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與你一同敬拜?

1503

當時代力量的立委和勞工團體繼續在寒風中抗議勞基法「修惡」時,有另一個與勞動相關的新聞卻似乎少有人關注,那是「台灣移工聯盟」所號召「看見非公民」的移工大遊行,訴求反對在台灣勞資關係,甚至是立法院裡,一直不斷出現的「本勞外勞薪資脫鉤」的聲音和提案。

雖說勞動部已經聲明不會如此立法,但是在執政黨準備強硬通過「倒退」的勞基法修法的同時,實在讓人很難放心;那尚在研擬中的「最低工資法」,是否也會在資方大老闆的壓力下,不顧國際上對於勞工人權的保障,進而對外籍移工採取歧視性的立法?

和原本就弱勢的基層勞工相比,外籍移工更是弱勢中的弱勢,他們的弱勢並不是人數少;事實上根據勞動部的統計,到去年11月為止,國內外籍移工已將近70萬人,早已是台灣不可或缺的勞動力。而當台灣為了本地長照人力的不足而煩惱時,若不是有將近25萬的社福外籍勞工,我們的長期照護體系將會更加的岌岌可危。但是這些不僅工時長,有時又會面臨雇主歧視、欺凌的看護工,卻是被排除在勞基法之外。

既然這些外籍移工對於台灣有著不可或缺的重要性,但卻因著移工們對於本地法規、語言和文化的陌生,再加上台灣本身在法律、社會和文化上對外籍移工長期的不友善。這些為台灣付出寶貴青春和勞動的外籍移工們,不僅無法參與相關的公共和移工政策,在主流媒體的論述中更經常是被邊緣化、刻板化的「他者」!

遺憾的是,這種將外籍移工視為他者的邊緣化現象,也常常在台灣的教會中出現。在個人有限的資訊裡,除了天主教會有意識的投入資源,去牧養、關心外籍移工們外,基督教會甚少在乎這些,總是在主日聚會時默默地推著年邁弟兄姊妹輪椅的「寄居者」,我們似乎總是會忘記,忘記上主曾經吩咐我們,要「用愛心接待客旅,因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覺就接待了天使。」(希伯來書13章2節)我們似乎也總是忘記,在我們當中那70萬的移工們,同樣是上主眼中寶貴的兒女,同樣有著神的形象與樣式,同樣也需要基督的福音。

除了少數的機構外,我們甚少在講台上,在聚會中看見為這些移工們所精心預備的聚會。我們也很少教導、提醒我們的弟兄姊妹,如何當一個好的雇主,不僅「工人得工價是應當的」(路加福音10章7節),更應該在法律所訂定的標準之上,盡自己所能地給予他們更多的工資、福利,或是為他們設想的工作環境,而不是像雅各書裡所批評的「工人給你們收割莊稼,你們虧欠他們的工錢,這工錢有聲音呼叫,並且那收割之人的冤聲已經入了萬軍之主的耳了。」(雅各書5章4節)

當有越來越多的外籍移工在我們當中時,作為基督的門徒,我們實在需要更多的、主動地去「看見」他們。而不是像這個世界,像台灣社會一樣,對外來的勞動者視而不見。作為教會牧者,同樣也不應該選擇性地去宣講某些會眾「愛聽」的信息;許多教會的講台喜歡談個人職場的成功,卻總是閉口不談勞動與勞工的群體狀況;我們很喜歡聽講員如何在他的工作中有見證、成功,但卻從來不勸告我們的弟兄姊妹,要竭盡所能地去改善勞動環境,總是要比法律規定的做的更多!

不只是工作與勞動,面對社會與公共議題,有太多的時候我們還是停留在個人的層面上。我們鼓勵弟兄姊妹們以個人的力量捐輸幫助弱勢者,但卻對於法律制度所存在的歧視、為惡視而不見,甚至還以為有漏洞可鑽、便宜可佔而沾沾自喜。卻殊不知對這樣結構性的不義而沈默,讓我們也成了剝削窮乏人的幫兇。

正如聖經所說:「窮人耕種多得糧食,但因不義,有消滅的。」(箴言13章23節)真正的福音,並不只是個人的靈魂得救,末日復活而已。舊約中的先知著重呼籲的,往往都是要我們關心社會的公義和對人的尊重。整全的福音也意謂著恩典和律法,對於個人和群體一樣重要。

只是如今的我們,要的卻是一種不需付代價的廉價恩典;對於上主的話語,只是按著老我的個人好惡,選擇性的接收和使用。當信仰群體的主流論述都是如此時,我們就將「福音」框限在某種中產、資產階級的視野裡。在這樣的視野裡,誰是與我們一同敬拜的呢?當會堂裡坐著的不再有基層的勞工,外籍的移工,不再有衣衫襤褸的寒士,不再有那些被這個世界視為「他者」的邊緣人……這豈是上主所喜悅教會呢?

(封面相片來源:長老教會教會與社會委員會 FB粉絲團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