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社會不公義,如何與哀哭的人同哭?

443

8月15日下午發生全國各地大停電的事件。起因於中油人員與承包商未依照標準作業程序施作,導致電腦自動控制系統發出異常訊號,關閉氣閥,天然氣供應中斷2分鐘。以天然氣為燃料的大潭發電廠的發電機組,因著接收不到供氣,導致六部機組同時跳脫,無法發電,電力瞬間減少438.4萬瓩。負責輸送的電力系統,一時之間少掉大量供電,為了維持電力供需平衡與維持安全運轉頻率59.5Hz,避免造成電網的崩潰、導致更大規模停電,電腦判斷啟動「低頻卸載」模式,中斷用戶電力、減少用電量,讓系統能夠恢復到安全運轉頻率。估計當天受影響的停電戶數達160多萬戶。

高效率卻高風險的現代社會

一個中斷供氣2分鐘的小狀況,卻演變成達160多萬戶停電的重大事故。這看似不可思議的現象,其實一點也不令人意外。早在 1984 年美國耶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查爾斯 · 培羅(Charles Perrow)就研究了美國當時發生的三哩島核電廠意外、石化工廠事故、太空梭爆炸等重大意外事故的發生原因與影響,提出了「常態性意外」(Normal accident)理論。理論指出現代社會與產業的效率,高度仰賴集結了眾多人員、技術等系統組件的大型系統之運作。

不僅如此,為了達到分工效率,不同系統之間也往往存在著彼此相依的關係。當組件越多,因組件失靈而導致系統停擺的風險也越高。而原本仰賴系統來維持某些需求(如電力、糧食、安全性等等)的人或機器,也就暴露在受災的風險當中。以這次815大停電來看,供氣系統的自我保護措施(斷氣),讓發電系統受到斷料的影響,因而電力系統也啟動自我保護措施(斷電),以免電網崩潰。也因著仰賴集中式電源的用戶們規模龐大,使得斷電的影響也藉此進入到社會各層面,成為廣泛性的影響。

系統帶來驚人的效率,相對的,一個微小的錯誤,也會藉著系統而放大災害。這就是系統結構所帶來的加成效果。要降低系統失靈致災的風險,就需要先了解整個系統的運作,重新設計系統,增加系統承受風險的韌性,以降低意外進一步擴大的可能。

理解他人痛苦與制度壓迫

從信仰的角度來看,當聖經上稱「罪已經進入了世界」,我們稱這個世界是充滿罪的墮落世界,這裡的意思並不僅僅指稱個人的罪性,以及某些個人的惡行而已,更細緻地來談,也含蓋了人際互動所建立起的社會結構與關係。這個社會結構與系統一樣具有加成的效果,能將個人罪性的影響放大,也使得某些人受害而深陷在各種痛苦當中,找不到出路。當面對這些受苦者時,有些基督徒往往很直觀地說「你需要福音」。是的,人人都需要福音,這句話沒有錯。但對受苦者而言,他需要的不是有關信仰的教條或把信仰當成心靈寄託。受苦者更需要的是得到解決問題的幫助。而這一點,往往是基督徒想成為安慰者時的挑戰。

在羅馬書12章5節保羅說「與哀哭的人要同哭」。在個人層次上,這是教導基督徒應該同理受苦者的感受,與他一同承擔憂慮。但更進一步來講,這也是指基督徒需要能夠真正理解對方的痛苦、困境所在。放到社會層次,這也不僅僅只是同情,更是看見那造成痛苦來源的結構困境何在,理解壓迫的結構,並且看見個人的微小罪性如何透過結構成為巨大的壓迫。然後,嘗試透過制度的改革,以減少受苦。

舉例來說,像是「貪婪」。每個人都想要多賺一點錢,想要累積財富,為自己的未來做打算,這是合理的。但當人將賺錢擺在第一位時,保羅說「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摩太前書6章10節)事實上,貪婪不僅是讓我個人被愁苦刺透,更重要的是,貪婪會被結構所放大,讓其他人因著個人的貪婪而受苦。而這個結構是甚麼呢?就是資本主義的運作邏輯。

看見資本主義中的每個「人」

社會學家大衛‧哈維(David Harvey)在其著作《資本社會的17個矛盾》當中提到,資本社會是以貨幣來衡量價值,也包括勞動價值。然而在資本體系當中的主要運作邏輯,乃是以資本來集中更多的資本。因此在實際運作上,大資本企業會不斷地透過投資、金融交易、壓低營運成本、減少損失等方式,擷取更多的利潤。因此企業會尋找各種能夠降低成本的運作模式,將內部成本外部化。

例如轉往環保要求不高的發展中國家,減少環境設備的投資;透過壓低勞動條件的方式,減少人事成本的支出,如減少正式員工,改聘派遣人力或契約人力,以降低勞保等成本。甚至透過大數據的方式計算精密的人力需求量,來進行彈性排班,精準控制人事成本。

然而對員工而言,彈性就意味著不確定,直接承受變動的成本。不斷變動的班表,就是勞工必須犧牲自己的私人生活、家庭生活等時間,來配合公司的運作。勞工過勞乃至致死的情況,也不斷地在新聞上出現。甚至有些公司會刻意降低帳面上的工作時數,以減少勞保、加班費等的支出,這是將安全與健康風險轉嫁給員工承擔。更不用說當資本指向生活中的其他領域,如房市,拉高的房價與租金,將迫使勞動者連安居的住所都不可得。

面對社會結構所放大的預期外的惡事,不能僅止於道德性的勸說或譴責。乃必須從制度結構的角度,來進行調整,設下閥門關卡,以阻擋惡化。若以勞動條件來說,就是需要訂立工時上限、減少過勞的班表安排(如航空業的紅眼班機)、加強勞動檢查等等保障勞動條件的措施,以阻止純粹的資本邏輯侵入私人生活領域當中。

在信仰中,我們若相信每個人都是上帝的創造,都存有著上帝的形象與身而為人的價值,那我們就會期盼這個社會能夠給予一個人基本的生活需求,經由公共投資(如醫療、教育等),建立基本有品質的生活基礎。同時也能夠給予邊緣群體有發展的實質機會。透過建立公共性,為這個社會帶來盼望。

X X X

我們在教會中,相信都會遇到因為彈性班表而導致聚會不穩定,甚至連小孩都沒有時間去接送,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的弟兄姊妹時,除了為他禱告,也為他的處境感到同情外,是否能夠更進一步地想到「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是否能夠再多往前一步,去協助避免更多的人落入這般光景之中?這就是「與哀哭的人同哭」的積極實踐。

(封面相片來源:presidential office / CC BY;蔡英文總統視察「林口發電廠」新一機汽機廠房,並聽取廠方簡報。)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