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辨別有人在胡說八道

5132

最近各大專院校已經陸續開學,也不知是從何時開始,各個大學都會在鄰近開學前舉行「新生『家長』座談會」;新生座談可以理解其必要性,但實在難以想像為何連家長也如同小學班親會一樣踴躍出席大學的座談?甚至在我所知道的學校裡,很多時候家長對於學校,對於科系的提問要比學生自己多出許多。

這些提問除了像是宿舍的管理如何、系上軟硬體設備如何之外,更多的還是在於關注學生未來的就業發展。這些問題很大一部份反映了台灣家長對於子女未來的焦慮,特別當少子女化成為台灣社會未來不可逆的趨勢時,家長對小孩的期待,以及對子女未來的「干涉」程度想必也就越來越高。

只是,許多時候大學教師們也落入這些問題的邏輯裡,於是在座談會上這些教授們成了大學新生的保姆,除了噓寒問暖之外,還反覆地叮嚀他們要注意身體健康,出門在外要注意自身安全云云。家長們關心學生未來的就業,大學就努力地為學生們畫出一個未來可能美麗的想像,好的「位子」,多又穩定的「銀子」。

可以理解,為了讓學校在少子女化的海嘯中不至滅頂,許多學校早已使出渾身解數招攬、留住學生,只是不免讓人欷噓的是,在台灣的公共場域中,教育的目的早已是一個不再被討論的理想。

或許這也是為何日前哈佛校長德魯·福斯特(Drew Faust)一段對新生的談話,之所以會在網路上廣為流傳的原因。在演講裡她不僅清楚地表示:「教育的目標是確保學生能辨別有人在胡說八道」,她更藉著對近來哈佛大學遭指控在招生過程「涉嫌歧視亞裔」事件的反省;指出大學教育的意義在於對真理的追求,而保持多樣性是追求真理的重要前提。

「教育的目標是確保學生能辨別有人在胡說八道」,乍看之下十分簡單的道理,但很多時候卻是華人教育裡常常被忽略的初衷。有太多的時候我們所重視的並非求真,亦不求善,甚至不求美。我們其實並不在乎是否有人在胡說八道,所在乎的其實只是我能從這得到什麼「好處」、「用處」。

在某種程度上這其實也是今日教會與教牧的問題;許多時候不論是教會的講台還是主日學,其目標並不是確保會友能「辨別講台上有人在胡說八道」,甚至其目標往往也不真的在乎是否教會領袖所傳講的,在對聖經與信仰的認識上,有「按著正意分解神的道」?有更多的時候,教會裡要求的是「順服」;這樣的信息與暗示,藏在弟兄姊妹的言談間;主日學的故事裡,小組的分享中,主日講台的設計裡:要順服權柄,因為順服帶來蒙福!

如果我們的信息繞來繞去總不脫這樣的主題:順服、蒙福,不抱怨,正向積極……我們又怎能期望會友們能建立起分辨的能力?如果教會裡的教導擺脫不了總是輕輕柔柔的「心靈雞湯」式的主題式講道,而不願意扎扎實實地帶領會友面對經文真正要告訴我們的意義,讓神的話語真實地刺穿我們生命的虛假與老我,那麼不論是領袖還是會友,終究,我們還是只是為了自己的好處,在聚會,在服事,在日復一日的聚會中虛度生命。

正如德國神學家杜樂蒂・左勒(Dorothee Solle)在其著名的《想像與順服》一書中所指出的:順服是致命的,只有想像能帶來幸福。一昧的順服只會讓我們失去判斷的能力,不再能夠辨別講台上的人是否胡說八道?然而只有想像能帶出美德和幸福,能讓我們在鄰舍的臉上,發現上帝!

(封面相片來源:Wiki,哈佛大學校長Drew Faust。)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