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爭力,有事嗎?

1726

在後威權的時代,台灣人很少對什麼事不抱質疑的態度,唯獨對「增加競爭力」一事篤信不疑,原因無他:資源有限啊!──這在台灣人當中幾乎是基本常識了,誰膽敢懷疑這點,不是立刻被標籤為「天真無邪、腦子有洞、與現實脫節」,就是直接咒他餓死、下海、跳海。

這樣的觀念,即使在台灣的基督徒當中也不例外。有些基督徒也順著追求競爭力的邏輯,簡單套用在事工上:其他社團都那樣吸引群眾,教會不跟上潮流怎麼會有競爭力?這樣還有誰要來教會?

這到底是什麼新興信條?值得大家這樣情緒化地捍衛、狂熱地以身相許,即使葬送青春,賠掉家庭與健康,或者其他更珍貴的東西也在所不惜,還順便賭上兒女的快樂童年。快樂?是什麼可怕的東西!?能吃嗎?

競爭,意味著贏過別人,把別人踩下去。遺憾的是,雖然許多「競爭力」的傳教士信誓旦旦地許諾延遲返還的快樂,但當今許多「投資」失利和高學歷高失業率的現況顯示,犧牲珍貴事物追求來的競爭力,並不能保證一定搶得到資源。根據殘酷的20/80原則,儘管競爭力相當,也只有20%的幸運兒得以享用80%的資源,但為了合理化持有這些豐沛資源的正當性,這些幸運兒不會承認自己幸運,而是堅持自己比他人更「優秀」或更努力。

但那些為了追求競爭力而蒸發掉的價值呢?

曾有投資理財失利憤而控告理財專員的案例,卻沒有人找那些鼓吹「競爭力」的推銷員算帳,為什麼大家都這麼乖?因為這些熱血的「競爭力」推廣教練,多半是父母師長等深受個人信賴的權威人士,若要反抗這些人的權威,代價可不小。

值得停下來想一下的是,父母以「競爭力」為名遂行的強制、削減甚至剝奪,沒有超出上帝賦予的權柄嗎?又,「競爭力」是上帝的應許嗎?是耶穌鼓勵我們爭取的能力嗎?

雖然如今世界人口已達前所未有的多,但「資源有限」並不是今天才有的隱憂,舊約裡追記口傳歷史的創世記也有兩個資源有限的故事:第一個競爭是為了有限的空間,亞伯蘭得到選剩了的、比較不肥沃的地,但也得到了長久以後的祝福;第二個故事是(26章)在水資源比台灣更匱乏的巴勒斯坦競爭井水,以撒一再退讓、另挖新井,但上帝同樣應許會跟他同在一起,他會享受長久的平安與久遠以後的祝福。

從競爭力至上的觀點來看,亞伯蘭父子真是弱爆了!他們也確實是懦夫,為了怕被殺,連夫妻關係都不敢承認。但這段記載見證的是,即使像他們這樣競爭下的「魯蛇」、情願做龜公也要苟活的孬男,上帝也陪伴他們、賜給他們長遠的祝福。不僅是創世記,整部舊約聖經見證著一位與失敗者在一起的上帝,祂也是失敗者的盼望。反觀當今教會見證著的,是什麼呢?

新約裡也有個資源有限的故事(嚴格說起來是兩個故事),基督在場時,五個餅和兩條魚能餵飽超過5000人,還剩12籃碎屑,另一次則是7個餅和幾條小魚餵飽超過4000人,剩下7籃碎屑。有人從超自然的眼光來詮釋:神蹟反正是神蹟,在人不能的(競爭力低、贏面不大的),在神都能;也有人從物質不滅的角度重述,無論如何可以確定的是,耶穌沒有用競爭的方式來解決資源不足的問題:快!看誰最強就能得到這些食物!

由此看來,以「資源有限」的說法來合理化競爭,恰恰與基督的做法相反──他不斷地把食物分出去,不停地分,不問能力條件,任誰都可以得到。耶穌不斷擘餅、分送的動作,迫使人類面對真相:「資源有限」只是表象或結果,千古不變的真正問題,其實在於自私與分配不均。耶穌的無私分享對照自私的人心,願意隨從耶穌的,才能放下自私,拿出自己留藏的食物,與其他人分享。

「競爭力」在聖經裡的根據到底在哪裡?

十誡裡,豈有哪條誡命要求敬畏上帝的人要擁有競爭力呢?相反的,十誡規戒所有敬畏上帝的人,不可剝奪他人生存的利基,也不可為了增加自己的生存利基,而放棄休息;並且,更要積極地為他人保留屬於他的好處與權益,不可心生妒羨進而奪取。

到了新約,耶穌也不在意別人搶了他的鋒頭、盜用他的名氣,只淡淡地說:「不反對我的就是跟我一道。」在耶穌,沒有輸不起的未來,不是因為在他的國度裡有全民健保、社會福利、民主政體、大有為的政府、兩位數的經濟成長率,他要他的跟隨者不要為明天憂慮,他提醒我們:野地的花不種也不收上帝還妝點它,祂當然會把好東西留給世人。換句話說,在耶穌的國度裡,只有信靠上帝的帶領。

或許有人會說,向著標竿直跑的保羅,不也很有競爭者的氣勢?噢,那可不一樣,保羅可不是鼓勵大家要與其他人爭輸贏,他只是勉勵所有追求真理的人,要本著全力以赴的態度。

身為耶穌跟隨者的我們,打算要相信什麼?要把自己和我們的兒女交託上帝的帶領,還是繼續信賴競爭力?

大學時曾有位弟兄懷抱壯闊的心志,深願台灣也能逐漸變成以基督教文化建立的社會。即使同團契的我們當時不過20出頭,各個躊躇滿志,但仍覺得他的理想太遠大,遙不可及。時隔18年,上帝奇異的帶領,讓我在一個以基督教文化建立的異國社會裡生活了近兩年,我真為自己當年的目光短淺羞愧。

競爭力,很有事,是以未知的未來威脅利誘他人屈從權威與窠臼的暴力,是冠冕堂皇遂行罪性(人性黑暗面)的幌子,多半短視近利,並且在我們再自在不過的生活裡隨處可見,而我們也習慣了。理想或許遠大,但我們如果不決定向著前方遠處的標竿一步一步慢慢走去,不僅永遠到不了目標,我們還會被習以為常的文化一點一點吞噬掉。

(封面相片來源:Marco40134 / CC BY-NC-ND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