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世代的心,教會抓得住嗎?

14597

今天的教會已經無力帶領人類社會創造新局面,只能不斷地被動的回應新時代,往往還因為錯誤解讀而鬧笑話,被社會上其他群體視為保守、反動乃至反智主義的象徵。

舉例來說,面對自動化科技崛起,即將造成成千上萬人失業,落入貧困光景,教會有什麼有效的應對與反制之道嗎?Uber與計程車產業之爭,教會能提出什麼有效的建言嗎?科技不斷推陳出新,科學早已把教會這個曾經的對手拋到腦後,懶得理睬,教會毫無將科學拉回辯論場的能力。整個社會都沉迷於消費主義文化(馬克思說的商品拜物教),都在拜偶像,教會除了斥責社會沉淪墮落,能提出什麼有效的解決辦法,挽回迷途羔羊嗎?

當然,上述每一個問題,教會都能從聖經文本中找到一個標準答案,且說服教會中的小羊相信。只不過,充其量也只能勉強維持教會內部的向心力,對於影響社會的文化與發展,教會是毫無辦法可言。

當教會面對新科技或新流行,只會禁止信徒閱讀或使用。還記得當年網路剛開始崛起時,教會界一堆牧長如何呼籲禁止的嗎?現在還有人能抵擋網路的洪流嗎?

然而,當初許多教會對網路的抵抗與禁止,讓基督信仰不能在第一時間在網路社會上發聲,結果錯失了影響網路文化形成的機會,甚至許多教會或福音機構到今天仍然無法有效利用網路宣揚事工,喪失了無數好機會,著實讓人覺得可惜。當教會再三的錯失正確辨認新事物並提出有效建言的機會,長此以往,教會對於回應社會公共議題乃至創新事物的成績單,堪稱滿江紅,根本不及格。

雪上加霜的是,當教會在各項公共議題上的表現被公民社會唾棄與厭惡,社會已然將教會視為保守與反動的同義詞時,教會將徹底地被社會邊緣化,甚至無視,是必然的命運。

我們當然可以用聖俗二分,沉淪者眾而得救者少這樣的答案自我安慰。反正我們就是對的好的神聖的,他們都是錯的壞的邪惡的,當我們少而他們多時,這是很好自我合理化的說詞。

問題是,教會如果繼續以此態度面對世界的潮流,青年世代會怎麼想?教會有能力留住青年世代的心跟人嗎?願意且能夠留在教會的青年人,又會是那些人?足以承擔起教會的未來嗎?

許多教會只有事工需要青年世代的勞動力時,才會重視青年,至於青年內心的想法與困頓,從學歷貶值、青年貧窮化到過勞血汗工作,被迫離鄉背井出國工作,到晚婚、不婚、難以成婚等,教會根本搬不出有效的解決方案協助之,只有一堆反覆誦唸,且不得質疑的標準答案。青年們內心困惑但是外表順從,因為不想也無力再承擔抗拒答案後的社會壓力。然而,表面的順服不代表真心相信,只是無力反抗下的一種妥協折衷。

過去的台灣,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們必須老實承認,被差派去學習牧養教會的年輕人,多是無法在社會上競爭而淘汰下來的失敗組。教會可以說,神使用軟弱失敗者,神的愚拙比人智慧,也的確有這樣的情況發生。然而,從宏觀整體的情況來看,我們不得不承認,無法好好領受上帝的話,無法好好解經,教會牧養出狀況的也不少(近年來為了追求教會業績成長而走上極端或偏離聖經教導的案例層出不窮)。當這些青年成了各個教會的棟樑後,結果是台灣教會發展日趨走上無可名狀的混亂與不堪。

近幾年的太陽花學運、性平教育,乃至年金改革等青年世代渴望公平正義能夠落實的議題上,教會許多牧長與年長者的反應,更是傷透了年輕世代的心,無論是教會外的青年世代還是教會青年,越來越多人將教會視為必須打倒的高牆,教會被當成擁護高牆特權的同路人,而非疼惜弱勢雞蛋那一方的幫助者,教會中掌握權力的群體所思所想所行,明顯與青年世代不同心,在在傷透青年世代的心,在這樣的情況下,教會要如何傳承給下一代而不至於進一步的潰敗,也是讓人憂心的大問題!

5 意見

  1. 暮鼓晨鐘之言,說得好!
    教會對社會的影響力日趨衰微,這種現象是不爭的事實,原因不外教會牧師傳道人,在牧養的能力方面日漸薄弱,說重一點牧師傳道人本身的靈命可能還是幼者,又如何能牧養使教會成為靈命成熟健壯,對社會有異象、有使命感的教會?甚至靈命是如何成長,還一知半解也說不定!或許會認為完成神學院所有課程再上研究所,靈命會隨著學士、碩士、博士的學位而上升成熟?豈不知神學院是教神學是教「字句」而已,法利賽人與文士是這方面的強者,主耶穌並不欣賞。
    話說回「教會」對青年的關注一事,現在的教會,無論老、中、青的牧師傳道人,都拼了命在作青年人這塊事工,想盡辦法吸引青年人進入教會如:在敬拜讚美上發展音樂、舞蹈,教青年人學樂器、學跳舞。台灣目前教勢成長快的教會,大概都像新生命小組教會這類型的教會,因走時尚風格,故吸引許多青年人。然而教會依然是象牙塔,牧師傳道人對教會的教勢成長業績視為首要工作,很明顯教會對社會所存在的現實議題必然視而不見,社會對教會也必然不會產生任何共鳴,兩造就因此沒有交集。上帝的國度要在世上呈現的責任,最終該負責的是教會,教會牧師傳道人該好好的省思!審思!沈思!

  2. 身為一個26歲的青年,我想說
    如果基督徒青年把自己視為教會的一部分
    而不是教會以外的一個評價教會的獨立個體
    教會就能因為我們的竭力參與而轉化

    青年也是教會的一部分
    我們對於建造教會也有責任
    我相信有一天上帝要問我們的
    不是我們對教會的不足說的多準確
    而是我們對於教會的建造
    實際貢獻了多少

  3. 這篇文章的確說到了教會某些現象,是很值得深思的提醒。但是他的方向跟結論個人無法認同。近來台灣的社會運動包括太陽花、同運家庭婚姻議題的確讓教會成為同運團體的攻擊對象,但是也讓教會覺醒,在社會議題上下功夫學習,建立論述能力。教會的回應能力比起這些訓練有素的同運團體,的確相形見絀,但是我相信經過若干回合之後,並沒有吃多大的虧。相對的,我覺得這方面教會守住真理原則,向這世代做了最美的見證。年輕人在這波攻防過程,難免造受不同程度的衝擊,但是也更肯定聖經所楬櫫的價值觀。
    請不要以片面的觀察做結論,是誰傷誰的心?是傷了誰的心更重要?這世代不是最傷神的心嗎?更應該思想的是我們所做的合乎聖經嗎?做對了嗎?是合神心意嗎?是行在光明中嗎?新一代的年輕人在同運團體有計畫的毀壞之下,受到許多的荼毒,應該幫助他們回歸聖經真理之中才對,不是嗎?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