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論公共政策,需持守善意理解原則

575

前陣子高雄有一位老師因為在學校教授性別平等課題,竟然被反同志的保守家長團體告上法院,指控該名老師猥褻和妨害風化。

妖魔化對立意見,是台灣社會在處理公共議題時很大的一個困擾和阻礙。許多政策都沒辦法訴諸理性辯論,已有明確立場者只是不斷地對對立異見者進行攻擊甚至抹黑栽贓。濫訟這種手段都拿出來壓迫老師,著實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以訴訟壓制老師,當然不是認為法律會判這名老師有罪,而是以訴訟作為手段對老師施加心理壓力,迫使老師退讓或禁聲。

我自己經營的評論粉絲團,三不五時也會被立場意見不同者洗版攻擊,惡言相向。這些人訴求的從來不是透過理性辯論說服人,而是以恐嚇威逼壓制人。

遺憾的是,這些威逼恐嚇的手法,在講求愛與寬恕的基督教社群也存在。雖然不能說百分百,只要看一看附和反同婚論述的基督徒之言行,昭然若揭。

面對公共政策辯論時的對立異見者,不願選擇「善意理解原則」(從對方發出此一意見必然有其善意的角度看待其所提出之論點與論證,找出雙方都共同看重或接受的共識作為論辯前提)進行理性論辯,而是以非我族類一概妖魔化的手法,對待議題中的其他意見者。並且,妖魔化異見持有者的情況,比善意理解還要普及。

理性思辨是一種寶貴的思考決策工具,我相信是上帝賜給人類治理這地的重要能力,也是人類有別於其他物種的關鍵能力,更是人類懂得反省改過的能力。

然而,理性思辨下的論述開展與說服的確比較緩慢,比起以恐嚇威脅的方式。

北風與太陽的故事大家都讀過,如果說恐嚇威逼就像北風,在民智已開的現代社會,被逼迫的對立意見者只會更加團結抗拒,絕對不會屈服。唯有選擇以愛包容與接納,以愛傳遞訊息,才能讓對立意見者願意停下腳步與自己交流,才可能找出雙方都能接受的最大公約數。雖然進展較為緩慢,但是對社會來說卻是相對健康而穩健,不會因為有歧異的政策之辯論而被撕裂且彼此仇恨。

台灣社會在公共議題辯論上需要導入善意理解原則,不能在已激化對立的妖魔化手段彼此控訴。否則無助於意見交流,只會讓各陣營的支持者彼此仇視,以比拳頭大小的方式對政策做出裁決。若真走到這個地步,基督徒人數壓倒性少過非基督徒的台灣,基督徒的聲音只會被淹沒。

無論哪一種議題,無論聖經或教會的立場多麼堅定不可動搖,都不代表可以使用妖魔化或抹黑他人的手法強行推廣之,只能以愛心和誠實的語言訴說,留給社會自行選擇。

積極參與公共議題的基督徒應該要捫心自問,在面對與自己不同立場的異見時,到底是抱持何種心態?如果我們尊重每一個人都是上帝創造的獨立個體,尊重每一個人都有自主裁決權,那麼我們就應該停止惡意理解異見者的作法。

基督徒是和平之君,是帶來福音見證好消息的光明使者,不該以上帝或聖經為由製造紛爭撕裂社會,傷害與我們不同立場與意見的人,他們也都是神的造物,我們的弟兄姊妹。

(封面相片來源:Tom Anderson / CC BY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