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宥/當祂失去耐性……

589

大家不知道是住在哪裡?與家人同住還是在外租房子?台灣都會區目前的低薪、高房價的狀況,讓人很難買房。我跟「室友」曾算過,在同樣條件下租房子似乎還比較划算。早年有攢下一兩間房子的人現在當個房東,每個月能有一筆不錯的收入。但也有像張淑菁一樣的惡房東,敲詐房客,還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不過有些當房東的人也很難過,房客人間蒸發,房間內全被垃圾佔滿,各式飲料罐和食物四散,幾乎完全沒有空間可以站人,凌亂景象彷彿剛辦完盛大的轟趴,與其他房客借錢沒還,最後更直接落跑不接電話。這種狀況讓人想起聖經裡最衰的房東,馬太福音21章後半的那個葡萄園園主了。

法利賽人和民間的長老因為耶穌潔淨聖殿的事,就來興師問罪:「你仗著什麼權柄做這些事?給你這權柄的是誰呢?」耶穌先是用了兩個兒子的比喻,接著又說了這個葡萄園的比喻。對他們而言葡萄園是先知們常用的一種視覺性描述,來說猶太國與上帝的關係:「萬軍之耶和華的葡萄園就是以色列家」(以賽亞書5章7節)。

在耶穌的時代,經過多年的兵荒馬亂和遷移,很多土地早已不屬於猶太人,猶太人只能當每年繳租金或農產品給地主佃農。這種佃戶與主人之間,無論時機好或時機壞都會有很多麻煩,所以很多園主都不願留在巴勒斯坦,寧願住在國外,再派人收租就好。而佃戶把土地繼承人殺了的事,也不是件奇怪的事,這樣那塊地就可以由佃戶占有了。這些事情也算是日光之下沒有新鮮事吧~

這時我們可以來看這故事最重要的轉折,其實是那些佃戶不願盡應盡的責任,若他們認真耕作,按時交租,故事應該就有完美的結局。他們知道該如何打理葡萄園,卻花時間在密謀接管土地上,這些惡佃戶為了接管了葡萄園,攻擊為園主辦事的僕人,甚至拿住園主的兒子,把他扔出葡萄園外,殺了。馬太當時的讀者應該為此感到驚訝,園主其實要將葡萄園另租給人,其實一點都不困難,甚至在40節就有線索指出園主能輕易的做掉這些園戶。但園主竟然還派出兒子前往,最後慘遭不測。

我們心中或許會想,這家主人真是有耐性。

耶穌接下來留了伏筆,問那些文士園主該怎麼處理這件事呢?他們按照正常人的邏輯回答:「要狠狠地除滅那些惡人,將葡萄園轉租給那些按時候交果子的園戶。」殊不知,這其實就是耶穌所指的他們,宗教知識並未救了這些人。

這讓我想起近日風波不斷的長老教會馬偕醫院,有人就此嘲諷馬偕紀念醫院(MMH)是Make Money Hospital,也有人開始擔心是否會成為教會的燙手山芋。教會機構中發生許多與一般商界一樣的弊端,讓我們看了不禁覺得寒心,說好的見證與福傳呢?

當然現在還未進行法律上的調查與審判,該會也沒有正式的聲明,但傳出這樣的新聞也夠讓基督徒們洩氣的了!也讓我們想起自己手中所握的權柄,是否被正當合理的運用。董事長在醫院、機構當好董事長,牧師在教會、福傳機構當好牧師,區長在小區中善盡牧養責任,在教會幫忙掃廁所的盡力維持廁所的乾淨整潔,這些或大或小就是善用耶穌基督給我們的「權柄」(authority)。

回到那個可憐園主的比喻,耶穌是用這個比喻來回應與他權柄何處來的問題,或許我們可以投射自己進入這個故事,上帝是那園主,葡萄園是這個世界,我們是佃戶來經營這個世界,而那個兒子應該就是耶穌吧?我們基督徒在讀這段比喻時或許可以視自己是某些權柄的管家(佃戶),我們更應該注意要向那權柄做適當的回應,成為好的佃戶、好的管家。

在這段經文中,不好的管家,漠視園主權柄的管家,將面對可怕的下場。當我們汲汲營營在世界「使用」這些權柄時,園主正在看著吧!當園主上帝失去耐性時,我們都可能是那個跌在這石頭上,一定會跌得粉碎;這石頭掉在誰的身上,就要把誰壓得稀爛。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