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年/談全職傳道人的待遇——尼希米時代的再現?

1514

此篇針對的對象是—主張傳道人必須是全時間服務的教會/堂會。若同意傳道人可兼職或部分工時模式的教會,不在此篇之探討。

首先想說的是,在教會眾人才之中,我並非財務金融專才,只盼望藉此拋磚引玉,盼望有財務金融專才的弟兄姊妹可以為教會中全職事奉者(領一份薪水),來擬定合理且讓傳道人無後顧之憂的待遇。

從小在教會圈子裡長大,在我所認識許多的傳道人中,還沒有任何一位是為了想過「優渥一點」的生活而投入此呼召的。雖然偶有一些在財務上出現缺失的負面案例,但絕大多數的傳道人並非如此。當然我們不排除有一些帶著「斂財」動機者;極少數可能在裝備期間就帶著這樣的動機,大多可能是在事奉中陷入試探,也有不少是因著薪資待遇制度的不健全,而落入金錢的試探後而失腳,這些當然惹上帝的憤怒,但同時是否也是你我應該憂傷、並且教會全體應當一同負起的責任?一方面要有健全的薪資制度和監督機制,另一方面要主動避免教會的傳道人能免於這類試探。

有幾次親自聽聞台北市的教會傳道人薪資待遇落在28K(2萬8000元)甚至更低,並且都不是發生在財務弱小的教會,而是在千人教會(主任牧師的待遇可能都在80~90K上下的教會)。這不禁讓我想到尼希米時代——「供職的利未人與歌唱的都各奔回自己的田地去了」。這背景同時也能指向瑪垃基書中,關於獻供物給耶和華有重大的缺失,並被定位成這是偷竊上帝之物。

有一句話很精準地反映出奉獻的真義——「一個教會的財務反映出來的是屬靈生命的景況。表面上是財務問題,但其核心卻是信徒愛神以及愛教會的心。」雖然這句話很好,但無奈的是,同樣的話卻也能成為教會斂財的工具。當然背後必有上帝的震怒和最終的審判,但積極的作為方面,教會要制訂健全的制度。

而談到制度面時,大多教會和信徒,一方面受到過去「傳道人就是要吃苦」的時代印象,一方面也矯枉過正,深怕傳道人可能貪財,而只重於嚴格的監督,卻忽略了應當為傳道人的身家有周全的規劃,以讓一位事奉者得以安身立命、無後顧之憂地被培植和養育成為將來成熟的牧羊人。這不僅僅只在談論財務問題,乃關乎下一個世代的牧養環境的健全,更是直接關乎教會的大未來!

接著讓我們好好來想想關於「貪財」或「奢侈」。以今日教會中那麼多具有財務金融專才的兄姊,是否可以試著不再使用過於模糊的用詞,而是能從專業的角度、數字來標定清楚的界線呢?若教會的監督者、長老、執事只要稍微多花點心思,許多財務的水準線是很清楚的;例如,主計處在2015年的計算,在台北市最低每月支出是2萬7216元,全台灣平均每月最低消費支出是落在2萬0421元……,這些數字是非常清楚的。今日的職場青年若落在此區間,就可被稱為是「貧流層」。試想,貴教會傳道人的薪資若落在此區間,我們又比尼希米或瑪垃基時代的處境好在哪裡呢?

上述都尚未談到傳道人家庭、生病、意外、退休養老、居住問題……,更多時候我知道,有些傳道人還經常掏腰包為許多人或事工奉獻。「貪財」或「奢侈」對絕大多數的傳道人距離甚遙遠,今日有很多傳道人的薪資水位事實上是落在「貧流層」,卻礙於教會「古老傳統」——傳道人不要談錢、要訓練吃苦、忍受貧窮……。但最後經常的結果是人才流失、一堆流浪傳道人、甚至劣幣區良幣,導致教會真理、教導、講台混亂,那不就非常可以理解今日教會的亂象嗎?

盼望教會有專才的兄姊,務實地、數字化地擬定出屬於該教會適當的給薪制度,從財務面一定很好界定什麼是「太過富裕」,又多少是「太過貧窮」;如何是讓一個傳道者能「安穩」、「無後顧之憂」的薪資水位,這在今日應當不會是個太困難的題目。另外,談到待遇也必須簡單談談「聘任」的問題;仍然還有許多教會(例如地方教會、浸信會……),都還有一年一聘或兩年一聘(最誇張的有半年一聘),到期限時就要再次召開會議,同意或否決一位傳道人的聘僱與否……。這樣的制度先不談「安身立命」了,這到底要如何讓一位牧者確立牧養關係,營造出牧養場域基本的健康,我想都是問題了。

必須再強調一次,這不僅僅只關乎財務問題,更關乎教會的健康和未來!

後話:
1.傳道人自身當然需要好好督促自己,上進、用功,帶著向著主的熱情專心事奉。
2.若教會仍堅持傳道人就是要貧窮,那基本上就不可以禁止該傳道人兼職或部分工時,不但不合經訓,基本上也違法(生存、工作、居住……是基本人權)。

「申命記二十五章4節:牛在場上踹榖的時候,不可籠住它的嘴。」

(封面相片來源:MTSOfan / CC BY-NC-SA

作者簡介/光年
神學院道學碩士畢業,目前於教會職任傳道。喜歡電影、爵士樂和料理,時常與摯友暢聊神學,偶而捲起袖子下廚烹飪,吃喝之中體現信仰和教會。最在意的是教會講台的傳講,並於神學上持續精進中。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