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庇護公義的責任

532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上任以後厲行「反毒戰爭」,由於手段兇殘血腥且全然不顧程序正義,遭到各界抨擊。許多執法的警員因為良心不安,決定出庭作證,揭露菲國當局各種劣行。菲律賓天主教會也伸手庇護這些員警,讓他們得以免於長官的壓迫。

菲律賓天主教會主教團主席比列加斯大主教(Archbishop Socrates B. Villegas)本月2日發表牧函,指出一些對自己在「反毒戰爭」所扮演的角色有所疑慮的員警前往教堂,表達出面作證,將自己參與各種法外殺人與即刻處決等行動公諸於世。

比列加斯大主教指出,這些員警的良心催逼他們。他們前往教堂尋求避難所、救助和保護。天主教會傾聽他們的聲明、引介律師提供法律協助,但不會指導這些員警如何作證。

比列加斯大主教表示,如果這些員警寧可接受教會的保護,天主教會將不會把這些員警交給當局。

菲律賓警政總長德拉羅沙(Ronald dela Rosa)本月3日表示,不會阻止員警向教會尋求避難所,作出對當局不利的證詞。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反毒戰爭」雖然受到不少支持,但在警方「假辦案、真勒索」,栽贓製造業績等醜聞陸續被踢爆後,反彈聲浪日增。8月,菲國警方擊斃年僅17歲的高中生桑托斯(Kian Loyd delos Santos),更激起大規模示威抗議。

面對這些局勢,菲律賓天主教會並沒有保持沉默或死守「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的字面解釋,而是多次發出牧函譴責菲國當局。如今更為了那些良心過不去的員警提供庇護和法律資源。

我們可以學到那些功課?

菲律賓天主教會主教團採取的是合法的行動,目的是要求政府守法。在聖經的新舊約也各有一個案例可以參考。

在波斯帝國的大利烏王(大流士一世)時代,奉准回耶路撒冷建城的以色列人遭到河西總督的阻撓,以色列人並沒有就此聽令,反而搬出波斯律法來論證,波斯先王古列(居魯士大帝)所下的諭令,是後代君王不可更改的(以斯拉記第5, 6章)。在第一世紀,具有羅馬公民身分的保羅於腓立比城被當局胡亂毆打、拘禁,後來官員說放他們走,保羅卻沒有聽話乖乖地走!「保羅卻說:我們是羅馬人,並沒有定罪,他們就在眾人面前打了我們,又把我們下在監裡,現在要私下攆我們出去嗎?這是不行的。叫他們自己來領我們出去吧!差役把這話回稟官長。官長聽見他們是羅馬人,就害怕了,於是來勸他們,領他們出來,請他們離開那城」(使徒行傳16章37~39節)。

這兩個案例顯示,聖徒不是用聖經去對抗當局,而是用各該國的法律精神去對抗當局。

政府不可以違反法治精神。如果他們違反了法治精神,被統治者有正當的權利拒絕當局的要求,並且採取必要的措施,使法治精神得以恢復。

教會不應該害怕麻煩、害怕衝突。面對政府不守法,教會更應該庇護那些被良心催逼的人,給予他們避難所和必要的幫助。

(封面相片來源:CBCP News;菲律賓天主教會主教團主席比列加斯大主教手持蠟燭為反毒戰爭中的受害者祈禱。)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