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宗教經驗之嚮往

964

若說現在是經驗當道的年代,應不為過,許多樂團擁有大量粉絲定期「朝聖」;3C產品不只比規格效能,更要講究「使用者的體驗」;宗教團體更是如此,許多特殊靈驗的故事在信眾間流傳,像是可立即「化解業力」、「即刻開悟」、「得釋放」等。

追求特殊經驗有其社會文化的脈絡,尤其當社會快速變遷,都市化與工業化後,所導致的關係疏離與情感剝奪,生活必須不斷重新調適,因此,中下層上班族下班後得相約喝杯小酒,順便罵罵慣老闆不是人。紓壓之後,明天又是條能上班的好漢。從KTV的流行與基督教內敬拜讚美風潮同一個時間興起,可見一般。當社會壓力與焦慮持續上升,小酒不足以舒壓,需要更強的刺激時,「第二攤文化」就出現了。在這樣情況下,許多傳統宗教團體會轉型成宗教體驗的提供者,說來也是社會變遷的產物。

然而,要深入探討宗教經驗是門大學問,得整合心理學、人類學、精神醫學、神學等學科,筆者自知沒這能耐,不過,某些信徒的「靈異經驗」,實在令人好奇。

中研院的社會變遷基本調查中,關於宗教經驗方面的研究,詢問報導人以下幾個問題:

  1. 到似曾相似但沒到過的地方
  2. 在夢中接收到遠方親人的訊息
  3. 看(夢)見前世來生
  4. 看到神顯靈
  5. 看到鬼
  6. 經驗到神明附體
  7. 靈魂附身的經驗
  8. 看到靈魂附身在別人身上

前三項稱作「神秘感知」,後五項是「遇著神、鬼、靈」的經驗。社會學的調查發現,這些特殊宗教經驗在台灣是相當顯著的社會現象:台灣民眾自稱見過神明顯靈或見過鬼的就佔樣本的15%,估計實際人數250萬人,而且是跨越各宗教的(根據瞿海源教授的研究)。也就是說,「見到鬼神」在台灣似乎很普遍。

更有趣的是,同一份研究說,「高中職以上教育程度者,不論是見神或見鬼都顯著地少於高中職以下者。……大體上,高中職的教育有關鍵性的影響力。」這是怎麼回事?莫非高中職教育可以驅魔?還是這些學校場域充滿正能量,學生就讀後就終身聖光氣護身了?

有些靈異事件常發生在山上。台中大坑的「紅衣小女孩」故事,基本上是網路惡作劇,改編上大螢幕之後更是聲名大噪,而玉山地區似乎是「黃衣小飛俠」出沒之處,常常在孤獨的登山客精疲力盡卻又尋不到路時出現,為人指路,卻是斷崖。有個版本這樣說:

「我以前曾經爬山,同樣的,隊友就開始精神有點恍惚,當大家在照顧他、問他的時候 ,他會冒出一句話說「前面有牛肉麵攤,我們要去吃牛肉麵」甚至傳出女登山客跟著走,要黃衣小飛俠幫她拍照,但等對方把相機從臉上移開,這才發現他沒有臉、沒有身體,雨衣裡面是一片空洞。」(註1)

醫學研究指出,登山者在山區,原本就易因為疲倦、飢餓,使腦部因低血糖、缺氧及缺水,引起血流量下降而功能失調。這時如果合併孤獨感以及重大壓力,就可能會進一步誘發大腦不正常放電,而造成出現各種幻覺及錯覺。因此,看到「靈異事件」其實是警告:這名登山客的身體已經處於極度危險狀況,必須立刻休息、補充水分與營養,否則可能會成為下一則山中靈異事件的主角。那麼,許多宗教的先知或創辦人長期獨自於山上或樹下修行,禁食禱告,看到神蹟異象,像是天使在火焰中顯現,與登山者感覺到的幻覺與錯覺十分類似(註2)。這該如何解釋呢?

還有些鬼魔喜歡趁人熟睡時偷襲,壓得人喘不氣來。有位老兄的經驗是這樣的:

睡覺到半夜,夢境十分恐怖,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直逼全身,突然驚醒,卻發現自己胸口彷彿千鈞重擔,想動卻動不了,想叫,也叫不出來。掙扎之餘,突然腦中閃過一個念頭:「糟了,鬼壓床。」於是心中呼喊「觀世音菩薩,救我」。一會兒之後,可以使力了,胸口重擔也消失了。鬼突然離開了,果然觀世音菩薩顯靈了。

有基督徒也遇到過:

睡覺到半夜,夢境十分恐怖,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直逼全身,突然驚醒,卻發現自己胸口彷彿千鈞重擔,想動卻動不了,想叫,也叫不出來。掙扎之餘,突然腦中閃過一個念頭:「糟了,鬼壓床。」於是心中禱告「主耶穌啊,求祢救我」。一會兒之後,可以使力了,胸口重擔也消失了。鬼突然離開了。感謝耶穌,讚美耶穌。(註3)

以上現象似乎在人類歷史上由來已久,古今台外有不少這類夜驚(night terror)的描述與畫像,受害者多為年輕女性,睡眠中被怪物或坐或跪,壓在受害者胸腹之間不能動彈。有一份資料說,40%美國人一生之中至少會經歷一次。

什麼鬼這麼愛捉弄人?

在醫學上,「鬼壓床」時的那些症狀,稱作睡眠癱瘓(或睡眠麻痺sleep paralysis)。人類的睡眠週期依序是由入睡期、淺睡期、熟睡期、深睡期,最後進入「快速動眼期」(做夢期)。在快速動眼期,身體和大腦的連結會暫時中斷。但是有些人卻突然復甦,大腦中樞神經來不及和身體重新連結,使人發生夢境與實現互相交錯。當事人因此感受到種種可怕情況,這階段會持續幾分鐘,待大腦與身體重新連結即可解除。

因此,台灣人的「鬼壓床」其實是一種文化症候群,因同樣情況,美國人會說「我被外星人綁架了!」這樣,同一種現象,至少有鬼壓床、外星人綁架、睡眠癱瘓症三種解釋,哪一種比較精確呢?

除此之外,神明,神而明之者,既然神威顯赫,似乎也喜愛與人打照面。因此,宗教團體中不乏感應、借竅、附身、充滿等特殊體驗,且有日漸增加的趨勢。若按一貫道的歷史觀,這是因「三期末劫」即將臨到,所有仙佛降世渡人,因而各處「飛鸞宣化」,神蹟奇事變多。神蹟事件在基督教內也不少,分布卻很不平均,某些派別內很罕見,在某些教派內發生頻率卻極高,每週甚至每天在經歷上帝的大能。

上帝既是創造主宰,常以祂全能的命令托住萬有,因此,若上帝要讓地球自轉方向瞬間逆轉,使太陽從西邊出來,卻不發生地震海嘯,也就只要一句話。然而,教會圈子裡發生率極不均勻的神蹟事件,諸如:趕鬼、釋放、異象、上帝親自跟我說……等,就耐人尋味了。

有些趕鬼是基於唯靈化約論,將一切身心疾患、人生困頓都歸究於鬼魔,而實施釋放醫治操作。這種的可歸類成「民俗臨床心理諮商」,因為這些操作儀式,對於相信的人正好有紓壓效果,有需要的人因此趨之若鶩。目前台灣廣泛型焦慮症盛行率超過30%,尋求民俗治療的更不乏其人,就不討論了。

然而,有些人不是吹牛欺騙,他們真的是看到鬼神、天使,真的親耳聽到媽祖、上帝對他們說話,這要怎麼說呢?這些報導當然有可能真的發生,但另一種情況也應列入考慮。

有一種疾病稱為思覺失調症(舊稱精神分裂),有不同類型與症狀,台灣確診率約0.5%,然而全世界的盛行率約1% (台灣的盛行率不詳,有人推測1%~1.6%之間)。因此,有學者估計,一半以上思覺失調症患者並未就醫。同時,一位在精神科服務的專業人士說,醫院只能收治「可能治癒者」,未收治重症者。這些未收治者人在哪裡?「在社區裡!」~~他們到處趴趴走啦。

假設某妄想型思覺失調症患者想加入一個社團(土風舞社、登山隊、股友社、圍棋社等),到公園與人下棋、跳土風舞,或參加登山健行賞鳥活動,動輒跟旁邊的同伴說:「跟你一起來的,一個黑臉、一個白臉的,一直在你旁邊,他們是誰?」這類的話,這個團體會如何回應此成員的「異常行為」?群體的回應又會造成什麼後續影響呢?可以想像他們會受這些團體的排擠,就流浪到另一個團體去了。

當試過一個又一個社團,最後,可能在宗教團體裡找到可容身之處,因為宗教團體多半慈悲為懷,對於異常行為者容忍度較高,同時,某些宗教團體因其教義的緣故,會將特定異常行為「神聖化」,比如說,「他天生陰陽眼,是被神明選中的」,因此,宗教團體中精神異常者比例偏高。

這樣說來,一個有2、3000個成員的宗教團體,就可能有4、5位成員常常在說:「媽祖跟我顯靈、天使跟我顯現、我看見天開了……」。異常行為者若在社群內能獲得額外的地位,就會鼓勵了這類行為的出現,可能還會引發其他成員仿效。這種可能性不能排除。

歸根就底,當一個人在描述他的經驗時,就已經是在「解釋」他的經驗了。一個人會怎麼說/理解自己的經驗,是一整套知識建構的一部份,受到所屬信仰群體的影響非常強大。按照聖經的敘事,我們日常生活之食衣住行育樂經驗,才是最重要的宗教經驗。聖經又說,一切的靈不可盡信,總要先察驗。還真是有道理。

註一:取自三立新聞網
註二:取自民報,王士豪,「山中的靈異傳奇」。
註三:訪談資料,經過修飾。當被問及:「你怎麼知道那就是『鬼壓床』」時,報導人回答:「大家都這麼說。」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