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要冷?還是要熱?

1192

到底平信徒可不可以解經、釋經呢?這件事意見紛歧,有人擔心平信徒未受神學訓練,怎麼可以「解釋」上帝的話?但是,我們也曾看過、聽過有些牧師的解經真的是……感謝主!也有人說,平信徒當然可以解經,釋經,並對我們的生活產生當代的意義。

無論你的觀點如何,至少會這樣討論的大家,都應該同意要認真的看待聖經,認真的解經與釋經。今天就來看一下聖經最後一卷啟示錄中,約翰在第2章中記到,他聽到上帝跟他說到一間教會:「老底嘉教會」。

老底嘉城位於交通要道的轉接點,西通米利都、以弗所港口,東向敘利亞,北到別迦摩,南到亞大利(使徒行傳14章25節)。這樣樞紐位置使老底嘉城發展為一個重要的商業中心,市內有不少銀行,換個比方,就像「一府、二鹿、三艋舺」。

它盛產黑羊毛,是一個紡織業中心,同時,它也是一個當時的醫藥中心,換做今天的台灣,或許就是像台北市這樣的大都市。如果換成在台灣各地,應該應該就跟許多大家心目中的城鎮大教會一樣,位在市區中的市區,是一個熱鬧、精華的地方。

然而如此富庶的一個城市,上帝給這教會的言語卻只有責備,沒有稱讚。似乎老底嘉教會的人是以為自己富足,但在他眼中其實是貧窮。這和士每拿教會恰恰相反。老底家以為自己能夠製造上等衣服,上帝卻說,他們其實像赤身露體一樣。他們又以為能夠出產最好的眼油和耳油(藥品),上帝卻說,他們卻是瞎眼的。這樣的文學手法甚是諷刺,是一個極大的對比!

上帝稱這間教會是「不冷不熱」,我們會好奇,不冷不熱很好阿!水溫適中,泡起澡來舒服,喝一口養生,上帝到底是哪種「奧客」,那麼不講理。

現代的學者研究結果發現,老底嘉在地理上與希拉波立(Hierapolis)和歌羅西(Colosse)極靠近,但三個城市的水卻截然不同。希拉波立的水是高溫的,有時高達95度,又豐含礦物質,它的「熱水」有醫病的功用,當時的希拉波立城成為一個著名的健康中心,就像台灣四處有的溫泉區,台灣人多喜歡去泡泡溫泉,抒解壓力,對血液循環多有幫助!

而希拉波立的熱泉水從懸崖奔流而下,水中礦物質因水變冷而開始沉澱,水溫也開始下降,流經老底嘉城後再往歌羅西城流去。泉水到歌羅西時,便成了清澈的冷水,可以飲用,就像我們今日買的礦泉水清涼又解渴。

但唯獨老底嘉位於兩城之間,水正是「不冷也不熱」,這溫水中含有碳酸鈣,喝了會令人噁心到吐出來。「熱」的水可以治病,「冷」的水可飲用,唯獨「不冷不熱」的「溫水」全無用處。也難怪奧客上帝那麼老實的說老底嘉城「不冷不熱」,上帝也是個很會信手拈來,以桑罵槐的人!

換做我們台灣的教會,到底是熱水還是冷水呢?許多人說,這段經文是要人有火熱的心!上帝是巴不得我們靈裏火熱,常常服事主!求主不要讓我們不冷不熱,叫我們不斷的如火挑旺起來!因此,一些火熱的人希望可以讓讓教會大大興旺,開始追求各式各樣教會增長的靈丹妙藥,四處去取經,有人北進,有人南訪,通通帶回來!有時想想,這種沒有方向性的「火熱的心」或許就不必了。

也有人有火熱的心,開始努力的發單張傳福音,四出強迫推銷式的傳福音,把親戚鄰舍朋友都煩光了!有時想想,這種沒有同理心的「火熱的心」或許就不必了。也有人有火熱的心,為了福音工作,違反法律的挪用資金!這種沒有法治精神的「火熱的心」或許就不必了。還有很多很多的「不必了的火熱」在我們身旁發生著!

我想以「上帝希望我們火熱」做解釋的,多引用了其他經文,例如羅馬書12章11節。但我也很在意的是,上帝在啟示錄是提到:「我倒願意你或冷或熱!」但就像我前面說的,上帝真的是一個善於信手拈來的教導者,用當地人最熟悉的情境最熟悉的語言來教導。那上帝為何是將「冷」、「熱」並列呢?而不是說,希望你們熱起來。

這時一定有人問:難道「火熱」就只能帶來剛剛所提的負面效應嗎?當然不是!若沒有火熱的信仰,福音也不會來到台灣!雖然我舉的那些是真實的現象,但我是想突顯出單一、單向思考的荒謬!你是否在剛剛閱讀我的文字時,就被我的論述帶著走了呢?

鼓勵所有讀者都勇於提出疑問!就像我也不是聖經學者,也沒有那麼專業的聖經知識,但我嘗試著提問,願意討論,願意聽聽不同的說法,並在當中找尋我最滿意的答案!基督徒在讀經時應該是可以有更多思考的角度與過程,能對聖經提出更多的問題,以更逼近上帝的啟示!讓自己在各種被打臉的過程,更有機會能讓自己的信仰從中成長。

Ken and Nyetta / CC BY;老底嘉遺址。)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