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愛的智慧有多可怕:反駁某些「基督徒」在劉曉波逝世之後的言論

20283

劉曉波被中共虐殺之後,全球有良知的民主人士無不表達同情和憤怒,惟有少數自稱「基督徒』(耐人尋味的是,又都自詡爲「改革宗基督徒」)的人士居高臨下、自以為義地發表某些自以為是的言論。這些言論不僅有害於社會公義的彰顯,而且也有害於基督福音的傳播。因此,我有必要提出商榷和反駁的看法。

有一名北京基督徒李岩在微信上説:「沒有來自上帝的真理,就只能是道德主義的受苦。我很敬佩王怡牧師,站在真理上批評曉波老師是道德主義的受苦。」

臺灣靜宜大學教授柯志明在臉書上發文指出:「作為一個基督徒,我堅定地相信,若沒有那位為劉曉波及所有中國人而被判死刑釘十字架流血而死但又復活的耶穌基督,離開了祂,劉曉波的死將毫無意義,與其他世人的死無異。」

當我發佈台北濟南路長老教會和臺灣基督教長老教會總會將在本月30日晚上7點至9點爲劉曉波舉辦燭光追思禮拜的消息之後,在上海牧會的年輕牧師謝昉在我的臉書上留言説:「借教會為之舉行追思禮拜則極為不妥,也向世界傳遞干擾福音的資訊,似乎讓人覺得只要『行公義、好憐憫』或從事符合聖經倫理的活動就可以得救,這是有違福音的。望深思熟慮。」

這三種標榜改革宗神學的論調,讓我感到相當難過和遺憾,尤其是三位發言者都是跟我熟悉的主內肢體。然而,吾愛吾友,吾更愛真理,不得不撰文與之商榷。我遺憾地看到,他們貌似神學正確的言論,毫無愛心與悲憫,無非是為了顯示自己「神學正確」或高人一等。他們對劉曉波的輕視乃至蔑視,間接地跟共產黨對劉曉波挫骨揚灰的暴行相配合。他們否定上帝普遍恩典的教義,自以為是天堂的守門人,任何人都得跟他們購買一張門票,才能進入天堂。

近年來,改革宗神學在華人教會的復興,是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然而,我越來越發現,有一群人將改革宗神學推向極致,比賽「誰更改革宗」,或者「誰是百分之百的改革宗」。假如加爾文來到今天他們主持的教會,恐怕也會被排斥在壁壘森嚴的「改革宗」之外。某些一旦戴上「改革宗神學家」的面具便不可一世的人物,其實是極端不寬容的原教旨主義者,他們將愛和公義相平衡的福音加以意識形態化、教條化,淪為耶穌所痛恨和譴責的法利賽人。

這一次,這些「改革宗代表人物」關於劉曉波的言論,在社交媒體上受到教會內外普遍的質疑。

首先,劉曉波是否爲基督徒,我想只有他自己知道,當然上帝也知道。其他人多年無法接觸到獄中的劉曉波,對此難以下定論。即便我們暫時認為劉曉波是非信徒,關於教會是否可以爲非信徒舉行追思禮拜,在基督新教內部似乎並無定論。然而,謝昉牧師輕率地對教會爲劉曉波舉辦追思禮拜下了一個「干擾福音」的嚴重定罪,讓人感到莫名驚詫。

對此,此次紀念活動的舉辦方、台北濟南路長老教會的黃春生牧師在臉書上留言説:「本質上都是為自由民主價值在奮鬥的人,自由民主也包括自決權。如果劉曉波活得更久,他也會有更多民主自由的體悟與論述。為一位勇敢的中國人權鬥士舉行追思會,是我們可以做的事。」

而教會公報社的總編輯方嵐亭牧師也留言説:「我現在最大的領受,是他為他那被奴役的同胞們能獲得自由受苦受難,而我自己很慚愧在身心自由下靈魂是那般囚禁。」

主流出版社總編輯、爲劉曉波出版文集的鄭超睿弟兄在臉書上指出:「我當然了解不同的宗派對於追思禮拜、喪事禮儀有不同的見解,這部分我絕對尊重。但別的宗派有不同的做法,也請尊重,宣教的方式有很多種,不要隨便指責別人『有違福音』。我忍不住要說,對於一個被獨裁政權壓迫至死,並且從著作中很明顯可以看出這人至少是一個慕道友,然後呢,有一些基要派的信徒議論紛紛,究竟可不可以幫這人舉行追思禮拜。我只看到神學,看不到愛。我聞到一股濃烈、不帶馨香的法利賽人味,有些人重視的是神學正確,像糾察隊一樣檢查大家有沒有守律法。……余杰當年受洗成為基督徒的時候,亦師亦友的劉曉波先生就在旁邊觀禮,余杰曾經告訴我,如果有一天劉曉波先生出獄後,他很希望也有把握要作劉曉波先生受洗的觀禮人。很遺憾的是,劉曉波生前的最後幾年就在獄中被囚禁至死,最後還被強迫火化、海葬。我不會去論斷誰是不是基督徒。最後我想說,追思禮拜有一大部分其實是為了還活著的人所舉辦的。」

對於其他兩種認為劉曉波不是爲耶穌基督而死,其死亡就毫無意義的論述,在北美牧會的王志勇牧師評論説:「喪失基本常識和良心,劉曉波就是因為見到此類的神棍而不願意到教會中受洗的!」

臺灣基督徒學者、傳道師洪聖斐在臉書上也留言指出:「上帝是不是外邦人的上帝?當然是!上帝有沒有興起外邦人在祂的計畫中扮演角色?當然有!上帝有沒有跟外邦追討過他們實施暴政的罪?當然有!那憑啥說拿劉曉波的死說嘴?……某位基督教界有名的大學教師拿劉曉波的不幸作文章。真的該去讀一下耶穌在《啟示錄》中對以弗所教會的責備。」

還有一些弟兄姊妹也在臉書上留言。有人説:「那位大學教師也是基督徒嗎?若是那真是太不該了,中國拆教堂的行為那位教師沒看見嗎?還是視若無睹?如果是視若無睹還替這種不公不義的政權歌功頌德,那他根本不配為基督徒。」還有人説:「也許可以用《沈默》來作為回應,耶穌用自己的生命向世界遞出橄欖枝,是要讓所有人都能被他的愛所拯救,無論認不認識祂.何況說不定其實劉曉波比很多人都要來得更認識神,只是還沒有受洗.耶穌的愛是寬容的,這個時候應當與哀哭的人同哀哭。」

劉曉波爲公義和愛而獻身,此事至少彰顯出上帝在這個世界的普遍恩典。在上帝宏大得超乎我們想像的救贖計劃中,上帝並非單單使用基督徒,也使用非基督徒。很多不是基督徒、甚至是「異教徒」的偉大人物,也在用生命踐行某一個層面的上帝的真理,比如甘地、哈維爾、達賴喇嘛等人。他們都不是基督徒。然而,我在精神上與這些追求公義和愛的人的相通性,超過了跟那些將聖經經文和基督教教義當作磚頭砸人的所謂「基督徒」的相通性。

我閱讀過劉曉波的很多文字,發現劉曉波研讀過聖經和許多神學著作,內心深處充滿了對真理的渴慕,甚至比很多「教主式」的專橫獨斷的基督徒更接近聖經真理。劉曉波在〈鐵窗中的感動:獄中讀漢斯‧昆《論基督徒》〉一文中寫道:「基督教信仰的最偉大之處在於:人之為人,首先是愛,其次才是智。無愛的智慧越卓越,就越有可能作惡多端。絕對的愛無條件地構成人性的必須條件或前提。」願劉曉波的這句話能讓那些缺乏愛心、冷漠怯懦的基督徒們反省自己的信仰真貌。

(封面相片來源:ryanne lai  / CC BY-NC

19 意見

  1. 當有基督徒連最基本對人性的尊重也沒有時,他們的基督徒身分就跟撒旦分別不大。再者,基督徒身分不是用來判斷他者,而是對自身的檢視。

  2. 從基督信仰的正統教義來看,全世界的義行再加上全世界的世界級獎項都不能等同於耶穌的寶血,非基督徒當然不認同,但真正的基督徒都會阿們感謝上帝。全世界歷來都有很多讚揚耶穌甚至會去作禮拜的慕道友,卻不願認罪悔改稱耶穌為主,若加上他是個了不起的偉人、絕世英雄、高尚人格者,這樣就可以等同是認罪悔改、被耶穌寶血救贖、因信稱義、稱上帝為父、能通過最後審判有永生嗎? 當然不可能! 不然就是越過聖經的教導了,想要在上帝的話之上創造人自己的標準了。
    當然,這都無法否定有太多太多基督徒的生命見證遠遠不如許多非基督徒,基督徒應該常常為此反省及慚愧,但即使如此,也不能因此反證那些具有高尚人格的非基督徒的義行就等同於耶穌的寶血,即使他們是多麼令人尊敬、或與我們多麼親近,甚至,即使他們尊崇耶穌。這突顯的不是基督徒有多麼高尚,相反地,這突顯的是人是如此的不配上帝的恩典,與上帝的慈愛是如此長闊高深。
    雖然上帝的慈愛是如此長闊高深,雖然事實上我們不能確定誰才是真正的基督徒,但這不代表我們可以越過上帝的教導。上帝是輕慢不得的,上帝的教導當然也是輕慢不得的,而那些想要越過上帝而為自己所偏愛的所發明出來的教導,就是偏離上帝的愛的智慧,也是想立自己的義,更彷彿當初想如上帝一樣決定善惡而越過上帝命令的夏娃。

  3. 唉!你們都是信主時間長過我,根基牢固過我,聖靈在你們身上結出的果子多過我的人。但在人裡面有靈,全能者的氣使人有聰明。 尊貴的不都有智慧,壽高的不都能明白公平。 因此我說,你們要聽我言,我也要陳說我的意見。

    爲什麽不把人家的原話完整地貼出來呢?我恰巧看到過謝昉的這個評論。那是一個提醒,是針對今次追思禮拜是不是傳揚基督的名的一個提醒。善意不善意,我想主一定會判斷。但是這樣一個提醒就是沒有愛了,這本身是不是論斷呢?“劉曉波爲公義和愛而獻身”這話沒錯,但是這公義是基督的公義嗎?這愛是基督的愛嗎?或是可以見證基督的公義,還是可以見證基督的愛嗎?我就弄不懂了,我們這些基督徒不是應該在世上做鹽做光嗎?看到我們這篇文章的世人會是一個什麽體會呢?會因爲我們這篇文章就多認識基督一點嗎?會因爲看到我們這篇文章就開始考慮自己的信仰問題嗎?我們竟然舉著聖靈的寶劍互相間殺來殺去的;聖靈的寶劍不是用來抵擋魔鬼的嗎?現在,魔鬼恐怕在旁邊竊喜呢。

    “有人看這日比那日強;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樣。只是各人心裏要意見堅定。 守日的人是為主守的。吃的人是為主吃的,因他感謝神;不吃的人是為主不吃的,也感謝神。”‭‭羅馬書‬ ‭14:4-6‬ ‭CUNP-神‬‬

  4. 代Monica Augustine Chen轉貼他的回應:
    我在華神聽過余杰先生演講,後來也讀他的書,追蹤他的臉書。雖然不見得同意余杰先生所有觀點,但迄今仍尊敬他的勇氣,也欣賞他的才華。對於余杰先生發起追思劉曉波的活動,我也樂觀其成。
    不過,對於余杰先生就柯志明老師7月14日〈這些世俗之子都無法真明白生命的意義〉(柯老師原文無標題)一文的指教,自己有如下觀察,提供大家參考:
    (1)柯老師其實在文中強調:「劉曉波,一位公開盛讚耶穌基督及其啟示之真理與精神的中國人,他被囚而死令我們哀慟與敬佩」,這「哀慟與敬佩」,說明了柯老師的出發點並不是要對劉曉波有所貶抑,或因為劉曉波「是或不是基督徒?」否定他曾經的貢獻。
    (2)我認為柯老師此文並不是要討論劉曉波「能否得救?」。正如余杰先生所說的:「他最後在獄中的八年,與上帝的關係,無人知曉,所以不能妄自論斷」。
    (3)我所讀到柯老師文章的關鍵句是「你是哪種人,決定了你哀慟義人之死是否有意義」,「只要你是一個無神論者、唯物論者、人本主義者、現世主義者、反基督者,你為義人的死哀傷與『義怒』最終都是無義的,而且是虛偽的(雖然你絕不這麼認為),因為你完無法為受害人的義人平反、主持正義、恢復生命、給予永恆的賞賜」。
    (4)換句話說,是柯老師、余杰先生和您我共同的基督信仰,相信余杰先生口中被「虐殺」的劉曉波先生,終有被平反的一日。
    (5)對柯老師這篇文章的理解,應該回到他文中所引用他2008年發表在《獨者:台灣基督徒思想論刊》第十五期(2008年春夏)的這篇〈耶穌的復活與人的死亡〉。
    (6)柯老師其實只引用了一小段:「死亡不只不能限制上帝的生命主權,死亡也不能限制上帝的義」、「如果死亡徹底否定了生命,那麼也將徹底限制上帝的義,這樣,死亡將成為罪惡的避難所。一旦死亡臨到,惡人的惡將無法被追究。這將是最荒謬與最不義之事」。
    (7)但這已經點出他這文章的「核心關懷」,那就是:「死亡不會是惡人的永恆避難所,也不會是義人的永遠葬身地。基督的上帝會從死亡中將惡人叫起來審判、定罪與報應」。
    (8)這也就是柯志明老師2008年這篇〈耶穌的復活與人的死亡〉所強調的:「行善的,復活得生;作惡的,復活定罪」(約五29)、「復活不只關乎生命,更關乎上帝的義」。
    (9)也因此,我認為柯老師強調「耶穌基督是我看待劉曉波的唯一視角與座標,對我而言,也只有從這個永恆的視角與座標才能看見真正的他,評價他,並紀念及哀悼他的死」,是要帶出「神的公義必將彰顯」此一結論。正如柯志明老師在〈耶穌的復活與人的死亡〉一文所說的:「上帝很清楚地在耶穌的復活中向我們啟示,祂的義必定不受任何不義勢力的限制,尤其死亡。因此,誰會渴望復活呢?那些愛生命的人;誰會厭惡復活或否定復活呢?那些傷害生命又不在乎生命的人」、「耶穌的復活不單意指他個人的復活,而更意指上帝公義的彰顯,意指行善是有意義的,意指遵行上帝的旨意是不會徒然的。這就是道德之盼望所在。在耶穌的復活裡,道德虛無主義沒有任何存在的可能」。
    (10)對世俗之子來說「死亡徹底結束了生命及其一切」,但對基督徒來說,死亡不是結束。我們「紀念及哀悼劉曉波的死」如果有意義,是因為有一天「神會從死亡中將惡人叫起來審判」、「神的公義終將彰顯」。希望以上的說明,有助於大家理解柯老師此文的關懷,也減少基督徒間不必要的誤會與齟齬。

    出處: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485246228505268&id=100010596846352&pnref=story

  5. 耶穌說:「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
    然後耶穌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用無條件的愛走向十字架,在十字架上「成了」!
    而如今我們卻仍然迷失在律法的十字架裡?

  6. 余的这篇文章……难道不是赤果果的偷换概念吧?大家反对的,明明都是一些zz基督徒仿佛如丧考妣一般的表现,更有牧师称呼其是真理的明灯啥啥的,然后余强行瞎扯为教会是不是缺乏公义和爱……
    还好教会里,民运基督徒和民运牧者是少数群里,感谢神。联想余杰在fb提到,不祭奠刘先知的华人都是辣鸡,嗯,感谢主,我们宁愿做这种辣鸡,也不愿意让神的“公义”成了手里的凶器。
    最后引述一句这段时间流传很广的话:这把空椅子不是这个时代的盼望,那座空坟墓才是。

  7. 还有一点,余的文章全部在胡说八道
    不同意以教会名义的哀悼,就是等同于不哀悼刘?
    反对牧师利用讲台为明运份子背书就是没有爱和公义?
    指出刘并不是因为基督而受逼迫遇害的事实就是居高临下的自以为是?
    跪求你们这些明运份子,明运基督徒啊,省省心吧,哀悼就干干净净的哀悼,不要扯上基督,你哀悼他的勇气,观点,遭遇都可以,但是不要扯上基督,圣经里可曾有为奋锐党这么背书的时候?

    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连奋锐党都算不上。

  8. 這篇文章引述的三個資訊重點都不是定罪什麼人,而是在討論真理;但這篇文章只認為他們在定罪別人,卻提不出所引述者違反的聖經或真理原則在哪裡,卻用許多自己想像的假設性內容來解釋他們的文字,這樣合乎邏輯、合乎真理嗎?

    如果本文作者只是要偷渡自己的意識形態,實在不需要假借智慧之名;寫一篇文章抨擊別人定罪作者所尊敬的人,但別人也可以用同樣的論點來質疑本文,這樣的文章根本毫無意義。

    本文更嚴重的問題在於如上面幾位網友提供的資料,作者不僅定罪別人,甚至還明顯地斷章取義誤導讀者,這是更惡劣的態度。當本文作者想要別人反省他們的信仰真貌時,請先以同樣的標準來檢視自己。

  9. 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这篇以爱的名义发布的文章,竟然是在抨击主内弟兄。作者的心思完全用在了辩论本身,论点论据再充分,也只不过是证明了自己的骄傲。难道基督徒所传讲的“谦卑的心”就是这幅模样吗?

  10. 謝昉牧師在你的臉書上留言,你沒有回應他,卻在這邊發表公開文章抨擊他「居高臨下、自以為義地發表某些自以為是的言論」、「毫無愛心與悲憫,無非是為了顯示自己『神學正確』或高人一等」,請問余杰先生,你這樣做就是有愛心嗎?為何不直接在人家的留言下方回應呢?這種不屑的態度,不也是「居高臨下、自以為義」嗎?

    說不定人家的意思根本就不是你解讀的那樣呢!

  11. 竟然用普遍救恩來合理化又易於個人意見的立場皆非愛的態度嗎?余弟兄其實表明了,和我不同意見者皆不出自真理,他其實體現了「吾愛真理但吾更愛好友」的立場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