫的人賭上自己性命的人,也實在不太多。

和平是果斷的抉擇,是長期的努力。若沒有體驗過「我的和平是那人的性命交換來的」,誰會為了信念、為了別人的命,而賭上自己的命呢?若沒有體驗過「為了別人的幸福而捨棄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誰會理解「非對價關係的價值」呢?我們習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喜歡用利益來貶低、破壞他人追求實踐理念的價值,好讓自己有台階下。

和平值得我們花這麼大的代價去追求,是因為我們心裡有比這些昂貴的代價更有價值的東西──例如信仰、盼望和愛。

愛,是基督信仰裡最重要的核心,因為神愛人,祂也期待人類學習彼此包容與接納、學習讓對方過得更好;我們能盼望,是因為祂仍盼望我們改變。我們的信仰也不是「後事實」(post-faktisch)的,而是對人性基於事實的透徹認知。

既然和平沒有廉價的,和解一樣沒有便宜的;不會有哪個國家政黨無條件支持、援救我國,生活在和平與恩典中的我們,也是有人已代替我們付出了昂貴的代價,我們付出的不多,不代表和平與和解是廉價的。因此,值得我們進一步思考:我們還能為和平做些什麼?

(封面圖片來源:WIKI by Godfrey Rubens / CC BY-SA;畫作呈現1960331日南非黑人反抗種族隔離政策卻遭武裝鎮壓,史稱「沙佩維爾大屠殺」的事件。)

沒有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