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教會與好牧師

4893

進入21世紀以來,全球都在矚目於華人教會出現的爆炸性增長。在歐洲教會全面衰敗、美國教會增長乏力的同時,華人教會如雨後春筍般成立,尤其是中國大陸的基督徒以每年以數百萬新信徒的速度增長。有學者樂觀地評估,在未來20年左右,華人基督徒的人數可能突破兩億,成為全球最大的基督徒族群,中國甚至可能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對外宣教國家。

然而,在表面上的風光與沸騰的背後,華人教會也面臨著若干挑戰與試探。姑且不論中國共產黨無神論政府的宗教逼迫政策,更嚴峻的侵蝕存在於教會內部,如世俗化的衝擊、信仰傳統的斷裂、神學的混亂和基督徒世界觀及文明論的缺失等。第一代基督徒通常在信仰上有主動、熱切的追求,能夠將「起初的愛心」和火熱維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但是,如何將信仰傳承到第二代,讓「父母的信仰」成為「子女的信仰」,讓「我的信仰」成為「你的信仰」,這是華人教會中一個懸而未決的議題。

任何一間教會都希望能夠成為「好教會」,但大家偏偏忘記了「好教會」的前提條件是要有「好牧師」。在華盛頓郊區,我家附近有一所擁有數千名會友的韓裔長老教會,我有一次應邀前去參加該教會主辦的亞裔教會聯歡活動,發現他們擁有20多名年輕活潑的牧者傳道,個個學歷優異、外表優雅。一番攀談之後,我更發現,他們大都是第二代韓裔移民,父母是敬虔的基督徒,父母鼓勵孩子唸神學、做牧師。

我好奇地我問這些年輕的牧者傳道,他們為什麼走上這條「少有人走的路」?除了上帝的呼召等屬靈的理由之外,他們也坦誠地表示,韓裔教會中的牧師,深受會友及整個韓裔社群的尊重和愛戴,其薪資福利也基本與從事電腦軟體開發的工程師持平,可以讓家庭維持有尊嚴的中產階級生活。

由此,我不禁想到華人教會中年輕一代牧師「青黃不接」的情形。很少有華人家庭鼓勵、支持自己的孩子奉獻給主、爲主所用、成為牧者傳道。出於實用主義的考量,作為父母的華人都願意子女學習電腦、工程、金融等學科,如此才能保證以後順利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反之,華人一般清楚地知道,在華人教會的文化中,牧者傳道意味著貧窮、吃苦、任勞任怨乃至一無所有。中國家庭教會長期以來形成的、以「吃苦」爲屬靈的標誌的傳統,在過去的歷史背景下曾經是教會復興的動力,但如今已成為青年一代的優秀人才投身牧職的重大障礙之一。在很多華人教會當中,牧者的薪資只有會眾平均薪資的一半左右,連養家餬口都存在一定的困難,同時也造成牧師在社會上被輕看,使得牧師的子女亦不願繼承父母的事業。老一輩「我和我家都侍奉耶和華」的美好經歷成為空谷回音。

在一些華人教會,牧師被迫深陷於日常事務中,工作中心偏離聖經的教導。牧師成為「消防員」,比如幫助會友處理家庭婚姻中的爭端、子女教育的困境,甚至會友搬家、找工作也要請牧師幫忙。很多牧師還要無償充當會友的「心理醫生」——華人一般沒有花錢看心理醫生的習慣,牧師正好充當不用付錢的心理醫生。牧師甚至成為全教會的「奴隸勞工」,承擔教堂裝修等體力勞動,從教堂的一磚一瓦到桌椅板櫈,都要牧師親自打理。若牧師拒絕處理這些事情,立即被會友批評爲冷酷無情、缺乏愛心、懶惰怠工。就這樣,牧師成了無所不能的“萬金油”,忙得連讀經、禱告和準備講道的時候都沒有了——宗教改革以來,馬丁·路德和加爾文最看重的講臺的侍奉,今天反倒被置於可有可無的位置,大家抱著「姑且聽聽」的心態來聽講道。

在一些華人教會,長老、執事及同工團隊中,有不少是「創會元老」。他們教會視為「自己的領地」,儼然就是一個居高臨下的董事會,給牧師制訂一套嚴格的考評制度,每年都要評估牧師的「工作業績」。而從外面聘請來的牧師,被大家當作是一名花錢僱傭的「打工仔」,不得不看長老、執事、會友的臉色行事,如履薄冰、戰戰兢兢。在此種處境之下,牧師如何能大膽傳講從上帝而來的真理?比如,加州的很多華人新移民都從事傳銷工作,漸漸也將此種風氣帶入教會,給教會帶來巨大的傷害。然而,很多牧師不敢在講臺上對此種現象提出批評意見,缺乏耶穌當年親自清潔聖殿的勇氣。有牧師還在私下裡說,如果得罪了會友,恐怕工作不保。牧師與長老、執事、會友之間的關係被顛倒過來:不是牧養與被牧養,而是監督與被監督。

華人教會的信仰傳承,首先有賴於建立基於聖經原則的、正確的「牧師觀」。牧師是被上帝呼召出來牧養群羊的,牧師的首要使命,不是公司的CEO,不能如同管理和運作商業企業那樣,設定明確的目標——教會聚會人數與奉獻金額的雙重增長。恰恰相反,牧師的首要使命,是禱告和傳道。如保羅所說「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們中間」,今天的教會要為真理負起責任,牧師和傳道更是首當其衝的爲真理而戰鬥的先鋒。牧師不是察言觀色的「好好先生」,而是如同舊約中的先知那樣發出悔改的信息的「公共知識分子」。牧師和傳道需要好好學習真理、傳講真理、教導真理、捍衛真理、實踐真理,才能帶領教會成為黑暗時代裡明光照耀的一盞燈,引導那些迷途的人們回到真理的道路上。

(Photo by mikecogh / CC BY-SA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