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版的教會

3984

山寨充斥的世界

在商場上,仿冒品或仿製品一直是廠商的惡夢之一,舉凡汽車、手機、皮包、服飾等,都有商家會推出外型甚至名稱、商標都酷似原廠的商品在市場上銷售。媒體曾經報導,某次汽車展覽現場,德國保時捷(Porsche)車廠的老闆當場傻眼,因為他親眼目睹一輛「向原廠致敬」的產品就出現在他旁邊,外型實在太像自家的車款,不留意的話還分辨不出來。這類被稱為「山寨版」的商品,打著「致敬」的名號,無法逃脫以假亂真、魚目混珠之嫌。

商品有山寨版的,宗教信仰也有。若有人聲稱其所信仰的是基督教的上帝、聖經所啟示的獨一上帝,然而,從生活言行來看,卻是將人生的盼望建立在事業的成功、金錢的累積、家庭生活的和樂、心理需求的滿足、完善的退休準備等等,這樣的話,所信仰的,其實是自己創造出來的假神,提摩太・凱勒牧師就直言,這種信仰是在敬拜「山寨版的上帝」。

那麼,教會呢?掛基督教招牌的,都是正版的嗎?是否有「山寨版的教會」?當然有啊,歷史上「異端」教派從沒少過,都聲稱是基督教。等等,這裡所要討論的,不是那些因神學的重大歧異而被標示為「異端」的教會,而是指「一般」的教會。

這樣問吧,若有位出身於正統教會的牧師,招聚了幾個信徒一起聚會,成立「教會」,這樣,那就是個教會了嗎?它有無正當性?

教會的正當性

大概有不少人會這樣說:有啊,該牧師傳講正統十架福音、領人跟隨耶穌,每主日聚會,又按照聖經舉行洗禮聖餐,怎麼不是教會呢?等等,我不是在討論「教義的正統性」,而是「身分的正當性」:它是否具備作為教會的「合法身分」。

打個比方吧,討論教義的正統性,就像是在問:某女士操持家務、教養兒女是否忠心盡責,對待家人的態度是否恰當等等;而討論「身分的正當性」則是在問:這位女士是這位男士的合法妻子嗎?關鍵問題不是「她做了什麼」,而是「她是誰」:她是小三,還是正宮夫人?

按照聖經的比喻,教會是基督的新婦,而教會只有一個,基督沒有小三。這樣,若是自己掛招牌的教會不具正當身份,所帶領信主的信徒,豈不就像小三所生的孩子?因此,一個自創或分裂出來的教會,都必須提出神學論述,為自己的合法身份辯護。

許多人會以耶穌說的話來辯護,「因為無論在哪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馬太福音18章20節)所以,若有二、三個人奉耶穌的名聚集,那就是教會了。問題是,這句話不是在討論教會的定義。按18章上下文脈絡,耶穌是在回答門徒們的提問時,教導他們關於寬恕與挽回的道理:若教會依照基督福音施行懲戒(綑綁與釋放),是具備天國的效力的,即便教會多數人不按照福音而行,只有二、三個人持守福音,耶穌仍會認可。保羅在哥林多前書5章的做法提供了一個實例。另外,現行教會裡的「奉耶穌的名」的理念與實踐方式,恐與聖經的真正意義相去甚遠,還需要更多探究。總而言之,引用這句話來辯護教會的正當性,支持力很薄弱。

歷史的借鏡

在16世紀歐洲基督教王國裡,「教會只有一個」、「教會之外無救恩」基本上是當時人的共識。這樣,若羅馬教會還是那一個教會,那麼,路德所帶領的那一群人,能稱為「真教會」嗎?當羅馬教會主張:主教在哪裡,教會就在那裡,基督就在臨在那裡。而這主教的按立,按照,羅馬版使徒統緒,可以追溯回使徒行傳2章,是那個的教會的合法授權代表。

按照這樣說法,路德的教會就是山寨版的,難怪路德要寫作「教會被擄於巴比倫」,而真教會的記號,在於「福音正確的傳講與聖禮正確的施行」。這應是16世紀改革時期各門派改教家們都在探討「真教會的記號」的原因。

教會論的時代適切性

到了21世紀的今日,「正確」已經是個神學上鱉腳與政治上不正確的詞彙,這時代的教會,尤其台灣眾教會,需要提出這個時代的論述,為自己的正當性辯護。然而,不只台灣,整個華人教會何時研究教會論?其實是有的:

當有講員在研討會中談教會的復興、增長、翻轉……等「成功」的教會典範與策略時,已經預設了某種「好教會」的標準;或是當有教會領導人向會眾強調權柄、要順服、服事時,也已隱含教會治理理念與權力運作的方式;當獨立的福音機構按立其同工為牧師時,該行動已然透露該機構對於聖職與教會禮儀的想像;當論及教會組織改造,究竟是長老治會?小組教會?或是主任牧師治理?或是要釐清教會與國家(政教)的關係之時、或有牧師自創教派時,都是在做教會論。

甚至當個別基督徒在思索「我是誰」、在現世中如何活的像個基督徒時,只要吾人稍稍探究基督徒身份認同的形成過程,即會發現教會論都牽涉在其中。在教會的現場裡,一切問題都是教會論的問題。然而,華人教會在神學論述方面,教會論極為貧乏。

聖經的意象

新約聖經論及教會時,使用許多隱喻語言,當中最重要的,是保羅・邁尼亞所說的四大表象(images):

  1. 教會是上帝的子民:這說法回溯並延續舊約上帝選民的觀念,表示教會是從萬民中被神揀選歸他成為一個群體。
  2. 新創造、新耶路撒冷:這說法瞻望未來,表示教會是上帝創造的終末實現。
  3. 信仰的團契:眼光向內關照,表示教會是聖靈同在的群體,成員之間彼此相助,互相隸屬。
  4. 基督的身體:眼光向上仰望,會看見基督是頭,萬有在基督之下,教會不例外,亦服膺在基督的主權下,並受派執行主所作。也表達教會之多元中的合一性。¹

當我們以整合觀點,將所有表象一起看,會發現新約聖經其實是在提醒我們:教會是三一上帝的經世傑作,在本質上是人類經驗之外的奧秘,人世之外的超越性的存有,卻在人類歷史的特定時空中顯明出來,叫世人能夠看得見、摸得著。教會,就像是個原屬於十一次元的存有,卻破空闖入三次元的人類世界。因此,聖經以隱喻性語言,創造出一個空間,叫讀者能夠想像那無法想像的,以便精準地掌握此一重要的辯證性的張力:教會既俗世又超越的奧秘性。

華人教會是該好好地建構自己的教會論了。

** 那麼,若有教會是小三,信徒沒身分,怎麼辦?我想,因著上帝的大憐憫,那些個小三教會,是後來就地合法的吧。

註:保羅・邁尼亞,《新約聖經中的教會諸表象》(東南亞神學院,1983

(封面相片來源:mhwolk / CC BY-NC-SA

1則評論

  1. 新天新地

    三十五年前升上初中的那個夏天,我就被暑期輔導班上的一位絕世美女給迷住了。雖然國一時不同班,但同被選入科展小組使我每天都能與她一起「作研究」。國二時學校重新分班,十二分之一的機會,我竟然可以與她同窗學習,打那時起,我幾乎立志這輩子非她不娶了。升上國三,學校又從六班升學班中擇選出兩班的精英資優班,我有幸與她延續緣分,拚走升學窄門。人不癡狂枉少年,在暗戀她卻不受青睞的時期,我經常淋雨澆愁解悶。後來,她如願考上一女中,我們就被分隔了。解嚴前後的那個年代,連我們學校舉行校慶園遊會,她們不被允許踏足男校,否則回去一律會被教官記過處分。我只能憑著記憶,幻想她的榮美,但這豈能滿足我對她朝朝暮暮的思念。從國三到高二,我常常獨自在晚間騎腳踏車到她家巷子口悄悄地「站崗」,只為了貪圖她的衣角或許剛好會掠過窗前門口,若得以在剎那間捕捉倩影、一睹芳容,我就心滿意足了。那三年,數不清的夜晚,我每回都失望離去,竟然一次也沒有見過她。
    直到高二我信耶穌,神才慢慢醫治我的相思病,拿掉「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沈佳宜」的迷思。說也奇怪,足足有四年不曾相見的同學,我一升上大一,居然在大學校園裡遇見她,我們又同校了。但我的心早已被耶穌擄獲,這次對她的出現竟沒有泛起一絲漣漪。甚至我後來擔任學校第一屆彰友會會長有機會與她正面互動時,我們也沒有激起任何舊識之情,彼此冷冷地就交待過去了。這三十年來,我幾乎不再想念她,也沒有再複習那些憂鬱的情懷。神讓我拋開少年維特的煩惱,我終於過關了!
    信耶穌後,我一直相信著福音對我的影響力。只要我心向著神,就不會長久敗壞。當我的態度持續向著聖靈敞開,祂就會幫助我「長大成熟」(弗四13,現中修)。
    大概是去年的這時候,我與一位屬靈長輩在「帶血的食物可不可以吃?」這問題上有觀念上的出入。本來我們在事奉神的路上已經緊密地合作了六年,而且前景看好,卻在這枝微末節的神學小事上爆發出水火不容的歧異,真是始料未及。其實,我從頭到尾就沒有堅持「既定的答案」,一直秉持著「神怎麼說,我們就怎麼遵行」的立場與之周旋。不過,她斬釘截鐵地向我宣告:「我絕不會改變自己的看法!就算我的神學院老師來糾正我也沒用!除非要我離棄神,否則我絕對堅持『吃的日子必定死』的講台教導。」我不敢把自己封閉起來,這一年來我非常認真嚴謹地查考了十三本解經註釋書,這些神學著作對於「使徒行傳十五章」的解釋幾乎都如出一轍。看來,在聖靈的保守下,我並沒有那麼冥頑不寧。求神繼續約束我,怎樣都不可剛愎自用。
    福音兩個字要怎麼寫?聖經早有完整的明示。可惜,多年來「基督徒不讀聖經」的風氣頗盛,言必稱「牧師說」,因此諸多的異端邪說不斷充斥在教會中。近來「財富轉移」的論調甚囂塵上,只能說「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傳一9)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一九九五貝里斯事件對我們這代的信徒言猶在耳,如今東方閃電仍方興未艾,分不清楚左手右手的信徒熱衷聚會飄下來的金粉,對聖靈果子毫無興趣的教會驅使著內在醫治課程大行其道,只有成功卓越的祝福才能填滿世人的空虛心靈,惟有教會增長才是基督教的獨一王道。一齊起來「強逼耶穌作王」(約六15)吧!
    什麼?耶穌只會講令人「厭棄」(約六61)的話,不想作王,還驅散了眾「門徒」(約六66),太不識相了!還好,眾人已經另起爐灶,冊封周大牧師為「台灣使徒」了,而且每個跟隨他的人都被分賜到作先知的神靈,可以隨時隨地使用「知識的言語」向人說預言,為人按手、斬妖除魔。在我們的方言靈歌咒語加持下,必定戰無不勝、攻無不克!耶穌當年趕走的那五千人,我們輕而易舉就吸引他們回來了呀!看看我們教會增長的成果!
    舊約時期,以色列民喜歡聽假先知的信息;如今絕大多數教會還是不成材啊!
    我期盼,神國度的新天新地早日降臨。但是,在那之前,會是一連串審判的日子。「神的國近了,我們應當悔改!」(太三2)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