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牧時代終究過去了

12036

我們真是生活在一個不可思議的新世代,短短幾年就可以翻天覆地。各種新的科技顛覆著傳統的生活方式,然後也衝擊著傳統思維。有些令人憂心,例如道德低落。有些令人歡欣,例如人工智慧。與此同時,基督信仰也產生了令人措手不及的風貌。有些令人憂心,例如真理的參雜。有些令人歡欣,例如宣教的發達。

但麥子與稗子一直都是同時生長,這也不足為奇。只是,「名牧的告別」倒是值得基督徒注意的必然趨勢。江山代有名牧出,翻開中國教會史,「名牧」一直是不可或缺的角色。不管是宋尚節還是寇世遠,戴德生還是馬偕,華人文化習慣把焦點放在威權型領袖身上,缺了一個曠世奇才就會覺得群龍無首。

影響所及,基督徒圈子長久以來都非常仰賴牧師,這樣的文化嚴重背離了宗教改革的精神,其實當年的浸信會就是有一批基督徒再也不相信教皇與主教那一套,堅持自己讀聖經,自己探索真理,這也為全球浸信會神學系統打下堅固的基礎,曾經,我們以為那樣的時代,再也不會回來了,畢竟,現有教會在增長的大旗下對於「名牧」領導趨之若鶩。

令人驚訝的是,短短幾年,氣氛有了極大的轉變。主要原因當然是現有檯面上的名牧凋零,就連盛極一時的唐崇榮牧師近年來都聲勢急墜,打「名牧」牌明顯失效,不管是趙鏞基或是康希,對年輕一代基督徒來說,這些名牧的意義大不如前。

筆者日前走訪夏洛特,拜訪名佈道家葛理翰牧師的博物館,當地甚至用他的名字為街道命名,但是對年輕一代來說,這不過就是個名字,幾乎沒有任何意義,世代交替非常明顯。

在過往,我們總會看見長江後浪推前浪,新的名牧會取代舊的,但時代不同了,甚至在最敏感的政治上,我們也看不見明日之星,商場上也少人期待下一個張忠謀或郭台銘,「明星」的時代似乎結束了。

這是個素人時代,就算某個人真的快速崛起,擁有全國高知名度,那又如何?不過就是一個大家都知道的名字,已經沒有光環了。

這樣的文化現象也在衝擊教會。這樣說吧,摩西早晚要退位的,上帝放在威權領袖後面的是「協調性」領袖約書亞,他不再一個人扛起時代,他只負責「我和我家必定事奉耶和華」,他把主軸拉回家庭,一個真正的男人是把家庭帶領好而不是肩負著整個時代,這跟傳統觀念有著極大的差距。

對五年級生來說,「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是鮮明的印象,國破家亡是基本憂患意識,但是扛著時代的已經不是五年級生了。時代仿佛快轉一樣,讓五十多歲這批人瞬間蒸發了,傳統舞台塌陷,這批人沒有位置,下一批領袖的風格不同以往,就連美國都選出了非典型的川普做總統,除了北韓之外,人們不再迷信威權領袖。

新時代的領袖不凸顯個人色彩,所謂個人魅力指的反而是「足以反映當代這種類型的人」而不是一個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的英雄。以前是「你能做我做不到的事,所以你是領袖」,就像摩西過紅海。現在是「你能做我要你做的事,所以你是領袖」,就像川普。

領袖的定義已經改變了。約書亞主要的角色是責任分工而不是帶頭砍殺。眾星拱月以及眾望所歸的時代過去了。基督徒必須意識到這個事實,教會不能停留在「找接班人」的思維中,想找一個比即將退休的牧者更強的領袖,寄望他披荊斬棘,再創新局。繼續這樣想,教會就永遠聘不到牧師,就算聘到了,也撐不了多久,最後,教會只能走上「凋零」一途。

筆者教會想要在一小時車程之遠開拓新教會,但是,他們自己運作得很好,他們每週讀經,自我牧養,每週聚會邀請的講員是大衛包森,講員費是「0」,所以我們只需要扮演顧問的角色就好了,他們有問題才求救,否則就自己運作。

這種新型態教會將如雨後筍一樣勢不可擋,他們的奉獻就直接轉到宣教士帳戶,他們都是成熟的基督徒,信徒理解聖經的能力不遜於傳道人,他們樂意被差派出去幫助弱小教會與偏遠地區。

在這種趨勢下,最有危機的當然是「牧師」,他們要失業了。但是,牧師本來就不是一份職業,而是一個與薪水無關的職分,你只要做工,上帝就會養活你,這是「靠福音養生」,不是上班族。

約書亞要十二支派各自為自己負責,他不可能拷貝摩西模式細心呵護。新一代的基督徒不要再像過去這麼高度倚賴傳道人,而是自己要學會解經與講道。新一代的傳道人別想當名牧,因為摩西時代過去了,我們需要摩西「為人極其謙和,勝過世上眾人」這種品格,但是不需要代替百姓上山領受十誡這種舊思維。我們需要捲起袖子洗腳的耶穌型牧師,不是在台上唱作俱佳的藝人型牧師。

當然啦,正如宗教改革並沒有徹底根除舊的信仰模組,我們也認為新的教會版本不會取代舊的,二者只會並存,永遠有「投靠威權」的教會市場,永遠有人需要名牧,也永遠有人想當名牧,這是不會改變的。但是,新教會時代確實來臨,要不要迷信名牧,基督徒請自行取捨!

(封面相片來源:FMG2008 / CC BY-NC-ND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